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艳女将军一抬眼,王爷他惧了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沐沐琛 主角: 晏明珠 祁玦
98.42万字 0.5万次阅读 28.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71章 大结局 2023-01-01 13:58: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60.78
    累计字数
  • 61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71章
简介

举国震惊,令敌人闻风丧胆,战无不胜的定北王祁玦在朝堂上当众求娶晏明珠。 心碎一地的世家贵女:“殿下是被不要脸的小妖~精迷惑了,他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众大臣:“一个人人喊打的弃妇,怎能配得上殿下!” 后来,晏明珠开医馆,重振酒楼,为外祖一家洗脱冤情,带兵出征血洗敌军,成为威名赫赫的女将军。 众人:不知道现在求娶能不能排的上号? 祁玦:“本王的王妃,也是你们这群杂碎能觊觎的?珠珠,你的眼里心里只能有本王!”

第1章 明珠归来

轰隆隆的雷声震天响。

闪电划破天际,狂风骤雨吹得院落的槐树漱漱作响。

头好晕……

明珠费力地撑开沉重的眼皮,模糊之间看到地上以殷红的鲜血画就的符文,脑子猛地清醒。

这是……招魂符!

她下意识伸手,入目的却是一双苍白柔软而又无力的纤纤玉手。

明珠马上意识到,这不是她的手!

她十五岁随父出征,战无不胜,十七岁加封辅国大将军,成为大昭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将军,直到二十岁被昭帝忌惮,残忍杀害。

常年的练武,让她的手不似闺阁女子般纤柔,而是掌心布有老茧。

而且,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死了很久,但因为灵魂一直被困在一个黑暗之地而无法超生,日复一日受着折磨。

可是此刻,灼热的呼吸,手心的温度,以及耳边的电闪雷鸣,无比清楚地告诉她,她又复活了!

突然,她感觉到脑子传来一阵刺痛,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地涌了进来。

这具身体名叫晏明珠,是平昌伯爵府嫡出三姑娘,半年前被平昌伯狸猫换太子,替晏家二姑娘嫁给了裴家庶长子裴卓然。

但晏明珠因为生下来右脸带有丑陋的胎记,替嫁后被重色的裴卓然厌弃,成亲半年从未踏入她的屋子,让她沦为整个帝都的笑话。

而明珠之所以会重生在这具身体,是因为三日前,原主生母的娘家勇义侯府,在钺山战役中全军覆没。

活下来的一个副将入京状告勇义侯卖国通敌,致使十万大军无一生还!

昭帝大怒,下令围封勇义侯府,只等元家父子的尸首运回帝都,便给侯府定罪。

原主心急如焚,坚决相信外祖不可能做出此等事情,跪在裴卓然的房门口,整整三天,只求裴家能出面为侯府说话。

可房门却始终没开,原主在悲痛欲绝下,咬破手指,用尽最后的力气画下招魂符,想招来外祖他们的英魂,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最后却招来了明珠的魂魄,而原主的魂魄已经消失不见,已然死了!

明珠叹息一声,抚摸着地上的血迹,“你且安心的去吧,既然我占了你的身子,那么从此刻起,我便是晏明珠,你的仇我替你报,你的家人,我替你守!”

这时,头顶的雨突然没了,耳边传来哭声:“姑娘,您别跪了,姑爷就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裴家是不会救侯府的,姑娘您快随奴婢起来吧,不然您的身子会撑不住的!”

抬头就看着一张带着婴儿肥的娃娃脸泪流满面地相劝,这是晏明珠的贴身婢女流香。

“扶我起来吧。”

流香本以为自家姑娘不会听她的话,没想到她竟然松口了。

愣了下,生怕晏明珠会反悔,赶忙将她扶起来。

长跪的膝盖在起身的瞬间,钻心般的疼,晏明珠咬牙不吭一声。

刚起身,两个仆人拿着棍子走过来,面露凶相道:“大公子吩咐,将这个丑妇乱棍打出去,免得吵他清梦!”

流香毫不犹豫地挡在晏明珠的跟前,“不许伤害我家姑娘!”

“呵,真是个愚忠的婢子,还敢拦着我们做事,那就先把你给打死了!”

一棍子狠狠的挥来,流香视死如归的闭上了眼睛。

而就在瞬间,晏明珠迅速出手,一手抓住棍子的一端,一手掐住那仆人手腕位置的阳溪穴。

仆人的手顿时失去力气,晏明珠只这么一掰,只听咔嚓一声,竟是生生将手骨折断!

在仆人惨叫声中,晏明珠夺走棍子,一棍将他的脑门给砸开了花!

这仆人甚至连惨叫都没发出,就两眼一翻直挺挺地倒下了。

而另外一个仆人眼睁睁地目睹了这一幕,吓得双腿发软,连手里的棍子都拿不稳了。

“你……你怎么会……来人……”

仆人转身正要逃跑喊帮手,晏明珠反手将棍子扔出去,准确击中他的后脑勺,仆人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晏明珠漫步上前,一把抓住他后脑勺的头发,在他都来不及发出求救声音的同时,抓着他的头,狠狠地砸向地面!

流香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怎么不知道,自家姑娘何时这般厉害了!

雨幕中,晏明珠早已浑身湿透,她的手上还沾染了血迹,顺着手指滴答落在地面,犹如从地狱归来的罗刹。

流香后知后觉地发现,晏明珠的目光不再像从前那般胆怯,而是清明沉淀,眉宇间透着一股杀伐英气,就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

“姑……姑娘,您可有伤着?”

晏明珠只摇了下头,“帕子。”

流香赶忙拿出帕子递给她,晏明珠一面擦着手上的血迹,一面朝着主屋而去。

雷声依旧轰隆作响,主屋内却传来一男一女的密谋声。

男的正是晏明珠那名义上的夫君裴卓然,而女的则是她的另外一个陪嫁丫鬟翠儿。

翠儿娇柔地坐在裴卓然的怀里,娇滴滴地说着:“大公子,如今勇义侯府已被围封,想来不久陛下便会治罪,这叛国通敌,可是牵连九族的死罪啊!”

裴卓然的脸上尽是不耐,“当初若不是平昌伯不要脸,大婚之际偷桃换李,把晏明珠那个丑妇塞过来,我裴家又怎么会牵扯上这种倒霉的事情!”

“大公子,为今之计,只有立刻休了那个丑妇,断绝了与勇义侯府的连襟关系,才能让裴家置身事外呀!”

裴卓然皱眉道:“我早就想休了那丑妇,可她死活不肯在和离书上签字,如今勇义侯府出事,她怕是更不肯签。”

“这有何难,只要您找两个有功夫的,把晏明珠的手脚都给打断了,到时她没了反抗的力气,按着她的手画押,不就行了吗?”

翠儿一边说着残忍至极的话,一边牵过裴卓然的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而且,奴婢怀了您的孩子,这可是裴家的长孙,您若是再不休了晏明珠,那孩子出生可就没名没分了!”

裴卓然想到自己的骨肉,脸上涌起狠辣,“好翠儿,就依你说的来办!”

在屋外听到了一切的流香,气得咬牙切齿,“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姑娘您待翠儿这么好,她却背着您与姑爷苟合,还怀上了孽种,老天爷怎么不劈死这对狗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