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给爷爷烧纸开始 9.3
作者: 雕凶黄药师 主角: 杨凡
111.19万字 0.7万次阅读 47.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451章 落幕,新启(终) 2022-11-23 22:30:3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1.1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48章
简介

杨凡最近很倒霉。 还做怪梦,梦见已故多年的爷爷让他烧纸钱,收快递。 然后他便真的收到了一个寄件人是爷爷名字,寄出地址写着阴曹地府的快递。 从此之后,杨凡一边修仙,一边沉浸在烧纸的乐趣中,纸钱、纸人、纸车、纸别墅、坦克、飞机…… 对此爷爷表示非常满意,反手给他寄了一堆阴间特产。 杨凡:不为别的,我只是孝顺而已!

001 来自阴间的快递

大夏,江城。

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空气中一层层热浪翻滚着。

没有空调的出租房跟个蒸笼似的,比会所里的桑拿房效果还要好。

头顶病恹恹的吊扇带着‘吱呀吱呀’的声音慵懒地晃悠着,杨凡赤膊躺尸在凉席上,也止不住地冒汗。

“这次面试再不过,下个月就要吃土了!”

杨凡叹息一声,一脸郁闷。

他感觉最近有点霉。

从毕业开始干了快两年的工作,好好的莫名其妙丢了;

相处三个月的女友才刚牵上手,明明很融洽却无缘无故分了;

接连三次面试,明明把握很大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回信……

事事不顺心。

还遇到件诡异的事:连续一个星期做梦梦见已故多年的爷爷——让自己烧纸,回家收快递。

即便是白天,脑子里偶尔也嗡嗡响,浮现爷爷的慈祥笑脸,传出亲切的呼唤声——

“孙儿,快给爷爷烧纸!爷爷寄了宝贝给你,快回家去取……”

就问你怕不怕?

那种感觉,就跟爷爷在身旁似的。

烧纸可以理解,毕竟思念亲人人之常情,自从清明上香已经过去半年,若是爷爷在下面开销大,缺钱了也说得通。

可收快递就很离谱,难不成从地府邮寄过来?

这都不是重点。

关键是老家那边还真打电话来说有个他的快递!

自己穷得泡面都吃不起了,哪有钱网购,就算买东西也不会寄到偏远老家。

“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

铃声响起,杨凡立马翻身拿起手机,以为是面试有结果了,来电显示却是嫂子,村头小卖部的牛寡妇。

“喂,牛嫂?”

“小凡啊,你有个快递寄到我家啦。”

杨凡一愣,“又来一个?”

“什么又来一个?大老远估计你懒得回来拿,我给你寄到江城?”

杨凡有些懵逼,道:“前天不是打过电话给我嘛,我让你帮我邮寄过来,你没寄?”

“有这事?”

牛谷雨也有些懵,“第一次收到你的快递啊,是不是你搞错啦?”

牛谷雨才二十九岁,不至于得老年痴呆吧,才两天的事就忘记了?

杨凡肯定道:“你查查通话记录,还有微聊,我转了20块邮费给你,你还没收呢!”

隔了几分钟,牛谷雨微聊发语音过来:“哎呀小凡,可能是嫂子记岔了,我今儿就给你寄!”

“好,麻烦牛嫂。”

回复一句,杨凡摇了摇头,心中嘀咕:缺了男人,女人不但容易焦虑抑郁,连记性都变差。

一直到天黑都没接到面试结果的通知,杨凡便知道又泡汤了。

郁闷地吃了份12块钱的猪脚饭,杨凡降低要求广撒网又投了一批简历,然后在城中村夜市看了一圈清凉的美女,便早早睡觉。

毫无意外,同样的梦境再次出现,被熟悉的铃声打断已经是次日九点多。

“喂,牛嫂,寄好了?”杨凡迷迷糊糊接通。

“什么寄好了,小凡还在睡觉呢,你有个快递寄到我家啦。”

杨凡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瞪眼急道:“昨天打过电话给我的啊,你忘啦?”

“昨儿,怎么可能?是刚送过来的几个快递。”

“……”杨凡头皮发麻,心脏都漏跳了半拍,莫名想到电影里面那种诡异的循环。

自己不会是撞邪了吧,还是牛谷雨有问题?

杨凡咽了咽口水,让牛谷雨看微聊确认,结果却是牛谷雨发傻,以为自己得了健忘症。

“牛嫂,你再仔细帮我看看谁寄的?”

