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少的落跑前妻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今颜 主角: 安然 聂擎宇 聂苍昊
101.67万字 12.7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18章 赖着不走 2022-09-26 09:01: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1.67
    累计字数
  • 15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18章
简介

“离婚吧,她怀孕了!”夫妻欢好后,聂擎宇扔给她一纸离婚协议书。 安然想不明白:他只是出国一趟,把腿治好了,怎么又把脑子给治坏了呢!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你不是他!”她疯狂地撕打他,“骗子,你把他还给我!” “还给你?”他嗜血冷笑。“不可能!不如你把我当成他,反正我们俩很像。” 她转身离去,男人却日日夜夜纠缠不休。 “乖,让老公疼你!”男子强势将她拥入怀中,柔声低语:“老公只疼你!”

第1章 离婚

龙湖庄园别墅,晚上十点钟,书房。

打印机“嚓嚓”响着,离婚协议书慢慢打印了出来。

安然把两份散发着油墨气息的离婚协议书捧在手里,微微有些失神。

坚守了十年的单相思,三年婚姻就消磨得干干净净。现在的她,只想赶紧结束这段荒唐可笑的婚姻。

是的,她的婚姻跟她一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和佣人的问候声,她知道是他回来了。

自从她跟聂擎宇结婚之后,夜不归宿是他的常态。今晚他十点钟就回来,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安然深吸一口气,觉得这样也好。起码今晚就有机会把话讲清楚,再让他签了离婚协议书,两人都能早点解脱。

“太太,你在里面吗?”佣人刘嫂走过来敲了敲门。“先生回来了。”

安然应了一声,拿着离婚协议书就走出了书房。

聂擎宇又喝醉了,英挺健硕的颀长身躯慵懒地倚在沙发里,微眯着狭长的凤眸似乎在打盹。

他的睫毛卷翘浓密,在鼻梁处投下一点儿阴影。挺直的鼻梁,淡色的唇瓣紧抿着,流露出几分桀骜不驯。

此时他领带松开了,刀雕般的完美下颌线令人赞叹,只是弧度有些冷硬。

哪怕他微眯着眸子醉醺醺地半倚在沙发里,周身都有一种令人不可小觑的强大气场。

安然见识过他的铁血手腕。这三年来,他将一个商业财团经营成了一个商业帝国,处事手段狠辣,令对手闻风丧胆。

眼前这个醉酒的男人如猎豹般慵懒,但她知道,转眼间他就能如恶狼般凶残。

只要他愿意,他能轻易扑倒任何对手和目标——包括她!

安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暂且把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旁边的五斗橱上。她走过去,给他倒了一杯蜂蜜水端过来。

结婚三年,她习惯了照顾他。尤其在他醉酒的时候,她都会给他递一杯温度刚刚好的蜂蜜水。

聂擎宇尽管一直阖着眸子,但是水杯递过来的时候,他却能准确无误地接过,然后睁开眼睛。

他眸子黑漆漆的,寒光凛凛,竟然没有丝毫的醉意。

安然就在他旁边坐下来,安静地看着他。

聂擎宇大口大口地喝着蜂蜜水,对温度非常满意。

安然有些失神。她记得从前的他喝水没有这么“豪迈”。记忆中的美少年,仿佛总是仙气飘飘,不食人间烟火……

“又在我的身边走神!”聂擎宇不满地哼了一声。他惩罚性地伸出手臂,粗暴地将她拎进怀里,大手就开始解她的衣扣。

安然终于醒过神,本能地挣扎。“不行……”

“怎么不行,”聂擎宇黑眸闪过一抹寒戾的冷芒,他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你是我的女人!”

安然想说她很快就不是了。但是他毕竟还没有签离婚协议书,现在他的确还是她的老公。

沉默间,他已经在沙发上吻住她,深吻。

婚后三年,聂擎宇几乎没有正儿八经地跟她睡过卧室。他对地点很随意,沙发、浴室、阳台……亲热完了他也不会留宿,好像她仅仅只是他泄欲的工具。

这种生活快要结束了吧!安然心里涌起浓浓的苦涩。

“又走神!”男人语气开始冒火。他突然停下来,眼神阴鸷地盯了她片刻,然后铁臂微收,抱起她迈上楼梯。

安然吓坏了,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吃过他那么多次苦头,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不妙。

“你……你去哪儿!”

已经路过卧室了,但他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聂擎宇邪笑着,在她耳畔轻轻呵气。“害怕了?”

他总是如此恶劣,令她心惊胆颤,惶惶不可终日。

很快他抱着她步上天台,寒意顿时席卷过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安然畏冷,此时浑身不着一丝地晾在天台上,她几乎快要冻死了。

“冷……好冷……我们回去好吗?……不要……不要在这里……好冷……”她冻得牙齿直打颤。

“别怕,很快就能让你暖和起来!”聂擎宇狭长的眸子里噙着阴谋得逞的笑意。

安然快要冻僵了。四面寒风凛冽,唯一能御寒的只有聂擎宇这具精壮滚烫的身躯,她只能紧紧地抱住他,好像救命的浮木一般。

聂擎宇轻笑出声,终于满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然快要晕过去的时候,男人才大发慈悲地抱着她下了天台。

安然好久都没有缓过来,直到她被丢进柔软温暖的大床上。

这是她和聂擎宇的卧室,但他从未在此留宿,甚至就连躺上这张床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然,风停雨歇之后,男人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去外面拿进来一个文件包。他掏出两份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随手丢到了安然的面前。

“她怀孕了,我们离婚吧!”他的语气轻描淡写,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安然怔了怔。

她知道那个“她”是谁,但她没有想到聂擎宇先提出离婚。

这样也好,算得上殊途同归了。

安然唇角绽起了一个略带讥讽的微笑,一双清眸却再次微微失神。

她永远都想不明白:当年他只是出国一趟,好不容易治好了腿疾,怎么又把脑子给治坏了呢!

回国后的他恢复了生龙活虎,却彻底忘记了她。

记忆中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永远停留在他出国前见她的最后一面。她犹记得他那双略带忧伤的深邃眼眸,仿佛盛载了对她几生几世的温情和不舍。

这是她撑过三年无爱婚姻的唯一慰藉——他曾经爱过她吧!

安然黯然拿起签字笔,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正在抽烟的聂擎宇有些意外,问道:“你都不看一眼协议书?”

“不用了,……反正我跟你结婚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财产。”安然垂眸,淡淡地道。

婚后三年,她的收入都在自己的卡里,反正聂擎宇又不稀罕她这点儿工资。

“这栋房子给你了,你可以继续在这儿住着。”聂擎宇简单地跟她说了一下。“我以后可能还会再过来。”

安然吃惊地抬眸,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聂擎宇捏了捏她秀美的下巴,眼底闪过一抹迷醉,邪肆地低语:“就是你听到的,我以后还会再过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