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第一剑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千年老龟 主角: 陈峰 秦如月
91.67万字 2.2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1.91
    累计字数
  • 42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12章
简介

叶北玄。 一个以剑道独步天下,被奉为“万古第一剑”的北玄剑帝,独尊虚神界。 凭借着一枚圣道果,他转世重生,来到了偏僻小镇的一个废柴傻子身上,面对强者的欺凌,天才未婚妻的羞辱打压! 盛怒之下,叶北玄重握上古魔剑,饮天才之血,杀穿九天十地!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我以剑入道,弑神斩仙!!!

作品荣誉
第1章 北玄剑帝

宁国,蛮山镇。

陈家。

大院之中,树林荫蔽,一名身穿淡蓝色的华贵衣衫,腰带白玉的少年缓缓走来。

他双眼无神,嘴角流着哈喇子,模样痴呆,见人就傻呵呵的笑。

口水顺着咧开的嘴角滑落,将他胸前的干净衣衫沾湿,散发着一种刺鼻的恶臭。

无论是下人或者族中子弟,都对他离得远远的,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唉,堂堂蛮山镇的绝世武道高手,居然生出了这么一个傻儿子!”

“可悲,真可悲!”

过往的下人莫不摇头,脸带遗憾之色。

少年名为陈峰,是蛮山镇出了名的傻子。

陈家在蛮山镇乃是大族,家财万贯,族内更有武道强者坐镇,强势至极。

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蛮山镇强大的陈家家主,却生了个傻儿子。

今年已经十七岁,智力却连六岁孩童都不如,在蛮山镇引起了不小的笑话,典型的虎父犬子!

“来,弟弟,这个馒头给你吃!”

忽然,一个同样身穿华贵服饰的少年在前方出现,手里拿着一个馒头,脸带玩味笑容。

馒头上面沾着泔水,显然是从臭水沟里打捞上来的,臭气熏天。

“呵呵,二哥你真好!”

陈峰流着哈喇子,眼睛微微放光,傻乎乎的走了过去。

“那是,谁不知道,整个陈家之内,二哥对你,可不是一般的好,你可得对我多感恩戴德的!”

陈峰就要从陈修手中接过那泔水馒头。

不过就在这时,一名十八九岁的娇俏丫鬟陡然从院中冲了出来,将那泔水馒头从陈峰手中拍落,“少爷,这个不能吃,脏!”

陈修脸庞上的五官扭曲起来,掌心抬起,一巴掌扇了过去,将那名丫鬟给狠狠得打趴在了地上。

“一个死丫鬟,也敢来阻我,滚!”

接着,他就捡起那泔水馒头,继续脸露和善的笑容,递到了陈峰身前。

“乖哦弟弟,快吃吧,这馒头可是二哥特意为你准备的!”

陈峰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馒头,摇了摇头。

“不行的,宝儿姐姐说不能吃的东西,那就一定不能吃的,我要听宝儿姐姐的话!”

宝儿是指刚刚的丫鬟,这是陈峰的贴身丫鬟。

“你说不吃就不吃吗?给我吃进去!”

陈修掐着陈峰的嘴,作势就要将这泔水馒头塞进去,眼中满是一种变态性的狰狞凶意。

陈修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虐待陈峰,主要的原因,还是陈峰并非是嫡出的。

之前陈峰的父亲喝醉酒,大发酒性,把府内的一名丫鬟强行给睡了,这才生出了陈峰。

兴许是想到自己滥情生下的儿子,而且还是一个傻子,所以陈峰的父亲始终没有把陈峰真正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

而陈峰自然就成了陈修这些陈家年轻子弟的发泄工具。

就在陈修即将要把泔水馒头塞进陈峰嘴里时,一道冷喝之声,忽然从另一处方向传了过来。

“住手!”

内院之中,另一名身着淡蓝衣裙的少女走了出来,后者身材窈窕,容貌美丽,颇有些清冷气质。

“姐?”

见到这名美丽少女,陈修眼底露出一抹惧意,他们两人,都是大长老的孙子。

“小姐,你快救救少爷吧!”

一旁的宝儿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立即跑了上来,跪在地上磕头祈求。

然而,陈雪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到了陈修身前。

兴许是那一股清冷的威严,让陈修心底有些发怵。

陈修脸上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赶忙解释道:“姐,我刚跟弟弟在开玩笑呢,没欺负他!”

陈雪看了一眼陈修,那张清冷的脸颊逐渐变得变态狰狞起来,冷笑道。

“瞧你那点出息,一个泔水馒头算什么,要玩,就得玩这个!”

陈雪手中忽然出现一条长满着尸斑的蜈蚣!

“嗜血蜈蚣?”

见到这蜈蚣,陈修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了狰狞可怖的笑容。

嗜血蜈蚣乃是一种非常狠毒的折磨人手段,一旦放入耳朵之中,所散发出来的毒性,会让人生不如死,犹如被亿万只蚂蚁同时在身上咬一般。

“会玩,还是你会玩!”

