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主宰 8.9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异界大陆
作者: 啵啵猪哟 主角: 姬轩然 夜雪
89.15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0章 最后的机会 2022-09-26 19:08: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89.15
    累计字数
  • 15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0章
简介

家族为了巴结郡主,将姬轩然的秘境令牌送了过去,将其母亲绑在烈日下曝晒致死。 废去他的武魂,欲将他炼制成傀儡,榨干最后一丝价值。 地牢中,承吞噬神君传承,得绝世武魂。 这一次,我要无人敢犯我,我要诸天都为之颤抖! 我要这天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埋不了我骨!

第1章 无耻姬家,杀母夺令

残阳如血,姬家广场上鲜血遍地,一个少年手持一柄断刀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他的周围全是姬家的武者,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警惕地看着中间的他。

在他们看来,这个少年就是凶兽,强大到让人恐惧的地步,即便受伤了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

姬轩然一条手臂已经被斩了下来,汗水与鲜血混杂在一起,顺着滚烫的脸颊滑落。

即便周围全都是杀意凛然的武者,他的眼睛始终看着被绑在广场中央那根木桩上的纤瘦身影。

姬轩然本是苍云城最为耀眼的天才,觉醒了三星武魂,姬家也因为他的存在,在短短十年里,从最为弱小的世家,一举攀升到了如今苍云城最为强大的世家。

他为姬家赚取了太多的利益,大量的灵石供他们挥霍,让他们花天酒地,使姬家成为了苍云城最为富有的家族。

没有他,就不会有今天的姬家。

可如今,姬家却对给他们带来荣誉与地位的少年刀戈相向,将他的武魂打碎,断了他的未来。

甚至,将他的母亲,一个体弱多病的凡人,绑在烈日下爆晒,整整一天滴水未进,到了濒死的境地。

烈日炙烤着大地,也燃烧着姬家众人的耐心,可对于姬轩然来说,越热越让他感到内心冰寒。

“这就是你们回报我的方式吗!”

姬轩然挥舞着断刀在广场上怒吼,他太累了,此时的他就是一只刚捕猎结束的狮子,来不及享用自己应得的战果,就被自己的同伴给背叛了。

即便如此,这些姬家的武者也不敢轻易上前,只能同他一起顶着烈日对峙。

他的怒声质问在广场上回荡,让姬家一众高层脸色有些难看。

不过一想到姬家能够攀上了沧海郡郡主,他们也就不在乎这点颜面了。

为首的姬家家主姬寒武,一挥衣袖上前冷漠地说道:“这不是我们的错,你作为姬家的一份子应该清楚,我们的任务就是振兴姬家!”

“呵呵,不是你们的错?那我母亲为何被你们绑在木桩上,太阳底下!”

“她只是个凡人,你们不知道吗!”

姬轩然脸色气得涨红,双眼被血丝侵蚀,与之对视着,皆能感受到他的愤怒,纷纷避开他的视线,不敢看他。

“放肆,谁教你这么和家主说话的!”姬家长老怒声呵斥。

“哼!如此顽劣之徒,其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如今这般遭遇,就是我们给她的教训!”

所有人都避而不答,反倒呵斥起了姬轩然。

“再问你们一遍,为什么要将我的母亲绑在这里!”

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不想解释。

可偏偏有人不在乎颜面,只图打压姬轩然的痛快,姬寒武身后的少年主动站了出来,讥讽地笑道:“为什么?因为我们姬家不需要这种蠢货!”

“你什么意思?”

姬轩然咬着牙,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怒火,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差了,断了一条手臂现在已经失血过多,若不是母亲危在旦夕,自己可能早就坚持不住了。

少年是姬家少主姬文,但是作为少主的他,却一直被姬轩然压一头,长此以往,姬府上下对他这个少主也多有质疑。

每当外人提起姬家,张口就是姬轩然,全然不提他,仿佛姬轩然才是姬家少主一般。

这让他毫无颜面可说,他恨姬轩然,恨不得将他踩在脚下,狠狠的欺压!

“哼!实话告诉你吧,沧海郡郡主想要你的秘境令牌,我父亲他们为了姬家的未来,便打算将令牌送过去。”

“可你这不长眼的母亲却百般阻挠,惹得郡主不快,差点坏了我姬家攀上郡主的机会!”

“你说,我们该不该将她绑在这里!”

这时姬寒武也开口说道:“我儿所言不错,我想你也能理解我们,毕竟我们都是为了姬家。”

“为了姬家,一块秘境令牌而已,你又何必与家族撕破脸皮。”

“呵呵,为了姬家!”

姬轩然扔掉手中的滴血断刀,捂着脸低头大笑,闻者都能听出他的悲伤。

悲伤莫过于心死,此时的他彻底看清了姬家这些人真实面孔!

“我为姬家战斗了近十年,让姬家成为了苍云城最强世家,这还不够吗?”

“你们可知,那秘境令牌是我拼了命得来的,你们竟然为了自己的利益,在不与我沟通的情况下送与他人,还将我母亲绑在这烈日之下整整一天!”

“你们好狠的心!”

现在话都已经讲明白了,姬轩然还是不肯罢休,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姬寒武淡漠地挥手道:“把他抓起来关进地牢,等到明日,将他炼制成傀儡,既然活着不再为姬家,那就去死吧,成为傀儡,为姬家战斗到死无全尸。”

“哈哈哈,活该!”

姬文激动地大笑,指挥着那些武者上前。

看着步步紧逼的姬家武者,姬轩然的视线开始模糊,失血过多不足以支撑着他继续站着,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即便如此,他也始终看着木桩上的母亲,他好恨,恨自己无能,恨自己眼瞎。

恨自己救不了母亲。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们遭受这样的痛苦,明明都这么努力地活着了啊!

母亲明明就在眼前,可他伸出手却始终够不到。

逼近的那些武者害怕他突然暴起反攻,抬腿就是一脚踢在他的脑袋上,其他人也跟着效仿,有人踢头,有人踩他的手。

几十名武者每人一脚,踢得姬轩然口鼻中鲜血横流,踩得手掌血肉模糊,血液将他们鞋底的灰粘在脸上,已经看不清本来的样貌。

“就是这样,用力点,废了他,反正都要被炼制成傀儡了,怎么打都没事!”姬文兴奋地挤了进来,推开众人,脚尖在地上转了转,对着姬轩然腹部踢了下去。

可是此时的姬轩然已经没了动静,这让他有种一脚踢在了棉花上的感觉,十分的不得劲。

“玛德,这就不行了,带下去关在地牢里。”

几名武者抬着姬轩然离开了这里,剩下的则问道:“少主,那他的母亲怎么办?”

“就这么挂着,直到挂死,挂着腐烂。”

说着,姬文仰天长笑甩着袖子大步离开了这里。

姬寒武刚回到书房里,姬文就走了进来。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姬文笑着问道:“父亲,今天上午姬轩然还在为我们姬家争夺矿场,今天下午我们就如此作为,我们该如何对外解释?”

他这番话倒是提醒了姬寒武,虽然为了姬家,手段不光彩也不算什么,但若是让他人知道了真相,会让姬家成为笑柄。

沉吟了一会儿之后,这才说道:“向外告知,就说姬轩然贪图郡主身上秘境令牌,被我们就地正法了。”

姬文笑着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