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您今天后悔了吗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柠檬小丸子 主角: 楚昀宁 萧景珩
94.71万字 14.6万次阅读 76.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10章 遣后宫3 2022-12-09 23:21: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94.71
    累计字数
  • 18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10章
简介

楚昀宁穿成王府弃妃,被圈禁在冷院,肚里还怀了个崽。 她含辛茹苦将孩子养大,谁知这瞎眼的爹听信绿茶谗言,质疑孩子的身世。 楚昀宁表示,行,这孩子跟你没关系! 手握银针,救死扶伤,名满天下! 开商铺,造美容配方,银子赚手软! 彻查当年的真相后,萧王懊悔不已,决定加倍补偿母子二人,日日来献殷勤。 楚昀宁:“王爷,请自重!”

作品荣誉
第1章 穿成弃妃

“王爷,求求您饶了褚儿吧,他才两个月大呀。”

女子跪在地上,咚咚冲着上首华衣男子磕头,额前鲜红顺着脸颊缓缓流淌,狼狈至极。

萧王手负后腰,望着奶嬷怀中还在熟睡的婴儿,面露不忍。

绿袖冲了过来跪在少女面前:“王妃多虑了,褚儿少爷身体健康,连神医都说此次取心头血一定会没事的,但侧妃却一刻也等不了了,王妃您行行好,救救侧妃吧。”

楚昀宁一把挥开绿袖,仰着头,露出惨白夹杂着血迹的脸庞,宛若地狱爬上来的罗刹,直勾勾盯着萧王,大声嘶喊:“要取血,大可用我的!”

萧王森寒的眸子望着女子的目光软了三分:“神医说,只能用褚儿的,本王答应你,取完血立即请奏册褚儿为世子。”

楚昀宁紧咬着唇,她恨萧王冷血无情,连两个月的孩子都不放过。

僵持间屋内走出来个白胡子老者,焦急道:“王爷,叶侧妃的药再不及时服下,恐有性命之忧,还请王爷早日定夺。”

“你这个庸医,胡说八道!”楚昀宁跳起来指着老者破口大骂。

萧王一把拦住了楚昀宁,耐着性子劝:“本王一定会保他无虞,抱进去吧。”

“王爷!”楚昀宁使劲挣扎,哭着喊着,眼睁睁看着奶嬷嬷抱着褚儿进了屋子。

片刻后传来了婴儿啼哭声,楚昀宁心都快碎了,疯狂地捶打萧王胸口。

萧王冷着脸仍拽着她的胳膊不松,另只手束在后腰,任由她踢打。

屋内

传言快要病死的叶侧妃此刻正饶有兴致的抱着襁褓,莹白如玉的指尖轻轻划过啼哭婴儿的脸蛋。

隔着厚厚的屏风,外面看不清里面,只听见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

叶侧妃娇艳动人的小脸上尽是快意,亲自拿起匕首一点点探入襁褓中。

仅仅片刻,哭声戛然而止。

叶侧妃将襁褓递到绿袖手中,慢条斯理的擦拭手中鲜血,纯净的小脸上竟满是狠戾,红唇轻启:“别忘了你们一家老小还在我手中,一会再怎么回话,都给我仔细着点儿!”

屏风外几人瑟瑟发抖,连连称是。

半个时辰后,奶嬷慌慌张张的抱着襁褓出来,许是走的太急了,在门槛处还被绊了一跤。

楚昀宁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小心!”

幸而奶嬷站稳了,直接跪在萧王面前。

“回.......回王爷,褚儿少爷他......他失血过多没气儿了。”奶嬷吓话都说不全了。

楚昀宁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一把抢过奶嬷手中襁褓,褚儿小脸涨紫,襁褓上裹满了鲜红。

“褚儿?”