陈修对自己的姐姐另眼相看了。

平日里一副清冷的人间仙子模样,没想到居然也这么玩得开!

“嘿嘿!”

陈修立即兴奋起来,跑上去将陈峰的四肢给按住。

“姐,快来,我把他按住了!”

陈雪立马跑上去,拿着蜈蚣就要放入陈峰的耳朵之中。

“不要,我不要玩,我不要玩!”

陈峰奋力挣扎着,望着那条蜈蚣布满了恐惧之色,不过在陈修强硬的束缚下,任他如何挣扎都没有什么作用。

陈雪脸颊露出狰狞的笑容,将蜈蚣放入他的耳朵之中。

“啊!”当即,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声,响了起来。

陈峰立马在地上打滚起来。

强烈的毒性,迅速得流淌过他的全身筋脉,那犹如亿万只蚂蚁在身上咬。

陈峰脸上的五官几乎扭曲成了一团,拼命的抓着自己的皮肤,即便是把皮肤给抓出血来了,都不停下。

痒!

剧痒难耐!

“少爷,您没事吧,少爷!”

“少爷……”

宝儿也迅速冲了上来,双眼通红,将陈峰抱在了怀中,看着陈峰痛苦折磨的模样,她心里满是无助!

凭什么老天这么不公!

凭什么这些恶人就可以滋润的活在这世上,逍遥法外!

当个傻子还不够吗?

凭什么要这么折磨人!

凭什么!

“好玩,太好玩了,姐,你看见没!”

陈修脸上露出狂喜的笑容,狰狞的眼神盯着陈峰满地打滚挣扎的模样。

陈峰愈发痛苦挣扎,他心底就愈发满足。

“下次多抓几条嗜血蜈蚣!”

陈雪娇躯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这等虐人的滋味,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与满足感!

忽然这时。

蔚蓝的天空之上,一道雷霆陡然贯穿天地,劈落而下。

轰隆。

雷霆将陈峰的身躯尽数笼罩,金光灿灿。

一大股记忆,犹如洪流般,从陈峰的脑海之中席卷了上来。

“我是谁?我是陈峰?”

“不,我不是陈峰,我是北玄剑帝!”

“这里是哪?”

陈峰猛然睁开了双眼,眼睛变得赤红起来。

前一世的他,站在了武道巅峰,在剑道与丹道之上,拥有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

他不仅炼制出了帝品丹药,还开创了九阴灵火与九阳灵火融合的阴阳炼丹大法,在炼丹界被封为丹帝,引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

他更是一名以剑道独步天下的剑帝,以一剑断星空的恐怖实力,建造了星空第一圣地,剑龙圣地。

然而,取得了这些成就他并不满足,他还想更进一步,达到传说之中的神王境,破碎虚空,化凡为神,与天地同辉,日月同寿。

为此,他进入了虚神界十死无生的虚空禁地,经过重重凶险,最终找到了当年虚空大帝留下的虚空法典。

可是他做梦都没想到,当他受了惨烈伤势,带着虚空法典重回剑龙圣地时,却遭到了池瑶仙子与八大武帝的埋伏,在那重伤之下,他自然是不敌,就此陨落!

“池瑶仙子,你好狠的心啊,为了这本虚空法典,不惜联手八大武帝对付我!”

“可是你做梦都没想到吧,在虚空禁地内,我还得到一枚圣道果,并将它吞服了,我没死,我还活着!”

叶北玄嘶哑着喉咙,鼻息间喘着沉重的呼吸,似乎有些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滔天愤怒!

八百年!

对于池瑶,他是掏心掏肺的付出!

当年他天赋异禀,无人能及,哪怕是那些号称天之骄子,上天宠儿的绝世天才,都被他镇压在剑下!

而池瑶仙子,自然也赶不上他的修为速度!

为此,他甚至不惜冒险进入各大死亡禁地内,夺取各种机缘与天材地宝来给她,这些死亡禁地,都是十死无生的生命禁区!

好几次,他都差点丧命在那些死亡禁地内。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池瑶赶上他修为的步伐!

可是到了最后,池瑶居然为了一本虚空法典,背叛自己!

八百年的夫妻感情,如同过往云烟。

他做梦都没想到,池瑶的心中,证道成神的梦想,永远比他还要重要!

想到这里,他就恨不得冲上虚神界宰了那个受尽万人敬仰的仙子。

“池瑶,你想不到吧,圣道果有一个作用,可以借尸还魂,我还活着,我没死!”

“有了这本虚空法典,一百年的时间,不,三十年!”

“我只需要三十年,我就能重回虚神界!”

“池瑶,我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叶北玄眼底露出滔天的恨意!

在读取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之后,陈峰眼中就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天武大陆,蛮山镇,陈家,傻子?”

“看来,我是又回到天武大陆了!”

想他前世,杀得天武大陆所有绝世天才胆寒,却没想到,重活一世,他又回到天武大陆了。

“这是……嗜血蜈蚣?”

