穿成敌国暴君宠妃 7.4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一月一斤 主角: 乔知知 沈肇年
38.55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81.03
    累计字数
  • 49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83章
简介

乔知知穿越到古代后,正遇上渣男男配让她去和亲,还用原身的家人要挟? 这怎么能忍! 岂料,半路救了一个让人讨厌的狗男人,狗男人竟然还是她和亲的对象!!! 某男:到了朕的掌心还想跑?嗯? 乔知知:狗东西想暗杀我!看我不掀了你的老巢! 某男:吃朕的,喝朕的,现在想造反不成? 被某个男人壁咚的乔知知红着脸,咽了咽口水:我要是造反,你的皇位肯给我吗? 男人邪魅一笑:给,都给你,连朕一起都给你!

第1章 穿越?被虐?

呼——

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犹如尖锐的刀刃刮在脸上,一下又一下地撕扯着皮肉。

乔知知只觉得脸上的皮肤要裂开了,轻轻一动就疼得要命。

她伸手去拉薄薄的衣料,紧紧地裹住自己的身体,但是犹如轻纱一样的衣服根本抵挡不了寒风的侵蚀。

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尖细造作的声音,像是有人拿着指甲在划黑板,那种汗毛竖起的感觉让她十分不舒服。

“乔姑娘,请回吧,陛下心意已决,旨意已下,断然没有收回的可能!和亲之事对两国都好,姑娘还是安心待嫁吧!”

陛下?旨意?和亲?待嫁?

乔知知脑子有些乱,她艰难地睁开眼,发现在自己正跪在不知何处。面前是一片白雪皑皑,自己的身上也落了一层厚厚的雪,而那双纤细娇嫩的手指,此刻已经冻得僵硬又发白,手指头稍微一动就是皮肉撕开的疼痛。

她垂眸,看到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单衣,但……这长长的袖子和宽大的袖口……还有这陌生的长裙……

乔知知脑子里轰地一下炸开了。

这怎么是……古装?

她再一抬眼,赫然发现,自己面前是一座宏伟的宫殿,殿宇的上方挂满了雪,但依稀能看到被白阳照得有些发光的琉璃瓦。

宫殿的大门有两人高,大门紧闭,一个穿着太监衣服的人站在殿门前的台阶上,俯视自己。

方才的话就是出自他口。

乔知知恍然间明白了什么!

尼玛!她居然穿越了!

与此同时,脑子里一大堆陌生的记忆涌了出来。

原身也叫乔知知,是晋都大将军嫡女,自小修习武艺,十岁便跟着父亲上战场杀敌,十二岁在晋都皇城——柘城没了对手。

这样的一个女子,曾经是柘城坊间的神话!登门将军府求亲的朝臣数不胜数,但乔知知根本看不上。

她不喜那些个柔弱的书生,她乔知知的夫君,定然武功比她强,不然凭什么征服她?

就在这时,七皇子凌遇出现了!

七皇子样貌出众,因其母妃不受宠,两年前刚从塞外归来,一身肃静之气,吸引了乔知知。

两个人在一场宫宴相遇,互相有了好感。

乔知知帮着七皇子出谋划策扳倒太子,四处拼杀,终于让他如愿坐上了皇位。

本以为,乔知知迎来的会是一纸婚书,然后风光大嫁!却没想到,她迎来的却是让她去敌国和亲的圣旨!

乔知知整个人都崩溃了,几日不吃不喝,跑到龙桡殿门口求见皇上,生生跪了一日,想求他一个解释!

结果,大雪下了一日,乔知知又多日未进食,直接被冻死了!

于是,作为现代特工的乔知知便穿了过来。

她仰头,苦凄凄地看着老天。

老天爷,我TM在度假!度假你懂吗?就是那种躺在沙滩上,喝着新鲜的果汁,吃着热带水果,享受阳光和海风洗礼的度假啊!

秉承着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的乔知知此刻觉得人生很操蛋!

“乔姑娘,你若是继续执迷不悟,就休怪陛下不念旧情!”

见她不回应,太监总管刘墉的话再度响起。

乔知知抬眼,一双摄人心魄的眸子眯了起来,眼眸里散发出的寒气丝毫不逊于这寒冬的风。

总管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乔……乔知知,你要干什么!你这眼神,是想杀了咱家?”

“既然知道,就给我滚远点!省得我一个不注意,就把你脑袋削了!”

太监总管刘墉:???这乔知知怎么像变了个人?陛下救命!

总管身后的龙桡殿大门忽然打开,一个身穿黄色长袍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眉眼间尽是不屑和傲然,看向乔知知的目光像是看着一件玩过的玩具。

“乔知知!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乔知知站起身,忍着膝盖的剧痛,艰难地支撑着,然后抬头。

这不就是渣男凌遇吗?剑眉星目,挺鼻薄唇,面容俊朗,但是那眼底的阴狠和毒辣尽显无遗。

果然是道貌岸然!

乔知知冷笑一声:“陛下一手忘恩负义玩得甚好!臣女甘拜下风!若是叫天下人知晓,怕是会耻笑陛下吧!靠着女子夺来的皇位,做得可还稳当?”

被她当面嘲讽,凌遇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朕劝你最好识相点,你的父亲母亲,你的兄长,可还等着你将功赎罪,带他们回家!”凌遇沉了沉眉眼,语气里威胁的意味十足。

乔知知皱了皱眉。

这个过河拆桥的家伙,还绑架原身的家人!

“将功赎罪?好一个将功赎罪!敢问陛下,臣女何罪之有?是协助陛下扳倒太子之罪?还是纵容陛下逼迫先皇写下传位诏书一罪?”

一旁的太监总管刘墉脸都吓白了,乔知知疯了吧!他偷偷看向凌遇,凌遇的脸色已经彻底黑了。

他几步上前,一把握住了乔知知的手腕,把她拖入了殿中,粗鲁地将她扔到地上。

乔知知在外面待久了,身子僵硬还没恢复过来,冷不丁地这么一摔,胳膊肘撞得生疼。

她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但是因为她的刺激,凌遇很识相地把她带进来了。

暖和多了!

“陛下这就生气了!啧,还有更狠的,要听吗?”乔知知冷笑连连。

那讥讽的笑容,刺痛了凌遇的眼。

他这皇位是抢来的,他也最避讳这样的说法,尤其是被乔知知像是扯开遮羞布一样给暴露了出来,凌遇的胸腔里充斥着怒火。

“乔知知!你不想活了吗?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个将军府的大小姐,受人敬仰?朕只要动动手指头,整个将军府都会化成灰烬!”

凌遇发泄完,心情好了点,见乔知知紧皱的眉心,觉得拿捏住了乔知知的软肋,语气又稍有缓和:“知知,朕答应你,只要你去和亲,拿到商都的兵力布防图,你的家人都会好好的,等朕拿下商都,就把你接回来,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朕都会给你,你还是朕心里最爱的人。”

乔知知心里直呼好家伙!

这不明摆着打了你一巴掌再给你个甜枣,搁这画大饼吗?

当她是三岁小孩?

“陛下说的都是真的?”乔知知装作一副惊喜又兴奋的模样。

凌遇顺势点头,自以为又迷住了乔知知:“自然是真的。”

“那陛下就写一道圣旨,把晋都的皇后之位留给我!”

凌遇顿时脸色大变:“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