楚昀宁轻声喊着,小小的婴儿早没了动静。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萧王怒喝。

奶嬷支支吾吾解释不清,这时白胡子老者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萧王一把抓过人,提起老者衣领,漆黑如浓墨般目光紧盯着对方:“不是说万无一失?”

“王爷.......”老者被吓的浑身颤栗,和之前那个道骨仙风,信誓旦旦的神医判若两人,痛哭流涕的道歉。

萧王拳头捏的嘎吱嘎吱响,倏然被一声凄厉惨叫夺回了理智。

楚昀宁抱着襁褓哀嚎,萧王不忍,松开了老者的衣领,转身去扶楚昀宁。

一句亏欠的话如鲠在喉。

楚昀宁抬眸,一双冰冷刺骨满是恨意的眸紧紧盯着萧王,动了动唇,压抑不住胸口的翻涌猛然吐出口乌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三个月后

染了重病快死了的叶侧妃身子好转了,和以前一样备受宠爱。

而王妃却没那么好运了,病了三个月后醒来却把什么都忘了。

不知为何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动辄打人,时常把丫鬟打的遍体鳞伤。

萧王时常去探望,楚昀宁对萧王也是越来越依赖。

私底下人人都在传王妃是疯魔了。

对于褚儿少爷的死因,萧王勒令任何人不许提及,曾有个丫鬟私底下议论过,被发现后当众打死了。

“王爷又去陪王妃了?”叶嫣儿明艳动人的小脸扭曲着。

绿袖嘀咕:“依奴婢看王妃就是故意装疯癫博取王爷同情,一旦王妃再诞下子嗣......”

叶嫣儿凤眸闪过一团火焰,她不能阻挠萧王去看望王妃,毕竟王妃痛失孩子,她得大度贤良。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得想想法子,这个恩情我不能一直背负着。”

叶嫣儿冲着绿袖招手,在她耳边嘀咕几句。

绿袖点点头:“侧妃放心,奴婢这就去安排。”

这日萧王入宫商议正事,楚昀宁坐在凉亭内吹着风。

叶嫣儿赶来喊了句王妃,楚昀宁回头,一脸茫然看着她,叶嫣儿忽然笑着凑在楚昀宁耳边嘀咕几句。

楚昀宁茫然又不可置信,叶嫣儿指了指心口:“多亏褚儿的血,不然哪有我今日,那日褚儿哭的好凄惨,连我都于心不忍了,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刀尖一点点划破他的心口.......”

褚儿?

楚昀宁被刺激到了,一波波回忆在脑海里闪现,捂着脑袋痛苦哀嚎。

叶嫣儿见时机差不多了,站在池子边沿,嘴里大喊王妃不要啊,随后噗通落入水中。

两个时辰后

楚昀宁被侍卫扣在长凳上,身后的板子一下下重重砸在后背。

萧王怒瞪着楚昀宁,那眼神恨不得将她活刮了。

“嫣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王绝不轻饶!”

“王爷.....”楚昀宁额前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小腹处忽然传来剧痛。

下半身的血沿着裙角蔓延,很快浸透了衣裳,院子里浓浓的腥味令人作呕。

“王爷,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求求您饶了王妃吧。”红儿冲着萧王砰砰磕头。

萧王居高临下没理会红儿,森寒的眸子紧盯着楚昀宁,从怜悯变成了厌恶:“你装的倒挺像,欺瞒了本王整整三个月!”

这时屋子里传来凄厉惨叫,紧接着绿袖冲出来,跪在萧王面前:“王爷,侧妃她.....”

“侧妃怎么?”萧王急了。

“大夫说侧妃出血过多,孩子没保住,侧妃一听直接血崩了。”

“什么!”萧王顾不得许多,冲进内屋。

叶嫣儿紧紧依偎在萧王怀中,惨白着脸嘤嘤哭泣:“都怪嫣儿不好,是嫣儿没保住孩子,王爷,那可是咱们第一个孩子......”

