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心狙击 9.7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职场情缘
作者: 黑桃 主角: 林澈 沐阳
112.51万字 1.9万次阅读 158.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33章 番外:新的生活 2023-01-20 00:05: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78.21
    累计字数
  • 45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33章
简介

最年轻的刑警队队长vs能读懂人心的天才少女 一封引爆微博的网络遗书,一场精心伪装成自杀的谋杀,让他们相遇。 他们是最默契的组合,探案窥心 透着怪异的诱奸案、天台上的秘密、寂寞芳心的温柔冢、绝味包子、失踪少女……案情扑朔迷离,真相细思极恐。 沐阳笔记本上的神秘图腾,牵出林澈背负的陈年悬案钉在墙上的尸体,祭祀般的凶案现场。 为了找到真相,林澈不得不亲手撕开沐阳的童年创伤…… (主线破案,支线情感,甜!)

作品荣誉
第1章 网络遗书,舆论爆炸

2018年11月29日,凌晨3点18分。

一封网络遗书,出现在知名漫画家“小羽毛”的微博首页。

凌晨3点21分。

江州市滨江路派出所,接到第一通报警电话。

凌晨4点46分。

微博词条#漫画家小羽毛自杀#,顶着“爆”字,冲上热搜榜第一。

江州市刑警大队,今夜难得安静。

震惊全市的出租车后备箱藏尸案成功告破,灯火通明了快一个月的12楼,只剩几盏零星的灯光。

1209办公室。

淡黄色的台灯灯光把桌上那份展开的泛黄案卷照得字字清晰,手握案卷的人,隐在台灯的光晕之外,模糊的轮廓融在昏暗中。

夹在男人两指间的烟,燃着红色的小火团,忽明忽暗,像是黑暗中的的凶兽之眼。

“4·21”案过去十二年了,至今仍悬。

被害人周嘉光,时任江州刑警支队南湾大队队长,被掏空内脏,浑身泼满红色油漆,用三根木榫钉在废弃精神病院的一面墙上,死状极其惨烈。

这个案子轰动全国,专案组调查了周嘉光从警以来负责的上千个案子,排查上万人。

可三年过去,专案组解散,凶手依然逍遥法外。

尽管“4·21”案每年都会出现在重难点工作中,但很多人心里都清楚,时间过去得越久,要想抓到真凶,找到真相的几率就越小。

但林澈,从来没放弃。

桌子的一角,放着一张有些年头的合照。

照片上,一个身着橄榄绿警服的男人,抱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抿着嘴冲镜头敬礼,逗得男人仰头大笑,两人身后的木牌子上,用黑漆写着江州市公安局。

而这张笑脸却出现在案卷的下一页,躺在冷库板上,泛着白霜。

周嘉光,是林澈的舅舅。

林澈做警察的初心,就是破了“4·21”案,抓到凶手,让舅舅瞑目。

每当手上有新案子破了,林澈都会把“四二一”案的卷宗翻出来,想从那些已经倒背如流的字句中,发现新的思路和突破点,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

突兀的铃声打断了林澈的思绪。

林澈看了一眼桌上的电子钟,不知不觉已经早上七点多了。

“乐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因为熬夜,林澈的声音有点嘶哑。

“表哥,你认识滨江路派出所的人吗?”

“怎么了?”

“小羽毛自杀了!我给她打电话没人接,我看网上说她住在滨江路,警察赶过去了,你帮我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小羽毛她没事吧?”

林澈皱了皱眉,他对这个小羽毛有点印象。

自家表弟很喜欢小羽毛的漫画,熬夜看漫画不说,还逃课去参加签售,搞得舅妈对这个小羽毛多少有点不满。

“人家有事没事关你什么事?赶紧洗脸去,一会又没时间吃早饭,又迟到!”

电话被宋莹拿走,“喂,小澈,是我。”

“舅妈。”

“你别理那臭小子,书不好好读,成天抱着个漫画,简直不像话!”

林澈笑着揉了揉眉心,拉开了窗帘,站在窗边活动了一下肩膀。

窗外,沐浴着朝阳的城市,干净又明亮。

警察局旁边的巷子里,卖煎饼的大叔已经出摊了,穿着橘色制服的环卫工正在清扫街道,中年女人蹬着拉满菜的三轮车往菜市场赶,躲在繁密树枝里的鸟儿叫声清脆愉快,吃得胖嘟嘟的流浪猫被晨跑的人吓得钻进树丛里……

这城市平凡的每一天,都是林澈他们坚守的意义。

“男孩子青春期,多少是有点叛逆的,舅妈你也不能老像乐乐小时候那样管着他。”

“我知道,可不管不行啊,这小子刚刚居然说今天不去上学了,要去找那个小羽毛,这不是要把我气死吗?”

宋莹一边说,一边拿着手机走进厨房,熟练地准备早餐。

“还有那个小羽毛,活得好好的,干嘛自杀?知道多少人想活活不了吗!这么不惜命!她就算要自杀,安安静静找个没人的地方不行吗,偏偏要在微博上发什么网络遗书,闹得人尽皆知!”

“网络遗书?”

宋莹一边说,一边单手打了两个鸡蛋,开了火准备煎蛋饼,声音有点不满,“是啊,我看那遗书下面,有几十万的回复呢!这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遗书这东西,赤裸裸地发到网上,大人看到都不舒服,更何况是小孩子,影响多不好!你说万一引起模仿型自杀怎么办?”

想起之前江州一家工厂工人“十连跳”自杀的案子,就是典型的模仿型自杀,林澈担心起来,“舅妈,那乐乐没事吧?”

“应该没事。对了小澈,你有空多帮我说说乐乐,这上了初中,学习上可不能马虎了,落下一点课程那就难追了,一门课扯后腿,好的高中他就别想了!”

“知道了舅妈,正好我今天有空,我去接他去上学吧。”

“那真是太好了,现在就你的话,那臭小子还听两句,早点就别买了啊,来家里吃。”

说着,宋莹又往碗里磕了两个鸡蛋。

挂了电话,林澈把卷宗锁进保险柜,去局里的值班宿舍洗漱一下,开车去了市公安局家属楼。

一路上,林澈的手机屏幕不断亮起,今早的新闻推送格外频繁。

原本,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早晨,可因为这封在微博上掀起波浪的遗书,网络上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讨论——

有人冒充医院护士,说昨晚急症室接了个割腕自杀的人,就是小羽毛;

有人自称同小区的业主,说警车来了七八辆;

有人在惋惜;

有人在指责这个小羽毛博眼球赚流量;

有站出来的“闺蜜”晒出聊天记录,把小羽毛遭遇潜规则的事说得有鼻子有眼;

还有些自以为正义的网友,四处发着人肉出来的地址,鼓励附近的人上门查看……

媒体如同嗅觉异常灵敏的恶狗,从凌晨遗书发布到现在,不过几小时的时间,一篇篇真真假假的推文,图文并茂,在社交媒体上疯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