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双姝 9.3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闲汉 主角: 沈茉冉(女主) 司一珞(女主)
137.95万字 0.4万次阅读 39.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10章 番外五 2023-05-05 09:44: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367.68
    累计字数
  • 81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10章
简介

【双女主】【双感情线】【双洁】【非同】 重生前的司一珞被利用被乱箭穿心射杀在城楼下,重生后的她只想和姐妹一起专心搞事业夺帝位,却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天就掉马。 听墙角的魏赫言:上辈子?戏文吗?惊了,她是我的……枕边人! 从此之后,他越陷越深,她招蜂引蝶。倌楼头牌,侯府世子,衷心护卫,贼心小弟,闲散王爷…… 好姐妹沈茉冉:阿珞,等熬死了周湛那个病秧子,我当了太后,养的面首分你一半! 周湛:我想和你白头到老,你想踢开我养面首?不仅没门,连窗子都没有! 文案2 cp1:武功高强拼命事业女强人司一珞VS阴柔多疑弄权假太监真皇叔魏赫言 cp2:伪善娇白莲沈茉冉VS病娇白切黑周湛 司一珞:我想帮好姐妹登上太后之位。 魏赫言:上辈子对不起媳妇,这辈子就为媳妇抛弃江山,媳妇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只要她理我就行! 沈茉冉:我想熬死周湛当太后养面首。 周湛:我招谁惹谁了?

第1章 闺中密友

沉重落下的暮色将金碧辉煌的宫殿笼罩在一片阴影中。

卸下穿戴了一天的凤冠霞帔,沈茉冉手肘撑着下巴坐在梳妆台前。

铜镜里映出一张浓稠的美人脸,美人纤长白嫩的手指把玩着一把刀鞘乌黑的匕首。

她的封后大典,司一珞就送她一把匕首,还是开过刃见过血的凶物。若她不是自己的至交好友,治她个大不敬的罪也不为过!

沈茉冉眼尾勾起笑意,就算她的丈夫大典结束就迫不及待去锦绣宫安抚她的庶妹又如何,她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晚风穿过长廊,掌灯宫女轻手轻脚地点燃琉璃盏,一道极轻的脚步声落在身后。

“帝后大婚,按例当共饮合卺酒。”

沈茉冉回头,周裕那张尊贵冷艳的脸蒙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内侍呈上斟满清酒的龙凤杯。

她捏起一枚,触碰到对方微凉的手背时略一犹豫,酒液便顺着喉咙滑下去。

燃着的红烛淌着血红色的烛泪,华贵的金酒杯摔倒滚落。

周裕将酒倒在地上,冷眼看着灼烫的热血从她口鼻里溢出。

沈茉冉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踉跄着爬过去抱住他的膝盖。

“为什么?”

她知道他嫌弃她,所以从未阻止他娶妃纳妾,知道他艰难隐忍,所以拼尽全力助他登基。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恨恨地看着他。

“若不是我,你能登上帝位?”

周裕一脚将她踢开。

沈茉冉摔在地上,身体上的痛楚不及头顶盘旋的声音令人发寒。

“沈茉冉,仅凭婚前失贞这一条,你就做不了皇后!若你不是相府嫡女,朕当初又怎么会多看你一眼?与你同榻而眠这些年……朕只觉得恶心!”

耳边嗡嗡,他的声音似乎飘了很远。

“若不是还要利用你牵制司一珞,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你放心,朕很快就送你的好姐妹下去陪你……”

恶心……十年的陪伴谋划,最后只换来恶心两个字!沈茉冉疯狂笑着,眼前血红一片,紫金色的靴子无情地转身离去。

笑到最后没了力气,她爬到梳妆台前拔出匕首,刀刃卷起手心的血肉,森冷的刀身映衬着她因痛而扭曲的五官。

杀了周裕自保……原来她是这个意思!

可惜她太蠢,辜负她的好意了……

再睁开眼,身体上仍旧很疼,却不是那种撕心裂肺五脏翻滚移位的疼。

头顶的屋顶在晃动,在马车上?她没死吗?