萧王心疼至极,不断安抚叶嫣儿。

“王爷,大夫说嫣儿再也不能有孩子了,是真的吗?”

叶嫣儿抬起满脸泪水的脸,满含期待的看着萧王。

萧王哑然。

他刚才也问过大夫了,叶嫣儿身体本来就不好,这次小产能保住性命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

叶嫣儿窝在萧王怀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却只字不提楚昀宁。

萧王神色凝重一言不发,接连失去两个孩子,令他心痛不已。

等叶嫣儿哭的累了,闭上眼睡着了,萧王才迈着步子走出来。

瞥见楚昀宁,眼中是毫不遮掩的冰冷厌恶:“嫣儿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了,今日起你和嫣儿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嫣儿再不欠你了。”

楚昀宁虚弱的惨白着脸,趴在凳上浑身已湿透,分不清是汗还是血。

艰难地抬起头:“王爷,我没有推叶侧妃,我是被冤枉的。”

“够了!”萧王不想再听楚昀宁解释:“当初取心头血时嫣儿并不知晓,是本王一人所为,今日你害了嫣儿却是本性如此,本王的眼皮底下容不得心思歹毒之人。”

“来人呐,将楚氏丢进冷香园关起来,没有本王的允许不许踏出半步!”

楚昀宁伸手拽住了萧王的下摆,一字一字艰难的说:“不管王爷信与不信,我没有推叶侧妃。”

“众目睽睽还敢抵赖!”萧王猛然一把拽回下摆,不耐的留下一句好自为之。

楚昀宁视线渐渐模糊,眼看着萧王渐渐远去的背影。

冷香园

楚昀宁不记得昏睡了多久,耳边隐隐有丫鬟的哭泣,费力的撑开眼皮。

好吵!

好痛!

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样痛,尤其是下半身,稍稍一动就是钻了心的疼,差点把她疼晕过去。

“嘶!”倒吸口凉气。

红儿听到动静抬头惊喜道:“王妃,您醒了。”

王妃?

楚昀宁揉了揉脑袋,一大波混乱的记忆袭来。

她是楚将军唯一嫡女,因心仪萧王多年,便央求楚将军找皇上赐婚。

皇上念在楚将军军功赫赫便答应了,赐了她做萧王妃。

可萧王却不喜欢她,只心仪叶御史家嫡女。

萧王娶她回来的第三个月就娶了叶嫣儿,生怕她受委屈,把管家权交给了叶嫣儿。

叶嫣儿虽然是侧妃,待遇却比她这个正妃高多了。

在叶嫣儿没入府前,萧王没碰过她一回,愣是等着心爱女人入府后,才和她同房。

仅仅一次她就怀上了褚儿,十月怀胎好不容易生下,叶嫣儿却意外得了怪病。

时常昏迷不醒,群医束手无策,后遇一个神医自称可以医好叶嫣儿的病。

此病需一味心头血作为药引,因叶嫣儿和萧王同吃过天蚕蛊的缘故,药引必须萧王同亲血脉才行。

此前萧王染过头疾,不能作为药引子人选,世间只有三个人能行,一个萧王嫡亲兄长,当今皇帝,一个是太后,最后一个就是满两个月的褚儿。

皇上和太后直接排除,就剩下褚儿。

楚昀宁破口大骂,这一听就是陷阱,故意针对褚儿的。

偏王八蛋萧王信了,直接害死了褚儿。

原主受了打击失忆,又被叶嫣儿狠狠算计一回,好巧不巧叶嫣儿有了一个多月身孕。

叶嫣儿体寒,日日承宠这还是头一次怀孕,萧王恨不得把人捧在手心,千防万防还是出了意外。

她可不记得推了叶嫣儿,反而是叶嫣儿主动挑衅,两个人撕扯间叶嫣儿掉进河里。

但这笔帐却稀里糊涂的算在原主头上,可恶!

