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吧别耽误我改嫁 8.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芝士排骨 主角: 楚元容 司寒衣
112.35万字 1.7万次阅读 93.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05章 完结 2022-09-18 08:11:2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2.35
    累计字数
  • 15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5章
简介

意外穿书,成了被人算计,替嫁给植物人的炮灰女配。 新婚夜,一个乌龙之吻,昏睡多年的王爷竟然醒了! 楚元容成了王府的香饽饽,司家的大恩人。 小姑子们宠着,公公婆婆护着,更有让人闻风丧胆的残暴王爷疼着…… 原书女主眼睛都气红了,到处嚷嚷:“楚元容不能生育!” 没想到,嫁过去不到两个月,楚元容竟然孕吐了! 而抛弃了她的楚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第1章 穿书

半睡半醒间,楚元容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床似乎都在晃动。

耳边不断传来敲锣打鼓,乱哄哄的声音,叫她愈发头疼。

她挣扎着睁开双眼,入眼处便是一片红——

楚元容心头一跳,这不是她家,而是一顶窄小的喜轿中!

下一刻,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席卷而来,在她脑海之中炸开。

她,21世纪中西双料医科圣手,穿到了一本书里跟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楚元容身上。

书中楚元容是个没有脑子的漂亮蠢货,她生母早逝,生父不亲,被继母养成了娇蛮跋扈的性子,很不讨喜。

她原本是男主司阳云的未婚妻,却因为意外,嫁给了司阳云的叔叔司寒衣。

司寒衣是这个朝代第一个异姓王,传闻他样貌丑陋,暴戾恣睢,宛若人间修罗,只听司寒衣之名,便可止小儿夜啼。

兴许是太过凶恶,遭到了报应,司寒衣带兵打仗之时身中剧毒,成了活死人。司家老太君病急乱投医,找人给司寒衣算了八字冲喜,恰巧选中了楚元容同父异母的妹妹楚如心。

楚如心是书中女主,男主司阳云的心尖尖上的人,自然不能嫁给这么一个穷凶极恶的将死之人,于是嫁过来的人,就成了楚元容这个恶毒女配。

今日,正是原主楚元容出嫁的日子。

在成亲后,楚元容仍旧对司阳云不死心,屡次跟女主作对,见证了男女主忠贞不渝的爱情,最后惨死下线。

思及此,楚元容咬了咬牙,强行稳住心神,她四肢无力,显然是被下了药。

她看书的时候,便觉得楚如心跟司阳云是对渣男贱女,一个伪君子,一个白莲花,没想到竟让她亲自体会了一把。

原主嫁给司寒衣,绝对跟这对狗男女脱不开关系!

司寒衣是书里面的早死鬼,正文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好久了,而他的寒王之位,则是被司阳云那个伪君子继承了下来,所以,她是穿到了故事开始之前。

想踩着她爱情事业双收?

呵,做梦!

喜轿摇摇晃晃,渐渐停了下来。

喜婆的声音传来:“请新娘子下轿……”

楚元容被一双手搀扶着下了轿。

司寒衣成了活死人不能拜堂,楚元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扶着与一只公鸡拜了堂,随后被送进了司寒衣的房中。

楚元容在椅子上坐了一个时辰,身上的药效终于逐渐消失,她抬起手臂,将自己的红盖头扯掉,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她抬眸,看向铜镜。

镜中人桃腮杏脸,肌肤如玉,美眸流转,与她原本的模样有九成相似。剩下一成大抵是镜中人瞧着更年轻一些,且留着一头长发,比现代的她多出几分古典美来。

楚元容看了看窗外,不愧是寒王府,守卫森严,巡逻的侍卫没有半点松懈,门口还站着随时待命的丫鬟,她想逃出去,比登天还难。

她摘掉头上的凤冠霞帔,又脱掉身上繁琐的外衫,这才慢悠悠来到床榻边,想瞧瞧这位传说中凶神恶煞的寒王,到底长成何种模样。

在看到床上人的一刹那,楚元容面上露出几分诧异。

司寒衣生的并不丑,反而异常俊朗。因为长期昏迷不醒,他脸色带着异于常人的白,唇色也微微泛着白,他的脸型跟唇形都非常好看,且身材高大硬朗,比现代那些奶油小生不知好了多少倍。

他眉宇间带着几分煞气,尽管昏迷不醒,仍旧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这么个极品男人,死这么早,怪可惜的。

楚元容啧啧两声,突然改变主意了,她想治好司寒衣,让男女主如意算盘落空。

她坐在床榻边,给他把脉,的确如书中所说中毒已深,再拖下去命不久矣。

楚元容看着他的脸,若有所思的想:若是她那套趁手的银针在便好了,用针灸法,可慢慢驱除他身上毒素。

谁料这个念头刚出来,她的手边便冒出来一盒药箱。

楚元容仔细一看,面上露出惊喜,她常用的那套医用设施竟也跟着她一起穿来了!

她有条不紊的打开药箱,将银针拿出来,消毒后,全神贯注的为司寒衣针灸。

一直忙到了半夜,楚元容累的手臂酸疼,收好银针,疲惫的在司寒衣身边睡了过去。

第二日天光大亮,楚元容还未醒来,外面传来敲门声。

她意识朦胧,熊抱住了怀中泛着凉气的物什。

楚元容最怕热了,昨夜睡的迷迷糊糊,热的脱了衣服,却还是没有一丝凉爽气儿,干脆搂住了旁边散发凉气的抱枕,虽说这抱枕硬邦邦的,有些硌得慌,但是胜在带着凉意,让她昨夜睡的很舒服。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这个抱枕有些硬邦邦的,让她有点不舒服。

“王妃,快些醒醒,今日要去老太君那儿请安。”

楚元容将脑袋埋在凉飕飕的抱枕上,很不想起床的抱着蹭了蹭,脑袋里面莫名其妙的想,什么王妃,什么老太君,乱七八糟的。

忽然,她身子猛地一僵——

意识渐渐回笼,猛地睁开双眼。

她身上没穿衣服,怀里抱着哪里是什么冰凉抱枕,而是浑身硬邦邦冰凉凉的司寒衣!

司寒衣这个该死的臭流氓,居然还对着她……!

楚元容姣好的面上染上薄红,气的从床上坐起,拿起一旁的外衣罩在身上,用力一巴掌甩在司寒衣脸上。

混账东西,都快死了,还敢耍流氓!

等等,不对,司寒衣醒了?

她套好衣服,低头去看司寒衣。

他苍白的脸上带着一道红红的巴掌印,双眼紧闭,薄唇紧闭,身体一动不动,跟昨日无异。

显然,是没有醒。

楚元容盯着他,脸蛋红红,表情复杂。

不愧是传说中得人间修罗司寒衣,跟普通人就是不一样。

都躺在床上当了活死人一年多了,还能人衰身不衰……

再看看司寒衣身上凌乱的衣服,只见他领子开的老大,胸肌腹肌裸露在外。司寒衣不能动,很显然,所以昨天夜里,是她先动的手。

楚元容轻咳一声,小脸上闪过几分心虚,连忙帮他将衣服拉好。

给他弄衣服的时候,还不小心碰到了他硬邦邦的腹肌,楚元容顿时间小脸更红了,慌乱的移开目光。

再一想自己昨天夜里对着凉飕飕的人形抱枕干的那些事,简直想原地去世。

真要命,她居然对着一个活死人非礼了一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