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9.6
作者: 十九毅 主角: 尹幽月 邢墨渊
110.82万字 1.8万次阅读 546.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四百六十四章:大皇子曲芊芊 2021-01-23 16:00:1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660.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64章
简介

二十一世纪隐世天才诡医尹幽月,一朝穿越成国舅府刁蛮任性,无才无德,水性杨花的嫡大小姐,还是一个被家人抛弃,送到小地方的弃子。 她刁蛮任性?既然如此,白莲花故意在她矫揉造作,明里暗里污蔑她,便一巴掌打过去。坐实了自己的刁蛮任性。 她无才无德?外邦故意说着番邦语嘲讽皇室,她一口流利的番邦语,才惊天下。 她水性杨花?神医谷少谷主、外邦皇子、风流阁主一个个凑上前,尹幽月却连余光都不给一个。 倒是那位传说中三岁瘫痪、十岁只剩一口气、硬是吊着命活到二十四五的某位病弱王爷,请好好反思一下,说好的走三步一喘,五步一吐血,还能害她生了一个三五六七八个!!

第一章:刚穿越就找事?

汴河州。

府城,柳家。

一间简陋破旧的房中,床幔被微风吹起,隐约可见床上躺着两具不知是死是活的躯体。

尹幽月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全身完全没有任何力气,意识还没来得及清醒,就陷入更加深沉的熟睡中。

砰砰砰!

“尹大小姐,快开门!”

突然,门外巨大的砸门声响起,尹幽月倏地睁开锐利的眼睛下意识坐起来,却因全身无力而差点倒回床上。

这是哪里?!

尹幽月一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修长笔直的双腿,只穿着白色卷起裤腿的白色里裤,再往上是八块腹肌以及线条流畅的完美男性身躯。

当看到那张脸时,尹幽月呼吸一窒。

轮廓分明的俊脸如同精雕细琢过一般,高挺的鼻翼,凉薄性感的唇,俊俏的双眉,如蝶翼般弯长的睫毛。

即使没睁开眼,尹幽月也能想象,眼前男子的眼睛有多狭长深邃。

等等!她在逃离那个黑色组织的追杀时,明明已经被炸的血肉横飞,不可能活着!

这时,脑中“轰”的一声,一大断不属于她的记忆被强行塞入。

国舅府嫡长女?刁蛮任性?不知廉耻?被送外祖家?

“尹大小姐,夫人说您再不开门,便要让人撞门了,别以为夫人不知道您在里面做何等苟且之事!”

外面下人嚣张的声音,打断了尹幽月的回忆。

尹幽月看向门口,眼神一冷。

她没想到自己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天才诡医,因被觊觎医术,被追杀而死后,竟然穿越了,还穿到一个名声狼藉的国舅府嫡长女身上,名字都和自己一样,叫尹幽月。

据传,原主性格刁蛮跋扈,因在京城时看到好看的男子便恬不知耻地贴上去,连许多大臣家的子弟都不放过,丢尽了国舅府的脸。

无奈之下,原主父母只好把原主送到汴河州的外祖柳家。

可原主虽然愚蠢,还被养废了,却根本不像外界那般,看到好看的男子都会贴上去,全是被陷害的!

就像这一次,生病中的原主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谁药晕了,也不知道身边的陌生男子是谁,也许是中的迷药剂量太大,本就病弱的原主竟一命呜呼,再睁眼时便成了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尹幽月。

“大小姐您还不出来是吧?撞门!”

外面不耐烦的声音落下,门就被狠狠撞了一下。

尹幽月眸色骤冷,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适应了一下有些无力的身体,才起身,见衣服完好,松了口气,走出里间。

才走出去,还没来得及把里间的门关好,“砰!”的一声巨响传来,门被撞开,哗啦一下扑腾进来几个下人。

她们一眼便看到里间床上若隐若现的裸身男子,意识到是何场面,纷纷用厌恶的语气道:

“天哪!尹大小姐果真水性杨花,当初明明有太子那般出众的未婚夫,竟还到处勾搭。如今被送来汴河,却一点不知收敛,在府里作出这等恬不知耻的事来!”

“可不是,尹大小姐粗鲁无知,能嫁给太子便该烧高香了,她竟耐不住寂寞,和和陌生男子苟且,丢尽国舅府的脸也就算了,这下我们柳家的脸,都要被丢尽了。”

“可怜我们家二小姐美若天仙,秀外慧中,马上就要说亲了,这下二小姐的名声,要被她连累惨了!”

“就是啊,大夫人和二小姐对她那么好,尹大小姐却从不知感恩,真是白眼狼黑心肝。”

这几个下人说的起劲,尹幽月嗜血冰冷的眼神倏地扫过来:

“闭嘴!滚出去!”

幽冷的声音被吓的浑身一抖,这一刻如同被恶鬼盯上,浑身发凉。

“幽月,你作出这等事,竟还一点不知错吗?”

婉约中带着痛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尹幽月看向门口,便看到风韵十足的原主大舅母白如烟,带着几个穿着华贵的男女气场十足地缓缓踏进了房中。

白如烟身穿宝蓝色长裙,乌发盘起,她身边的人亦是装扮精致,与这个简陋的房间显得格格不入。

她皱起眉不满地看向了衣裳不整的尹幽月,身后的里间,隐约能看到被子盖住的昏睡身影,见地上脏污的乞丐服,她连一眼也不想多瞧床上的乞丐。

白如烟身边画着精致淡妆的粉衣少女、原主的表妹柳欣柔更是难以置信地说道:

“啊!大表姐,你、你怎能做出这等不堪之事,你如此不顾名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可让妹妹怎么帮你隐瞒这种事……”

这声音娇柔做作,带着隐隐的幸灾乐祸,一副恨不得所有人都听到的模样,哪里有要替她隐瞒的意思?

尹幽月看向柳欣柔这张娇俏尖酸的脸,冷笑着反问:

“哦?我做了何种不堪之事?我怎不知。”

这声音理直气壮,没有丝毫的心虚。

白如烟和柳欣柔都诧异地看向尹幽月,对方什么时候敢顶嘴了?

“幽月,你虽身为国舅府嫡长女,当初还未出阁不知廉耻做出那些事,丢尽国舅府的脸后,被送来我们柳家,我与老爷一直带你如亲生女儿,可你却本性难移,又被捉奸在床,丢尽柳家的脸。做出这等事你竟还不知错吗?”

白如烟脸上俱是不满,其他人也都用鄙视的目光看向尹幽月。

尹幽月闻言却噗哧一声笑了:

“大舅母,我不过是养个男宠而已,这便是错?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女子便不能吗?我们玄幽国五公主还养了十个男宠,照大舅母这样说,不是早该自裁谢罪了?”

男、男宠?!

大小姐疯了吗?

她怎敢把养男宠三个字说的这般理所当然!

虽玄幽国没有规定女子不准养男宠,但养男宠的女子,基本都是名声恶臭根本嫁不出去的,是被所有人鄙夷唾弃的女子才会干的事。

不过……尹幽月的名声似乎也没有比那些女子好多少!

难不成这是自暴自弃了?!

此时,无人注意,里间床上的男子,迷迷糊糊地半瞌着狭长眼眸,看着那道纤瘦背影。

本座何时成了男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