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皇妃 6.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40.09万字 0.1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6章 最后的秘密 2022-07-30 08:11:1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0.09
    累计字数
  • 8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6章
简介

少年将军战神王爷,他表面清冷温和却暗藏心机。 聪明绝顶的娇娇女神探,她接骨疗伤、断卦缝尸、验尸探案一身绝活。 荒山白骨,诡影迷踪,她连遭袭击。 寻觅八年,物证丢失,他夜闯闺房。 她替他查案,他护她周全。 她没他不行,他非她不可。 真相逼近时她终于感觉到了那奇特又霸道的照拂。 “苏止渝,你是瞎吗?” “不,是笨。” “...” 终有一天他才明白曾经的“小恩人”一直都在守护着他。 “王爷是笨吗?“ “不,是瞎。” “...”

第1章 荒山白骨

晚秋寒凉,荒山凋敝。

一枯树下围满了看热闹的村民,衙役官差强行将人群驱赶至二丈开外,仍旧挡不住好事的硬往前凑。

这里两个时辰前挖出来一具白骨。

“这荒山野岭的,怎会有人埋在这里?”

“也没听说谁家少了什么人啊?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吧。”

“听说连棺椁都没有,依我看,定是不光彩之事。”

……

人群议论纷纷。

连绵的阴雨下了数日,泥土湿润松软。

苏止渝先是在周围多烧了一些用苍术、皂角,然后用姜醋汁浸湿了口巾蒙住口鼻,戴上手套,纵身跳入土坟中。

这里靠近河道,泥土长年湿润,别说是肉身,就连白骨都已腐化严重,还有一些坏烂的衣物和一双绣鞋。

刚下过雨,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

苏止渝带着手套一点一点地查看那些腐坏的碎片,除去泥土赃物,衣物和绣鞋上镶嵌的珠翠却是尚好。

“苏姑娘,每年这种案件不计其数,不必深究,你验快些我们也好早些回去复命。”

“是啊,看着骸骨也是死了十年八年了吧,就算有什么问题,哪里还能查得到。”

几名差役极站在土坟边上袖手旁观地催促道。

“各位此言差矣。”苏止渝不急不缓的声音充满戏谑和质疑,“这是个没有棺椁没有陪葬,却衣着华丽之人,分明就是一桩谋杀抛尸的陈年案。”

苏止渝扫了一下围观的人群。

“这四邻八乡可都看着呢,你们草草了事,就不怕扫了官府的颜面?”

几名官差衙役扁扁嘴,左顾右盼不再作声。

苏止渝继续埋头苦干,潮湿的泥土发出腥臭腐烂的气味,尸毒不小,好在带了手套,只是毁了这身衣服。

“记下尸格。”苏止渝冲着上面喊道,“尸骸骨骼瘦小,颜色偏黄带黑,头骨有六片,脑后横着一条缝,在横缝正中一直往下没有缝,四肢平直,眉骨平直,骨盆较宽,左右肋骨各十四根,死者是名女子,性别与衣物绣鞋对得上。”

上面的衙役飞快地记录,苏止渝继续说道,“从头骨和牙齿的磨损度可以看出年纪,约三十三岁上下,且已生育过。”

已近日中,雨后的阳光照射下来,白骨里一道亮光吸引了她的注意。

苏止渝小心地捡出来,是一枚金锭,深藏肋骨之中。

她倒吸一口凉气,金锭如果收于衣服内是决然不会出现在腔内的。

“死因,吞金而亡。”

苏止渝报出,衙役们开始鬼哭狼嚎地抱怨。

“哎哟,我的姑奶奶,求求您了,今儿到此为止吧。这几日眼看着兖王凯旋盛典在即,可不能节外生枝闹出什么乱子了,不然我们就别想有活路了。”

盛典与我何干?兖王与我何干?苏止渝腹诽,充耳不闻目不窥园。

她仔细用衣袖擦去了表面的污土,这枚金锭虽然多年被埋侵蚀却仍旧能依稀辨认出刻着的一个“祥”字,下方还有被磨损到辨认不清的编号。

苏止渝心中一凛,这是宫中贵人之物。

可是为何看上去如此眼熟,苏止渝拧眉思索着。

南晋新朝初立,对于金银的铸造也相对简单简洁,民间使用的金银不刻字,只有宫中的赏金赏银分别刻有“龙凤吉祥”等字样,并且予以编号登记造册,详细记载了发放赏赐的时间事由以及赏赐了什么人等,皆有迹可查。

“苏姑娘,姑奶奶,这个玩意非同小可,小的们求您,给小的们留条活路,真的别查了。”那离得较近的官差也发现了苏止渝手里的东西。

苏止渝收起思绪,凛然道,“这若是你家媳妇女儿,你也这样说话吗?”