“不晓得哩,一个小盒子只写了收件人是你的名字。”

“先放你那,我自己回去拿!”

结束通话,杨凡抿了抿唇,在床上跪下,双手合十虔诚地朝某个方向叩拜,“爷爷,您老在地下保佑我,孙儿不孝,这就回去给您烧纸……”

他觉得这事八成跟那古怪的梦有关。

虽然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感情非常好,也很怀念,但要说爷爷真的上来找他,或者要他下去团聚,杨凡肯定是拒绝的。

已经连续七天,不,八天,再加上快递的事,其中必有蹊跷。

神鬼之说,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

既然邮寄不过来,杨凡决定自己回去取,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打定主意,杨凡没敢耽搁,直接在网上买了火车票。

算了算来回的路费和花销,再省也要小一千块,没有收入的关键时期,杨凡颇为肉疼,不得不动用压箱底的一万块应急钱。

随便吃了点东西,杨凡简单收拾了些行礼,动身启程。

二十二个小时火车,两个半小时大巴,接着一个多小时的三轮车,终于抵达镇上。

永乐镇,一个偏远小山镇,三面环山,总共不过五六百户人家。

而杨凡所在的永和村,更是只有三十几户,住的大多是些念旧的老人,不愿出去。

天热,大街上行人稀少,看起来有些萧条。

找了一圈没人去村里,杨凡只好步行。

走在石子路上,山风拂面,清爽的空气可比繁华的江城要让人舒服太多。

偶尔还能见到古老的牛车和孤零零的瓦房。

然而,杨凡却没心思欣赏风景。

一路上,他都忧心忡忡,决定如果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去医院看看,或者找个大师问问。

“到了……”

村头老槐树下,一个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女人,端着簸箕,里面装着黄豆,发着呆,连杨凡走近都没察觉。

正是牛寡妇牛谷雨。

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素面朝天都比视频里的网红小姐姐好看,果然是山清水秀育妙人。

说起这寡妇,也是惨。

从小失去双亲,有个大六岁的哥哥,年纪轻轻便得了重病,牛谷雨为给哥哥筹钱治病,十八岁就以三万彩礼嫁到永和村。

结果新婚当晚,老公喝醉酒送客走夜路,给栽进水库见了阎王,第二年哥哥也不治病亡。

一年后,公公出钱给她招了个带着两岁孩子的离异男人,好家伙,直接在来的路上就出车祸死了。

那两岁孩子给她当了儿子,好不容易拉扯到上小学,又贪玩在水塘里淹死。

天煞孤星的帽子便扣到她头上摘不下来,号称永乐镇第一灾星俏寡妇。

公公去世后,她一个人辛苦照顾病弱的婆婆几年,直到婆婆也撒手人寰都没改嫁。

也很难嫁出去,知道底细的谁敢娶?

但人却是个善良能干的好女人。

“牛嫂!”杨凡抹了把额头的汗珠,扯出笑容打招呼。

“呀~”

牛谷雨吓了一跳,急忙放下簸箕起身,走上前满脸忧虑道:“小凡,这事怪得很,我查了记录昨儿是帮你寄出去了!我还找到了底单,你猜怎么着?有两张,一张是大前天寄的!我又打电话问快递,说是给弄丢了,咋又回我店里来了?”

一口气说完,一阵清风吹来,树荫下的牛谷雨抖了个机灵,“小凡你知道咋回事?不会是闹鬼吧?”

乡下人迷信,村里一直流传有山鬼、水鬼的说法,譬如她死去的儿子,就传是被水鬼缠住拉到水塘底的。

杨凡脸色也不好看,“东西呢?”

“在屋里!”牛谷雨转身小跑着进屋,丰满的西瓜一扭一扭。

杨凡紧跟进去,趴在阴凉处的一条大黄狗朝他抬了抬眼皮,继续耸拉着脑袋。

“诺,就是那个!”意识到不对劲后,牛谷雨就没敢再动快递盒。

杨凡往她指的方向看去,摆香烟的玻璃柜台上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和一般发快递的盒子没什么区别。

但上面贴着的快递单,颜色和材质却跟黄纸钱很像。

杨凡眼皮跳了一下,上前拿起盒子来看。

手刚触碰到盒子,便见快递单上浮现带着淡淡红光的字迹——

寄件人:杨建业

是爷爷的名字!

寄出地址:地府,荒域,九头山八鬼岭,峥嵘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