碧桃在旁边抹眼泪。

“小姐,沈姨娘太过分了,您是嫡女,她竟然敢罚您去庙里,不就是仗着老夫人宠信,老爷偏爱,就在府上无法无天……”

沈姨娘?沈氏不是早就被她弄死了?

她难道重生了?

沈茉冉的眼神有些呆滞。

飘飞的记忆回笼。

想起年少时候的她无知轻狂,被沈姨娘找了个由头送去家庙。

她走之后,沈姨娘掌管后宅,用毒慢慢耗死了她的亲娘杜氏,等她想方设法搭上周裕回去的时候,一切都无法挽救了。

周裕……

沈茉冉闭上眼睛,清透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她不管走哪条路都是不归路。

马车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颠得人昏昏欲睡。

还没等她想起来更多回忆,正在行进的马车戛然停住,车外传来车夫惊恐的声音。

“各位好汉饶命,车里是沈丞相千金,您要劫财还是劫色都找她们……”

“呦!今个儿还遇上了一条大鱼!名门贵女,咱们哥儿几个今天有福气了!”

沈茉冉本就苍白的脸更是毫无血色。

上辈子的记忆泉涌出来,她被一群山匪掳去,经历了一场至今都不愿回想的噩梦。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她不甘心,强撑着一口气,从污泥里爬出来回京复仇。

这辈子要再经历一遍吗?

“小姐,我们该怎么办?”

碧桃痛哭出声。

放空的眼神聚焦在眼前,沈茉冉才想起来,碧桃这个丫头,没能活过今日……她对这个小丫头已经没什么记忆了。

不知道哪里冲出来一股热血。

“我留下,放其他人走!”

沈茉冉从马车里钻出来,刺目的光线让她眯了眯眼睛,视线扫过包围他们的山匪,一共十来个人,每个人背上都有大刀。

他们这边只有一个车夫,一个丫头,两个看守她的婆子,根本不是对手。

“你凭什么跟老子讲条件?”

为首的山匪一刀把企图逃跑的车夫砍了,血淋淋的人头滚落到马车底下。

两个婆子尖叫着吓晕过去,碧桃也吓得挪不动脚步,却挣扎着起身护在她面前。

“不准动我们家小姐!”

这个时候还能挡在她身前……沈茉冉想笑,泪却先一步涌出来。

如果重来一次,她还护不住身边的人,那她重生的意义是什么?

但她重生了,说明她是被眷顾的……

“各位好汉,你们若想劫财,十个丫头加起来也不比我一个人值钱,若想劫色……”

她略一停顿。

“有了钱,窑子里什么样的姐儿都有,温香软玉,红罗帐暖,不比这荒山野岭舒坦?”

山匪们有些意动。

两个丫头一看就没长开,两个婆子又太老,哪有窑子里的姐儿解风情!

为首的山匪横着眼睛看她。

“咱们探查过了,你这马车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是不是想让人去报官?你少糊弄咱们!”

能商量就好……

沈茉冉继续道:“我之前被这两个婆子看管着行动不方便,我有一个闺中密友,就在前面的庄子上,我书信一封,你们派人去找她拿钱……”

突然想起司一珞说过,她发迹之前,一直在龙头镇的夏家庄给人做苦力,不知道这个时候去能不能找到她。

只能赌一把!

大汉指着碧桃。

“让她跟着一块儿去!要是敢作假,老子的刀可不是吃素的!”

他们又不是真正的山匪,哪里知道夏家庄在哪儿!他们就是一群亡命徒,贪婪好色,见利忘义,虽然那边给的报酬不少,但还是不想放过薅羊毛的机会。

早死晚死,都一样要死。大不了,拿了钱再把人杀了……

碧桃从小跟着沈茉冉,夏家庄有没有自家小姐的闺中密友她再清楚不过,怎么可能找到人……

沈茉冉把头上的银簪拔了塞给她,交代道:“如果找不到司一珞,你就找机会把银簪子扎进山匪的喉咙里,杀了山匪逃命,听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