那官差们苦着脸坐到一旁,不敢再多言。

他们怕苏止渝,怕她追根究底,更怕她回家一状告到御史大人那里,那他们就真吃不了兜着走了。

今日查案原是为了给自己省事才把这姑奶奶请来,有她在,他们乐得清闲。

谁承想反倒是更麻烦了。

说起苏止渝可是传奇人物。

据说她自降生便不哭不闹,本以为是哑巴,结果找人一看这可是有非凡的天才能耐,之后年岁渐长便日渐显露,聪明绝顶无师自通,简直就是断案神童。

不仅如此还精通医术,混迹市井多年,跟着二皮匠学缝补尸体;跟着老道士学占卜断卦;跟着仵作学验尸判物……样样手艺登峰造极,一骑绝尘。

八岁起就认了御史大夫顾恒为义父跟着他断案,以攻必取,百发百中。

既是三司衙门老爷们的定心丸,也是他们最怕见的人,因为苏止渝断案心无旁骛,而且必定追根究底。

她可不管什么举国庆典,再大的事也抵不过真相大白,人命关天。

此时已是雨过天晴,太阳也已升至中天。

寒气彻底退去,光线明亮的竟有些刺眼。

在阳光的照射下,苏止渝猛然间止住了脚步,脚边还有一物。

颜色略带点绿,她偏头再看,阳光的照射下,越发明显。

这块东西没于土内,只露出一角,苏止渝小心的将它扒出,一个锈迹斑斑的腰牌赫然眼前。

此腰牌直径10厘米,上冠一穿孔莲边用来系丝绦悬挂于身。腰牌两面,正面刻“凡遇直宿者,悬带此牌,出皇城四门不用,厨子”,楷书18字。

宫中御厨。

此刻,苏止渝瞧着手里的两个物证,确定自己似曾相识,只是一时半刻想不起来了。

她将铜腰牌和金锭仔细包好收入袖中,禁不住眯着眼睛望了一眼头顶的艳阳,心中却是一片阴霾。

“姑娘,这东西你不能拿走啊。”那官差的头儿眼尖,“这还是给我们带回衙门吧,大人日后审案用得到。”

“不给,这是我挖出来的。你们去忙你们的什么凯旋庆典,我呢,没什么事情做,就研究研究这案子,有眉目了我自己去找你们大人交差。”

苏止渝还在收拾着散乱的白骨。

“那不成,这……我们回去怎么交代,你得把东西给我们。”

“这是官府办案,证物怎能让你随意拿走。”

“那你们办案了吗?”苏止渝瞪着他们反问。

“不……不行,不……不给,就别……别想走。”那官差开始嘴瓢了。

“好啊,是你们叫我来挖坟校验骸骨的,现如今脏活累活都我干完了,你们想怎样?过河拆桥?上房抽梯?卸磨杀驴?……

我南锦如今国泰民安,天子更是爱民如子,你们却如此视人命如草芥?”

苏止渝的声音越说越大。

几名官差心里叫苦却不敢言语,惹上这丫头真是里外不是人。

这跑出来一趟空手而归大人非扒了他们皮不可。但若是拿回去这么两个物件,估计大人非得当场一命呜呼不可。

两边僵持不下,人群中也是一阵喧闹,都偏向着苏止渝,那几个胆子大的竟然凑上前来瞪眼撸胳膊要用强。

此时苏止渝却觉得身后似有一双鬼祟的眼睛,盯得她发毛。

她转头扫了一眼人群,又看向这光秃秃的山,并无异样。

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苏止渝收回目光,眼下须得寻个法子脱身才是。

正当她琢磨着,倏然,头上的艳阳被什么东西遮住,身下顿时一片巨大的阴影。

苏止渝仰头望去,眼睛瞬时瞪大,汗毛站立,如遭雷劈。

一只巨大的秃鹫从天而降,伴随着一声冲天的嘶鸣声,向着人群猛冲而来。

霎时一片哀嚎,人群乱作一团四散逃窜,一瞬间不见了踪影。

苏止渝呆呆地站在那土坟中,想要跑,腿脚却已经不听使唤。

只见那秃鹫并没有去追逐逃窜的人群,只独独奔着自己而来。

秃鹫的速度愈来愈快,霎时已逼近眼前。

看着那双犹如看到食物般贪婪凶狠的眼睛越来越近,苏止渝已经闻到了那秃鹫身上一股混杂着血液的腥臭的腐尸味道,脑子里一片空白。

恶心的腐蚀气味,响彻天地的尖厉叫声,苏止渝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背脊已经湿透。

只觉得天地间一切都将结束。

千钧一发之际,“嗖”的一声,一支利箭从苏止渝的头顶擦过,带起一阵劲风。

秃鹫应声掉在了她面前的土坡上,那庞然大物挣扎地抽搐了几下便无气息了。

惊慌,恐惧,席卷而来,苏止渝顾不得头晕目眩慌忙回头寻找那放箭人,不见任何踪影,却仍旧只有一片荒凉的秃山。

山野间的风肆无忌惮,头顶的烈阳此时被乌云遮盖。

她跌坐在地,脑中嗡嗡作响,电光火石般烦乱不堪。

苏止渝拼命摇了摇头缓了缓神,强迫自己站起来。

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这一切来得突然,去得仓促,恍然间仿佛一场噩梦。

片刻后,苏止渝藏好了东西跳出土坟,揉了揉酸软的双腿,仍旧心有余悸……

倏然,她又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猛然回头望去,什么也没有,四下一片荒寂。

许是被吓到了,苏止渝自嘲的苦笑,打道回府。

夕阳西下,静谧的傍晚。

一张无形的大网在慢慢铺开,在黑暗中孕育着杀机。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