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重生了,权臣首辅是她裙下臣 7.4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摘星 主角: 温念娇 闵繁
60.79万字 0.2万次阅读 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86章 真相大白,团圆结局! 2022-09-30 20:47: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12.22
    累计字数
  • 27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86章
简介

因拒绝太子求亲,将军府一家被陷害灭门,再次睁眼,将军千金重生成自己那不受宠的表妹温念娇。 重活一回,她只想查清真相,报仇雪恨。 在她一心搞事业时,一桩意外的亲事却砸在了她的头上。 她看着太子的死对头首辅大人,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首辅大人娶一个商家之女所图为何? 闵繁淡淡道:图钱。 一个高高在上的权臣竟会缺钱?后来温念娇才知道,原来他竟暗中养着上万的精锐。 温念娇将百万两银票拍在他的面前:你要钱,我要他的江山!

第1章 谢家灭门

十月的都城今年冷得格外早,枯叶飘零,秋风瑟寒。

往日门庭若市的将军府已然威武不再,全家主仆共八十二口人,跪在院中等待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定远将军谢章意图谋反,已被就地处决!谢家上下尽皆处死!念及往日功劳,皇上特赦可留全尸,钦此!”

左边摆着一张桌子,上摆几十杯毒酒,右侧赐有几十条白绫。

谢府上下没有一句哭喊,没有一人逃跑,只是满脸凄然的起身,朝着温氏和谢楚磕了三个头:“夫人,小姐,在黄泉路上,我们还伺候您!”

接着排队拿起属于自己的那杯毒酒,那条白绫。

倒是外头围观的百姓窃窃私语:“不可能吧?定远将军那可是十几岁就上战场,几十年立功无数的大忠臣啊!怎么会谋反??”

“功高震主呗,要不就是得罪什么人了。”

“哎?别瞎说,听说连给谢家说情的人都被办了!可别引火烧身!”

谢楚一身孝衣,从小锦衣玉食长大又受尽宠爱的千金小姐,转眼就沦为了罪臣之女。

“娘,我不信爹会谋反。”

温氏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当今皇帝昏庸,太子跋扈,他向你提亲被拒是你爹不愿被卷入争储洪流中,那就必然会被视为威胁,楚儿,天道轮回,总有一天,会有人为我谢家申冤的。”

“太子。”谢楚满是恨意的眼神盯着宣罢旨,一脸得志的男子咬破了唇角,“我若有来世,一定叫你血债血偿!”

元盛八十七年,芳龄十九,还未出阁的谢楚,自缢于将军府。

“爹,娘!不要,不要,快逃啊!”

“小姐?小姐醒醒啊?”床榻前,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放下药碗,焦急地晃着噩梦不断的小姐。

谢楚猛地坐起身,双眼血红,满头汗珠:“我不要死!”

“小姐,小姐你没死!”小丫头拿手巾帮她擦着额头,“奴婢知道您心里难受,可,可人死不能复生,还要节哀顺变呀。”

谢楚茫然的转头看向她,待看清这张脸后才诧异道:“你是…文儿?”

“是奴婢呀小姐,你烧糊涂了?”

谢楚忙上下摸着自己:“我没死?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姐你当然没死了,你只是听闻噩耗急火攻心晕过去了。”文儿将药端过来吹了吹,“小姐一向与表小姐最是亲近,自然一时难以接受。”

谢楚听的云里雾里,什么表姐?她哪有什么表姐?

“你既然在这里,那娇娇呢?”

文儿睁大眼睛一脸莫名的盯着她:“小姐您在说什么?您自己不就是吗?”

“什么?!”谢楚忙左右环顾一圈,这好像确实是娇娇的房间,“拿铜镜来!”

文儿将镜子给她拿过来,谢楚深呼了口气照向自己,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这,这不是娇娇的脸吗?!

怎么会这样?她为什么会变成自己的表妹娇娇?她没死吗?!那她在娇娇的身体里,娇娇又在哪儿?!

一大堆的问题催得她头痛欲裂,她跌跌撞撞的下床:“现在是什么时候?谢家怎么样了?!”

“小姐!小姐您别乱跑,外头下雨呢!”文儿忙拽住她,“谢家三天前已被下旨灭了满门,您现在去也没用的!”

对呀,谢家已经没了。

谢楚伸出手,自己已经死了,但又变成了姨母的女儿娇娇。

难道是娇娇身体一向病弱,听闻噩耗没撑住也去了?所以自己才进了她的身体吗?

“小姐,您先把药喝了吧。”

谢楚推开她的手:“外祖母呢?姨夫呢?他们在哪儿?”

“皇上不准有人给谢家发丧,所以老太太命人在家里私设了一个小灵堂,大家应当都在那里。”

“更衣,我要过去。”

瓢泼的大雨打在连廊的盖顶,寒风呼啸着两边的树条,就像是老天都在给这桩冤案叫屈一般。

谢楚脚步虚浮的走到灵堂,没有棺木,只有供桌上摆着他们一家三口的牌位。

老太太一身黑衣闭眼坐在一旁休息,其余小辈均在跪灵烧纸。

“爹,娘。”谢楚小声的喊了声,扑通跪下砰砰的磕了四个响头。

“哎呀小姐,您额头红了!”文儿忙上前搀她。

“别动我,我今晚要守灵。”谢楚此时根本感觉不到痛,心里的恨与悲几乎要将她撕裂。

“娘,上头可是不准祭奠的,咱们已经设了三天了,是不是能撤了?不然被抓到可说不清啊。”

娇娇的爹,也就是她的姨夫吴荣正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老太太。

温老太掀起眼皮:“他们朝廷冤死人命,还不许我这个老太太祭奠,有本事也赐我一条白绫!正好我去找我那苦命的女儿和外孙女去!”

谢楚鼻子一酸,再也支撑不住,踉跄的扑进温老太的怀里:“祖母!”

温老太被她惹的又眼眶湿润起来:“你那小姨跟姐姐冤啊,她们苦啊!我老婆子是造了什么孽,就两个女儿,都离我而去,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两人抱在一起哭了一场,温老太才劝住她:“你这孩子有情谊,但大病了三天身子骨弱,坐在这里守着吧。”

下人端水来为两人净了脸,吴荣又想开口劝,被温老太堵了回去:“行了,今天是第三天,明天就撤。”

“老太太,您该回屋喝药了。”

温老太刚要摇头,谢楚忙劝道:“祖母,您若再累倒了,家里就更没主心骨了,我在就行了。”

温老太叹了口气起身,吴荣忙伸出手:“我扶您回去。”

老太太刚走,刚才还跪的规规矩矩兄妹俩就在垫子上坐了下来,一边揉着膝盖一边抱怨道:“我们跟他们又没半点血缘,凭什么让我们给他们守灵?”

“就是,我们差点被连累,不怪他们就够好的了。”

“要我说呀,就是活该,好好的大将军还不满足,还去造反!”

“尤其是那个谢楚!平时仗着自己是千金大小姐都没拿正眼瞧过我们,结果呢,自己命都没了,真是报应哈哈哈。”

大雨漂泊,白烛摇曳,如此凄楚的氛围,却充斥着幸灾乐祸的笑声。

谢楚撑着椅子起身,起身走到吴雅菲面前:“你说什么?”

吴雅菲抬头看着脸色苍白的温念娇,一脸的不屑:“怎么?你心疼你那死鬼表…”

“啪!”清澈的巴掌声回响在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