楚昀宁咬牙,暗自发誓此仇必报,梳理好记忆,看红儿哭的稀里哗啦,忍着疼拍了拍她的肩:“先别哭了,我这不是没死吗。”

红儿嘎然停了哭,吸了吸鼻子。

“想办法去弄些药来,不然你家主子真要断气了。”

红儿愣了愣,冷香园能去哪弄药材?

楚昀宁随手在头上摸了摸,胡乱的拔下几支金簪,一对翡翠耳环塞到了红儿怀里:“拿着这些去,托门房的嬷嬷去买几副药。”

有钱能使鬼推磨,走哪她都相信这个理儿。

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顶级医学教授,精通中西医,刚才醒的时候就探过脉象了。

虚弱,隐隐还有小产的迹象,必须得用药。

楚昀宁之所以会怀孕,是因为一个月前宫宴上,萧王被人算计,不得已才和她同房。

这么巧,又怀上了。

果不其然红儿很快买来了她需要的东西,几副药和一包银针。

为掩人耳目,她特意将药材打乱,表面上看一部分是治疗伤止血的,保胎药还需她从药里一点点挑出来。

打开银针取出一枚毫不犹豫的封着几大穴位,撑着口气挑拣出药交给红儿。

红儿悄悄躲在拐角熬了药,半个时辰后端来,楚昀宁顾不上矫情趁着热一口气饮下,苦的眉头能拧成麻花状。

“剩下的药每隔两个时辰熬一次。”

“好!”

红儿犹豫想问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楚昀宁解释:“我平时看医书,不知可行不可行,眼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红儿单纯,立马就信了。

楚昀宁趴在榻上,指尖搭在小腹上,她不确定能不能保住这个孩子。

但她会尽最大的努力保住。

五年后

为庆贺叶嫣儿二十岁生辰,萧王特意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宴会。

叶嫣儿穿着明红华服,鬓间珠钗环绕,莲步微移,在万众瞩目中缓缓出现。

萧王满含柔情的看着叶嫣儿:“嫣儿今日真美。”

叶嫣儿小脸娇红。

“太后驾到!”

一声高喊,众人行礼。

“臣/臣妇给太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有夫人羡道:“萧王当真宠爱叶侧妃,办个生辰宴连太后都惊动了。”

此话传入叶嫣儿耳中,叶嫣儿却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反而有股不详之感。

太后穿着暗紫色凤袍一路走来,坐在了最高的位置,隔空抬手:“都不必多礼,起来吧。”

“谢太后!”

众人起身。

萧王坐在太后右下首,态度恭敬:“母后怎么来了,该是儿臣入宫给母后请安才对。”

太后凤眸一拧,冷冷哼:“哀家已经五年没来了,这五年的时间任你胡闹,该补偿的也补偿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把昀宁放出来?”

“母后,今日是嫣儿的生辰宴,怎么无端端提及楚氏?”萧王心疼的看着叶嫣儿单薄的身姿,嫣儿为了他,已经牺牲了太多了。

当年若不是嫣儿在冰寒地冻的雪地里救了他,也不至于伤了身,子嗣艰难。

“这毒妇害嫣儿小产......”

“你可有亲眼目睹?”太后反问。

萧王噎了,他的确没有亲眼看见。

但嫣儿绝对不会撒谎,所以一定是楚昀宁干的。

“叶侧妃明知道自己怀不上,却又日日霸占王爷,叶大人是怎么教女儿的?”

太后突然发难,人群中的叶御史和叶夫人哆哆嗦嗦的站出来谢罪。

叶嫣儿见状赶紧跪下:“太后,一切都是妾身的错,求太后责罚。”

“母后!”萧王见不得叶嫣儿受委屈,立即站出来求情,太后却不耐烦了:“毕竟是侧妃,只想着怎么承宠,丝毫不顾及王府将来,萧儿,是时候把王妃请出来了。”

萧王为了维护叶嫣儿,不得不妥协答应了太后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