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盛不世 主角: 江游 温柔
50.21万字 0.6万次阅读 1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1章 痛恨报复,不如忘记。 2022-10-06 23:38: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0.35
    累计字数
  • 160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1章
简介

温柔作为H市身价最高富商江游的隐婚妻子,一直以来都不受待见。 别人笑她是个笑话,她笑别人不懂。 只因江游长着一张,和那个男人极为相似的脸。 她受尽歧视屈辱,直到心死,江游才发现,原来这段感情里,他才是那个替身。 一纸离婚协议,她要远走高飞,什么都没留下,包括对他的爱。 再见时,江游红了眼:你还有脸回来? 温柔笑了:您忘了,我最不要脸了。 放你一马,还要回来。 原来仇敌,都是旧爱。 【驯服渣男,先虐后甜】

第1章 你的情深,我未当真。

“费尽心思要跟我订婚,你为的不就是这个?”

深夜,男人在女人身上,白皙的脸上一片冷意,他抽着气笑,“是不是巴不得我这样对你啊?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

温柔一声不吭,任凭他发泄怒意。

她用力睁眼看着自己身上这个男人。

H市最尊贵的黄金单身汉——江游。

准确来说,大众眼里他单身,其实,他们在一周后就要结婚了。

“当初酒后爬我的床,现在装什么白莲花?”

温柔是温家不受宠的私生女,能让她嫁到江家,是她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哪怕江游对她百般羞辱,她都要受着。

他喘了口气,见不得她露出强忍着的表情,“说话啊?装哑巴了?”

温柔闭上眼睛,不去解释。

一个月前酒局结束后,他们发生了关系,在江游眼里,她手段阴险。

他笑了一下,笑起来的时候惊为天人,老天爷给了他优越到了极点的样貌和家世,也给了他同样武器般强大的心脏——冷漠,残酷,不近人情。

如今这样掠夺温柔,就是他对她设计他的报复。

温柔发着颤,抬头对上江游的眼睛,发现他双眸通红,“处心积虑嫁进江家?你这个私生女可真是为了往上爬用尽一切办法啊。”

下巴被捏住,被迫抬头,温柔望着他,失神了。

见她对着自己露出那种隐忍爱慕的表情,江游只感觉到厌恶,他愈发笃定了当初就是温柔给自己设套,“温家也是名门世家,怎么生出你这种不要脸的货色!”

温柔对江游的爱难以明说,只能用徒劳无功的解释,“是你喝多了……我担心你安危,没办法丢下你一个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名声有多烂。”用力冷哼了一声,江游对此气愤得不行,“一个月前床上那滩血你糊弄谁啊!”

语言若是刀子,温柔早已遍体鳞伤。

撑不下去的时候,温柔便强迫自己看着江游的脸,每当江游对着她怒意横生时,那眉目便漂亮得触目惊心。

她喃喃着,好像在说什么。

温柔有个秘密。

她用尽一切忍耐江游的所作所为,只因为江游有一张,和那个男人极为相似的脸。

她才会像飞蛾扑火般疯狂爱上江游。

江游,被你践踏,也是我求仁得仁。

只因这痛苦,像极了他还活着,赏赐我的一般。

视野模糊间,温柔也曾经茫然地看着江游的面孔。

她想,原来世界上可以有两个人长得这么像。

于是她自轻地伸手抱住了压在自己身上的野兽,这个动作令男人身体猝然一僵。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期待的却是他的面容。

温柔笑红了眼,透过江游不知道在看谁。

江游以为温柔是在讨好自己,甩开她,“荡妇!你就那么贪慕虚荣吗?”

温柔笑出眼泪来,“那我要是说我爱的是你呢?”

江游手指倏地攥紧,“你的爱令我恶心。”

万箭穿心不过如此。

温柔瞳孔抖震了一下。他的狠全靠她成全。

江游反过来恶心她,“不过既然你爱我,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会原谅我的对吧,温柔?”说完拍拍她光滑的脸。

温柔颤抖着说,“你没错,是我爱多了。”

江游一脸讽刺地起身,没了兴致继续下去,便去浴室洗澡。

路过卧室的书桌,上面有一本日记。

江游下意识过去翻了一页。

上面写着几行字,字迹不像个女人,反而遒劲有力。

“精通约伯记,

其实你埋没我,

是神的耀眼胜利,

惩罚我大条道理,

受委屈是为了谦卑。”

这是哪首歌的歌词?

江游啧了一声,随后随意盖上了书面,独自一个人去了浴室洗澡。

他出来的时候,温柔好像也去了一趟别的卫生间,将身子洗了。

看着坐在床边重新穿上睡衣的温柔,江游站在床边,眯着眸子点了根烟。

清冷的打火机点烟声短暂迅速掠过,而后烟草被点燃,男人喉结上下动浮动间,烟雾从口入肺,过了肺又被他重新吐出。

短短几秒钟时间,温柔觉得过了一个世纪。

烟雾散尽了,她望着江游,小心翼翼问了一句,“你今天住这里吗?”

江游冷笑,那笑意凛冽得让温柔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将烟头按灭在她身上。

“跟你睡一起我嫌脏。”

江游收拾了一下自己,“我去外面过夜。”

“可是……”温柔喊住他,“我们一个礼拜后领证,领了证就是真的夫妻,难道不该住在一起吗?”

“夫妻?”

江游跟听见笑话似的,他笑起来,眼睛漂亮得像是钻石,发着昂贵冷冽的光泽,“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把你当作妻子吧?”

温柔心口一刺。

“两年,我到时候给你合约。两年之后你给我滚蛋。”江游随便抽了几口烟,顺手又干脆利落掐灭在了一边的烟灰缸里,“别指望我真的会把你当老婆一样宠着。耍了什么手段自己不清楚吗?温小姐。”

温柔也笑,两个人像是在比谁更狠似的。

她的情绪达到了一个点触底反弹。

“这么讨厌我还一直碰我,你也挺贱啊,没尝过鲜吗江少?”

闻言,江游的面庞瞬间变得凶狠,男人上前习惯性捏住了温柔的下巴,“再说一句试试。”

“威胁我?”温柔笑出眼泪来,“你怎么舍得啊。”

“我就这样。”

江游的手被温柔滑下来的眼泪碰到,于是男人将她狠狠甩开,脸上的笑帅得惊人,“是你自己要招惹我的,听清楚了吗?我就这样,受不了就滚蛋。”

温柔听见他带着警告的声音,心里猛地一紧。

这是真的动怒了。

她自然知道他有多强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弄死她如同弄死一只蚂蚁。

江游对旁人还没有残忍至此,却偏偏对她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来伤害。

一个月前那场酒局,阴差阳错,他是因此恨上她了。

温柔还来不及解释什么,江游便摔门而出。

不久楼下传来跑车发动机的声音,轰隆得像他带着发泄的咆哮。

声音远去,温柔从床上坐到了书桌前,发现自己的日记本被人混乱合上了。

她紧张地翻开,里面夹着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温柔这才喘一口气。

照片上男人的眉目相当精致好看,穿着高中校服充满了青春的桀骜意气,眼底带着全世界都尽在他手里的年轻莽撞。

而且……这要是让旁人乍一眼瞧见,定会惊呼一声,这照片上的人和江少好像啊!

温柔看了看照片又放回去,将日记锁进了抽屉。

五年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