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养崽之弃妇被山里汉娇宠了 9.1
作者: 叶子不哭 主角: 方竹 元墨
160.76万字 3.8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85章 番外 2022-11-02 14:05:4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60.7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85章
简介

渣男丈夫带着大着肚子的富家小姐回乡,方竹一夕之间成了被抛弃的农门弃妇。 看着同样被抛弃的婆婆和女儿,方竹没有时间去感慨,直接撸起袖子,干吧。 下田种地,上山采药,开启空间,还意外获得了异能,日子越过越风火。 面黄肌瘦的女儿被娇养成了活泼机灵的俏娃娃,整天指着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山里汉说:“娘亲,那个凶神恶煞的怪叔叔又来了。” 元墨一把抱起小姑娘,拉起方竹就走:“我看上你了,跟我回家!”

第1章 抛妻弃女

“想不到啊,这柳林被抓壮丁这么多年了,竟然还能活着回来。”

“何止是活着回来啊,你没看到人家还威风八面的带着一个女人回来?那女人还大着肚子呢。”

“哎呀,真是造孽啊!”

“可不是嘛?方氏虽然说不长进,但怎么说也给他生下一个丫丫了,现在可要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把她休掉啊,方氏可不只是不长进呢,前两天还打了柳李氏和丫丫,把所有吃的都自己抢去吃了。这种女人就活该被休!”

“其实方氏也可怜啊,她当年可是被买来的,父母都逃难去了,这被休了,无家可归的她就惨了。”

“不是说那天她昏迷了一直没有醒吗?我还看到柳李氏给请了郎中呢,也不知道这会醒来了没有?”

“醒不来也是活该,谁让她偷东西竟然偷到柳成家去了,也是她活该!”

猴儿村里今儿可热闹了,众多的村民都围在柳林家的茅草屋外面看热闹。

原因是柳林在四年前被抓了壮丁,四年来毫无音信,大家都以为他已经死在战场上了。

却不想,今儿一大早的,便有一队马车进了村,村民们好奇下连地都不下了,全部赶来看热闹。

猴儿村地处偏僻,穷乡僻壤的,还从来没有马车进过这里。

而且不止是马车,还有一队侍卫,看着威风凛凛,瞬间把村民们都镇住了。

得知竟然是柳林荣宠而归,而且还带着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回来的时候,村民们便炸开了锅。

各种议论声络绎不绝。

方竹躺在掉漆的红木大床上装死,任凭外面吵翻天,她也不想动。

她不过是加班夜了点,回缩舍的时候才会踩空楼梯滚了下去。

但她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却不是在医院里,而是在一间破旧的茅草屋里。

头顶是厚实的茅草,四周是泥糊的墙!

接受了原主记忆的她明白了一件事,她穿越了!

这具身体是两天前,跑去村东头一家偷鸡蛋,结果被发现,与人推搡的时候摔倒,后脑勺撞到石头。

昏迷了两天,最终还是换成了她。

一名已婚的农妇,有一个三岁的女儿。

外面吵杂的,是她这具身体的男人,带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回来了。

堂屋里,一身粗布麻衣,身形略微有些佝偻的柳李氏感觉浑身不自在,拉着丫丫坐在一个木墩子上。

在她们对面,坐着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青年皮肤白晳,看着不像去参兵四年回来的兵士,反倒更像官老爷。

在青年的身边,站着一名身穿浅绿色罗裙,肚子微微隆起的女子。

女子身形尚好,但脸上却长满了雀斑,看着有些惨人。

她站在那里 ,居高临下的看着大家,那满是雀斑的脸上掩饰不住,她对这里的厌恶与嫌弃!

这里的凳子破旧不堪,她怕会把自己的衣服弄破弄脏了。

除了她们外,还有三名老人也坐在里面,一名是里正,两名是族老,族老身后还站着两个年轻人,是之前扶着族老过来的家里人。

柳林到家的时候,便让人去把里正与族老都请了过来。

女子一双眼睛满是嫌弃地看了柳李氏与丫丫一眼,命令似的对柳林说道:“林,我到马车上去等你,你赶紧把事情处理了。”

说完,再不多看这间屋子一眼,带着两个丫环便转身离开。

直到女子出去了,柳李氏才感觉舒服了些,她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林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柳林似乎做下了重大决定一般,先是看了一眼丫丫,然后才看向柳李氏。

“娘,那是我的妻子!”

“你……那方氏要怎么办?”

柳李氏一辈子都窝在农村,走过最远的地方便是镇子上。

她生性善良,哪怕方氏再作死,但她仍然把她当成自家的儿媳看待。

但是现在儿子这样……

柳林想起刚才看到的方氏,眼底里闪过一抹挣扎。

他抬眼打量了一眼自己以前的家,声音淡淡地说道:“娘,以后就让她留下来给你做个伴吧,我会给你们留一笔银子。”

“但是妻子的位置,却不能留给她,青青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不能委屈了她。”

“柳林,你的意思是,你要休妻!?”一名族老声音颤巍着问道。

猴儿村不算太大,但村里几乎都是柳姓的族人,也有一些外来户,组成了一条有着四十多户的大村。

但在他们的族谱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休妻的现象。

柳林不过是去服徭役四年,却不想四年后归来,竟然便要休妻!

虽然猴儿村里的所有人都讨厌这方氏,也有所猜测,但真的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嗯!还请里正与两位族老做个见证。”柳林眼底闪过一抹愧疚,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道。

两名族老与里正相视一眼,半响里正才皱眉说道:“柳林,你也知道的,我们族里,还没有休妻的先例!”

“那就把我的名字划去,就当我死在外面了吧。”柳林冷冷地看着他们,声音忽而阴沉了下来。

“我可告诉你们,我妻子的来历太大,别说这小小的猴儿村,就算是南星县的县令在这里,也得跪下行礼。”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能当上里正,自然不会是无知的人,后面要怎么做,他自己心里有数。

“你……林啊,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柳李氏听到他的话,不敢置信地瞪着他,双眼里满是失望。

“你这是连老母也不认了吗?”一名族老将手里的拐棍重重地往地上忤了一下,颤声说道。

把他的名字从族谱里划去,当他死在外面,不就是连老母也不愿意认了吗?

柳林看了柳李氏一眼,顿了顿才说道:“我会给娘留下足够的银钱养老,有方氏照顾她,也不至于孤独终老!”

“你……不忠不孝,忘恩负义之辈!”另一名族老也指着他急骂。

原以为他最多便是休妻弃子,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连老娘都不要了。

这还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