当陈峰读取了记忆之后,立即运转功法,周身一震,一条蜈蚣立即顺着他另一边的耳朵被他震了出来。

手握这嗜血蜈蚣,陈峰赶忙掀起了自己的衣衫。

狰狞可怖的伤疤,几乎遍布整具身体。

这些伤疤,全是用鞭子狠狠得抽打出来的,新伤覆盖着旧伤,伤痕累累。

有的甚至还用盐水浇过。

这些伤疤加起来总共都不低于百道了。

饶是他看了,都觉得有些触目惊心。

“好狠毒的心!”

陈峰眼底露出了森然的寒意。

他没想到,这具身体的前生,居然还受到了这么多的虐待。

无情冷漠的父亲。

抑郁早亡的母亲。

“呵,居然活得这么惨?”

陈峰气笑了。

这些伤势,全是陈家的年轻子弟干的,当然,还不缺乏一些老一辈的人折磨!

“姐,蜈蚣跑出来了?”

“快,赶紧把这蜈蚣继续塞回这傻子的耳朵里去,我还没玩够呢!”

陈雪忽然冲了上来,脸颊露出变态的狰狞之色。

这时,陈峰忽然抬起头来,犹如九幽之地传出的冰冷杀机,从其深邃眸子中迸射而出。

空间仿佛凝固起来!

那一眼,竟是震慑得陈雪身躯骤然停下,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陈峰。

她竟是感觉自己被一头洪荒猛兽给盯上。

“想用蜈蚣虐我?”

“就你?”

“也配?”

陈峰看了一眼手中的蜈蚣,眼中露出玩味的笑容。

陈雪咽了咽口水,她心底露出不好的预感,这种布满死气的眼神,是杀过多少人才能拥有的?

唰。

忽然,陈峰活动了一下筋骨,一股诡异玄奥的波动,从他脚下荡漾开来。

下一霎那,他的身躯直接在眼前凭空消失了!

陈雪眼瞳猛得收缩了起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拳就已经狠狠得砸在了她的胸膛之上。

砰。

顷刻间,陈雪一口血喷了出来,眼瞳瞪大,不敢置信。

这是什么样的力气和速度?

这傻子,怎么可能有这实力?

“这蜈蚣送你吧!”

说着,陈峰就将这条还未死去的蜈蚣,钻进了她耳朵里去。

“啊……”

当即,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这次轮到陈雪在地上拼命的打滚,痛苦挣扎。

“姐……”

声音有些颤抖。

“你敢动我姐?”

陈修抬起头,狰狞的看着陈峰。

没有丝毫的犹豫,剑身拔起,朝着陈峰就冲了过来,直接砍向了陈峰。

陈峰身躯灵敏如猴,几招之间,就躲了他的剑招。

“孩子,剑不是这么用的!”

“让本座来教教你,剑该如何用!”

忽然,陈修手中的剑脱手,不知何时,被陈峰抢夺到手。

一道剑光犹如星空极光般,在空中闪烁而过!

下一刻,

一颗人头毫无征兆的落地!

秒杀!

随后,陈峰来到了在地上打滚的陈雪身上,眼神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你杀了我弟?”

陈雪赤红着眼瞳,抬起头,眼中森然杀机弥漫。

“我宰了你!”

“我要你碎尸……”

狠话还没说完,陈峰已经一脚狠狠得扫荡出去。

砰。

一颗脑袋,犹如绣球般,从陈雪身上飞了出去。

头与肉身分离,鲜血喷洒而出。

浓厚的血腥味道,弥漫了整个陈家大院。

“几个蝼蚁杂碎,便宜你们了!”

陈峰吐了一口唾沫,转身便走出了内院。

动静这么大,陈家的许多人都冲了出来。

然而当他们看到现场血淋淋的一幕之后,完全懵了。

陈雪,陈修。

大长老的两个孙子,全被宰了!

人头血淋淋的!

远处陈峰的贴身丫鬟,也完全愣住了!

被雷劈中之后,陈峰好像彻底换了一个人。

战力无敌,出手心狠手辣!

杀人毫不拖泥带水的!

内院之中,大长老听到动静,也跑了出来,然而当他看到地上的两具无头尸体后,身躯猛得一颤。

“修儿,雪儿?”

大长老瞪大了眼瞳,猩红的血丝渐渐的从眼中攀爬了上来,滔天的杀机逐渐溢出。

难以置信。

他的两个孙子都被人杀了!

“是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大长老眼中含泪,嘶哑着喉咙,悲愤厉吼道。

“回大长老,是……是……是陈峰!”一名下人颤抖的道。

“陈峰?那个傻子?”

大长老不敢相信。

那个傻子,他怎么有本事能够杀得了陈修和陈雪?

“大长老,这是真的,很多下人都看见了!”那名下人道。

闻言,大长老脸色微怔。

但旋即,滔天杀机弥漫。

“抓,把陈锋给我抓回来!”

大长老双眼赤红。

血债,

需要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