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龙图 7.4
作者: 龙飞有妖气 主角: 童山遥
227.02万字 0.1万次阅读 2.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91章 青山不改 2023-10-30 18:37:3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24.1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91章
简介

东陵大盗孙殿英,是我爹的朋友,东陵被盗挖的那一年,我爹也在其中。 不计其数的奇珍异宝视而不见,他只从清东陵地宫取走了一样东西。就是这东西,给我带来半生噩梦……

第1章 棺材寿礼

每年逢我生辰,飞鸟停啼,百兽退避,九龙拉金棺贺寿!

这件怪事,已经持续了整整十七年!

人家过生日,收财纳礼,我每年收到的的贺礼,却是棺材。

给我送棺材的人是个老道士,名叫万尘,是爹的朋友。

每到我生日那天,万尘都会风雨无阻,送来一口八尺六寸长,五尺四寸宽的巨/大棺材!

棺材不知用什么材质做成,似金非木,四壁刻满了铜钱大小的符文,正面还刻有一个血红的“寿”字。

拉棺材的是九条大腿粗的金色蟒蛇,每只都长有红色的犄角。

我曾听爹说过,有角的蛇已经不再是蛇,而是一种蛟。若是修行到一定岁月,有机会变成真正的龙,上天入海。

九条金蛟将棺材送进童家祖宅那口黑漆漆的地窖后,便销声匿迹。

长大后,我愈发觉得此事诡异。

哪有人过生日收棺材的,那不是死人才需要的东西吗?

问过我爹,棺材里的寿礼,究竟是什么。

爹却说时候未到,不可说。

我爹名叫童虎,江湖人称虎爷,乃是本地有名的风水大家。

望气观脉,点龙堪凤,方圆几百里内,无人能出其右。

爹说老道士乃是好意,棺中寿礼无比珍贵。

此后,我也就不再问了。

转眼之间,到了我十七岁生日当天。

天还没亮,万尘来了。

老道士身披灰袍,手持浮尘,口念法诀。驱使九蟒,为我拉棺贺寿。

我披着衣服,透过门缝朝外面看。

这口寿棺虽然看着跟往年一样,却似乎更沉,堪比铸铁。

金蟒拉棺时,显得尤为吃力,鳞片都扭曲了。

路过屋门口时,我看见那红色“寿”字,似乎动了一下。

随后,寿字中间的那个“点”,猛然睁开,化成一只血红色的眼睛。

眼睛缓缓转动,最终转向了我。

“快了……”

两个轻飘飘的字,像是从阴曹地府里钻出来。

我一阵头皮发麻!

棺材在地面拖动着,咔嚓咔嚓的轻响,仿佛我的骨头上来回摩擦。

当爹取钥匙开地窖的时候,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

依旧缥缈,却比刚才更清晰。

如同有人贴着耳朵,向我念出了两个字。

“快了……”

整整一上午,我都浑浑噩噩。

只要一静下来,就会想起棺材上那只红色的眼睛和传出的声音。

九龙拉棺,拉进我童家的,究竟是什么?

每年我生辰,爹不管多忙,都要陪我吃顿饭。

这次也不例外,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

可我没胃口,忍不住把早上见到的事说了。

“山遥,你听见有个声音,跟你说,快了?”

“听的清清楚楚,就这俩字,老吓人了。爹,会不会是闹鬼了?”

爹慢慢喝了口酒,再抬起头的时候,却露出一抹笑容。

“孩子,莫要担心。什么事都没有。”

“爹会护着你。”

说完顺势摸了摸我脑袋。

饭后,他便跟万尘下山办事去了。

临走之前,郑重其事告诫我:不准胡思乱想,也绝不能惦记,地窖里的棺材!

爹走之后,我坐如针毡。

要说遇到这种事,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但我更想知道,棺材的秘密。

天擦黑之际,我从爹房间里偷出钥匙。

没记错的话,加上今天送进来的这口,童家地窖里,已经有十七具棺材了。

而这地窖,我还从未进去过。

用钥匙打开地窖大门的三把暗锁,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陈腐气息。

门后是一道倾斜的陡坡,陡坡尽头,有第二道门,

一缕极为昏暗的光,从那里隐隐透出。

我蹑手蹑脚的靠近,立刻嗅到一股腥味,血腥味,很浓。

忍住刺鼻的味道,贴着门缝朝里看,四盏忽明忽灭的油灯,分布在地窖四角。

油灯是用牛羊的头骨做的,火苗如豆,半死不活。

每盏油灯左右两边,各有一棵一人多高的槐树。

树虽然不高,却特别粗。

按理说,生长在地窖之中,一缕阳光都见不着。

可这八棵槐树,却枝繁叶茂,枝叶间还挂着一串串槐花。

头骨油灯,八棵槐树?!

我打了个冷战,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拿行话来说,这里的布局,竟然是八槐锁阴魂,四畜守生门。

此乃镇阴邪术中,鼎鼎大名的四畜八槐阵。镇阴锁魂,被压在阵里的魂魄,一辈子消散不了,也逃/脱不了。不是那种杀父夺妻挖祖坟之类的深仇大恨,根本没人会用!

我咽了口唾沫。想不出为何,爹会搞这些凶险之事。

地窖中间地面上,整齐摆着十七口棺材,是万尘老道士每年的贺礼。

似金似木,数不清的鬼画符,棺材正面,刻着一个个血红的“寿”字。

正想凑近看个究竟,地窖的西北角,突然出现一团巨/大的暗影。

那黑影至少一丈多高,张牙舞抓,十分骇人。

我还以为是闹鬼了,吓得不敢动弹。

黑影从地窖西北角,以极快的速度挪到第一口棺材附近,渐渐缩小。

随即露出真容,原来是一只狐狸。

而诡异的是,这只狐狸居然穿着灰色马褂,头上还戴着一顶瓜皮帽。

这小东/西,可是通了灵的,民间传说里的八大妖仙,其中就有狐仙。

只见小狐狸撑着两条后腿,跟人一样直立行走起来。

摇头晃脑的在原地转了个圈儿,然后伸出爪子,在面前的棺材上敲了敲。

第一口棺材敲完,一颠一颠的走到第二口棺材跟前,又伸出爪子敲了敲。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敲,直到把十七口棺材都敲了一遍。

把所有棺材敲了一遍后,它似乎如释重负,举着两只前爪,伸了个懒腰。

随后身子一猫,刺溜一声,无影无踪了。

地窖恢复死一般的沉寂。

我不敢作声。

今天实在是太离奇了,还没弄明白寿棺的事,又不知从哪冒出一只穿衣狐仙。

到底,还要不要进去?

正犹豫的功夫,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陡然响起。

十七口棺材的棺盖,竟一起颤动了起来。

随着吱呀吱呀的轻响,仿佛棺材里有什么东西,正在用力的往外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