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横的崽 9.4
作者: 抹茶红豆 主角: 唐羡 傅啾啾
168.42万字 10.3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19章 发落边疆 2022-12-09 16:16: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84.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19章
简介

【团宠+锦鲤+空间+马甲+美食+动植物沟通能力】 穷的叮当响的老傅家终于生了个小闺女。 于是,好事儿一桩接着一桩。 山鸡野兔自己送上门,人参灵芝随手捡。 哥哥们也争气了,什么镇国将军,当朝首辅,皇家富商,第一神厨…… 可称霸一方的哥哥们却犯了难,有个人厚着脸皮的来抢他们的心头肉,他们还不敢拦。 某人得意的笑,把玉玺放在傅啾啾手里:“乖,这是聘礼。” 傅啾啾:“想娶我?先排队。”

第001章 生了个小闺女

清河县,杨树村,一连三年大旱,田间颗粒无收。

好不容易今年雨水丰沛,却又遇上了连雨天,十几日不见太阳。

庄稼正是打粮的关键时刻,再这么下下去,那今年也没希望了。

村东头的大柳树下,坐了不少男女老少,下不了地,屋子里待闷了,就出来闲磨牙。

“老傅家又要生了,你说这回是男是女?”

“傅家就是和尚庙,前头生了八个,个个是儿子,再生也一样。”

“我看就是烧的,别人求都求不来,他们家送走了两个非要生闺女。”

“就是有病。”

“可不,那走街串巷的道士的话能信就怪了!”

“这雨咋还不停啊……”

……

傅家。

产婆王大娘着急忙慌的从房间里出来,脸色苍白的吞咽着口水。

傅百万急步上前,“生了没?是闺女不?”

王大娘面色凝重,“老傅大哥,还没生呢,情况不妙啊,你家嫂子怕是要难产啊!”

傅百万一听说难产,老脸瞬间褪去了血色,手脚发麻,亏的扶了一把大水缸。

“老……老大……媳妇,快去让大金请郎中。”

“爹,咱家哪来的钱啊……”周氏面露难色。

“没钱先欠着,你娘的命要紧。”傅百万黑着脸吼了一嗓子。

都这个节骨眼了,请郎中一个来回就得一个时辰,请回来干啥?

收尸吗?

周氏不是很情愿的出了门,但一点看不出着急来。

“赶紧着。”傅百万大喊了一嗓子,气的整个人都哆嗦。

周氏吓的一机灵,这才加快了脚步。

“老二媳妇,快……快给你娘弄点红糖水,多放点糖啊。”

傅百万说到最后都带了哭声,媳妇跟自己过了大半辈子的苦日子,一连生了那么多儿子,他都已经放弃生闺女了。

可谁知道媳妇四十几岁了还能怀上。

吴氏眼圈微微泛红,忍着哽咽,“知道了,爹。”

家里哪还有红糖了,亏的她离娘家近,吴氏决定回去要点。

不然咋办?

万一这是婆婆的最后一顿,好歹吃饱喝暖了再上路啊。

女人生孩子九死一生,碰上难产,那基本上就是大半个身子进棺材了。

此时,王大娘满手是血的又出来了,看她这样,不用开口,傅百万就觉得情况更糟了。

“老傅大哥,脚先出来了!”

生过孩子的都知道,脚先出来,那就是妥妥的难产了。

傅百万差点晕过去,强撑着道:“他婶子,您再使使劲儿,孩子们可不能没了娘。”

王大娘摇摇头,看了眼傅百万,气就不打一处来,“你把女人都支出去了,谁给我搭把手,瞅瞅你们家一屋子的男人,你还不过来帮忙。”

“哦,哦。”

傅百万二话不说赶紧跟着进去,也顾不得啥男人不能进产房触霉头的话了。

他们家种瓜老天爷就让豆丰收,他们家种豆,老天爷就让那年的瓜长势好。

做小买卖赔钱,走路摔断腿,去山上采蘑菇人家都是满载而归,他们家捡的不多还是毒蘑菇,吃了差点全家一起见阎王……

像这种倒霉的事儿多了去了,喝口凉水都塞牙,还怕更倒霉吗?

“傅大嫂子,你可得加把劲儿啊,这胎我瞅着像是女娃娃。”

王大娘其实也不知道,就一双肉嘟嘟的小脚丫子,能看出来啥。

她只知道他们老两口一心想要个丫头,不想在自己手上出了人命,砸了招牌,就说点她爱听的吊着她那口气。

田桂花原本都没什么力气了,觉得老命是要搭上了,可听到是小闺女,顿时眼珠瞪的溜圆,力气一点点爬了回来。

她不能死,她有闺女了。

王大娘见状赶紧上前,“听我的,使劲儿,使劲儿……好,对,吸气……使劲儿……嗯,快了,快了!”

……

嘶!

傅九突然感觉一股挤压感,这是什么情况?

她不是出车祸死了吗?

口鼻里都是水,耳畔声音嘈杂,压迫感更猛烈的袭来。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要出去。

眼睛睁不开,她手脚并用奋力挣扎。

终于,那种压迫感不见了。

她得救了。

“生了,生出来了。”王大娘激动的大喊着。

一声婴啼吓得阴雨骤歇,门前的老榆树不知何时落了只漂亮的鸟儿,也跟着叫了起来,像是在宣告着这是一桩喜事。

王大娘把孩子擦好交给傅百万,“傅大哥,这回你如愿了,可别再生了,嫂子这是命大,白捡了一条命,下次可就说不好了。”

傅百万望着自己白嫩俊俏的小闺女,笑得见牙不见眼,双手在胸前擦了又擦才敢接住襁褓里的小白团子。

“不生了,不生了,闺女都有了,还生啥生。”

门外,傅六金和傅八金吵着要看妹妹。

“爹,快叫我们瞧瞧小妹妹。”

“抱抱……妹妹。”

傅百万轻轻的把闺女放下,深怕惊着了她似的。

门帘掀开,笑容褪去,他一脸的嫌弃,“抱个屁,你再把妹妹摔着,你路都走不稳呢。”

傅八金撇嘴,刚要哭,却想到可能会吓到妹妹,然后迈着小短腿跑到院子里哭去了。

哇~

“六金,去告诉你三哥一声,多弄点东西回来,你娘身子虚,得给你娘补补。”

傅百万瞥了眼床上累的睡着的媳妇,心里五味陈杂。

傅六金抓心挠肝的想见小妹妹,哀求的道:“爹,就让我看一眼小妹妹,就一眼行不?”

“滚滚滚,妹妹睡觉呢。”

打发走了两个皮猴子,傅百万放下门帘,特意擦了手,洗了脸才去看他的小闺女。

此刻,小姑娘已经醒了,睁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两个深深的梨涡盛满了甜甜的笑容。

这是傅九庆幸自己劫后余生,没有身死魂消。

窗外,天空上挂着长长的一弯彩虹,鸟儿啾鸣。

“闺女啊,连鸟儿都给爹报喜呢。”

傅九看着笑的合不拢嘴的老爹,脑袋里只有一件事。

她饿。

她要饿死了。

“哇……哇……”

傅九在哭,傅百万却在笑。

因为哭的声音越大说明身体越好。

傅百万看着可爱的小闺女,心都要化了。

啾啾~小九。

对,小闺女就叫啾啾了。

傅啾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