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仙那些事被曾孙女直播了 7.6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都市修仙
作者: 梦飞飞 主角: 陈南
44万字 0.1万次阅读 4.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06章 喝退 2023-03-31 22:48: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4
    累计字数
  • 12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06章
简介

末法时代,灵气枯竭,陈南成了这世上最后一个修仙者。 他抛却亲情友情、以及人世间的一切,闭关百年,只为成仙,最终却遭仇人争夺造化,渡劫失败。 在仅剩一年的时光里,他重回繁华人世间。 不曾想他还有一位曾孙女活在世上,而且还是一名女主播。 “主播,你家老祖宗会瞬移。” “天呐,主播,你家老祖宗在炼制法器?” “什么,各国首富竟然都来朝拜你曾祖?” …… 一时间,全网震惊。 陈南修仙的那些事被曾孙女直播了,再也藏不住了。

第1章 他是你曾祖

上午十点多钟。

S市派出所。

一个衣衫褴褛、满头苍发的老者坐在铁制的长椅上,盯着来回忙碌的工作人员们。

他叫陈南,一个住在八仙桥洞下的拾荒老者。

由于城市规划,整理市容,城管就把他送到了这里。

其实他是一个不知活了多少岁月的修行者。

他记得自己百年前曾在这片大陆生活过,认识很多人,还娶了老婆,生了孩子。

后来这片大陆发生了战争,让他妻离子散。

为寻老婆孩子,他拼了命的活下去,游走于各大城市,结交各路好汉,最终还是没有妻子半点音讯。

愤恨老天捉弄的他意外窥探了长生之道,决定逆天而行,这才抛弃一切世俗,孤身一人入深山,选择闭关修仙。

只可惜他闭关百年,最后在泰山之巅渡劫时,竟然被当年的仇家破坏,夺去了他的造化。

渡劫失败!

所幸他没有在三九天劫中身死道消,作为代价,他一身大乘巅峰修为退到了金丹期,整个人也苍老了很多,仅剩一年的寿命。

陈南很不甘心,万万没想到在他渡劫的紧要关头,当年没有除掉的仇人竟然也活着,还修成了大挪移术。

“哈哈哈,陈南,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当年杀子之仇,只要我徐清风还活着,你这辈子就休想得道成仙!”

“一年后,在你最虚弱的时候,我徐清风定会取你性命!”

面对徐清风的挑衅,陈南面无表情,眸光凌厉,双手背负身后,站在泰山之巅良久,最后不过是仰天一声不屑冷哼。

“一年时间足够了!当你来杀我之时,便是我斩清风,修成仙之日!”

于是,他从泰山深处走出,在仅剩一年寿命的时光里,选择了红尘历练。

在八仙桥洞下捡垃圾也不过近两个月的时间。

直到今天,民警告诉他这世上还有他的亲人,陈南黯淡的眼眸中露出一抹清明,平静百年的情绪终于有了些许波澜。

在那个动荡年代,妻离子散,一直是陈南心中的结。

没想到百年之后,竟然还有他的后人活在世上。

虽说物是人非,但足以让陈南慰藉。

就在这时,民警带着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女人来到陈南面前。

“陈湘女士,根据我们调查的相关资料显示,这位叫陈南的老先生是你的家人。”

陈南抬眼看向陈湘,双目瞳孔微微一缩,古井不波的老脸上终于露出了激动欣喜的神情,再也坐不住了,赶忙站起。

“像,真的太像了。”

陈湘皱着眉头,打量了下陈南,转眼对着旁边的民警说道。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打小就没了家人,是在福利院长大的,现在你告诉我,这位老先生是我的家人,你们不会是搞错了吧?”

不等民警开口说话,陈南已经激动的围着陈湘转悠着打量。

“没错没错,孩子,你很像你的曾祖母,一百年前,我和你曾祖母走散了,一直没有找到她,没想到一百年后,我还能见到我的后人,哈哈哈,好啊。”

“什么?一百年前?这位老先生一百多岁了?”陈湘一脸的难以置信,看向旁边的民警。

民警苦笑一声,之前他们询问陈南时,也和陈湘现在的表情一样。

“是的,这位老先生已经一百三十岁了,哦对了,这张照片是老先生给我们的,他说是当年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

陈湘接过照片,照片是黑白色,很复古,也很旧,一些地方已经泛黄。

勉强能看清照片上的一家三口。

年轻时候的陈南很帅,当然陈南旁边的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更让陈湘惊讶的小嘴大张,都快能塞下一颗鸡蛋了。

“孩子,你看看你是不是很像你的曾祖母。”陈南凑到近前,满目柔和的看着照片上的女人。

“假的吧。”陈湘觉得不可思议,但光看这照片也判断不出什么,不过她忽然想起福利院的院长爷爷曾给过她一个很古老的箱子。

那古老箱子里是有关她身世的一些老物件。

陈湘看了眼陈南,又看了眼民警,说道:“这样吧,我先带这位老先生回家。”

“孩子,我是你曾祖,别老先生老先生的叫,怪生份。”陈南很欢喜,自己终于不是孤身一人了。

陈湘尴尬的看了眼陈南,左看右看,眼前这老人都不像是一百三十岁的样子。

虽然衣衫褴褛,邋遢了些,但看上去也就六十多岁。

在没确定陈南身份之前,她可不想随便乱叫,“老先生,我们走吧。”

“我说了,别老先生老先生的叫,我是你曾祖。”

……

很快,陈湘就把陈南带回家中。

“你这什么破车,太挤了,还不如以前我和辫子皇帝一起做的福特汽车。”陈南一下车,活动着腿脚,皱眉道。

陈湘嘴角抽搐了下,这老先生净会说胡话。

不过他年纪大了,难免会糊涂,陈湘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这车可是我省吃俭用,花了四万多才买下来。”

“四万多大洋?”陈南问道。

“不,是现在的货币。”

“那是多少大洋?”陈南继续问道。

“这……”奈何自己文化不高,陈湘被问住了。

陈南背着双手,悠悠说道:“想当年,辫子皇帝四千大洋买来一台福特汽车送给我,我愣是没收,现在想想,我应该收下,留给你多好啊。”

陈湘眼角一阵抽搐,这老先生越说越不着边了,她曾在博物馆见过辫子皇帝的汽车。

敢情那是她的汽车啊,说出去谁会信啊,恐怕还被人骂一句神经病。

算了,谁让陈南年纪大呢,就让他吹去吧。

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出院长爷爷给她的箱子。

“老先生,这就是我家,你随便坐。”

一回到家,陈湘就进了卧室,翻箱倒柜,终于把那古老的箱子翻了出来。

她翻看箱子里的老物件的同时,还要时不时的和陈南聊上几句,真的把她忙坏了。

“乖孙女,你家这是几楼啊。”陈南四下打量,连连摇头,走到窗户旁,往下望去。

“三楼。”

“三楼啊,那不高,我这腿脚不方便,走楼梯太麻烦,要是能把这窗户改成门,那就方便了。”陈南似是有着什么目的。

正在翻看老物件的陈湘完全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此时的她翻到了一张和陈南手里一模一样的老旧照片。

对比两张一模一样的照片,陈湘双目瞳孔急骤收缩,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除了这张照片之外,箱子里还有很多有关陈南一家三口的东西,还有一封泛黄的家书。

这封家书没有邮票,显然没有寄出,署名是陈凡(陈湘爷爷)。

是写给失散多年的老父亲的家书!

信中除了家长里短,还记录了陈湘父亲的成长过程,以及一张陈凡一家三口的合影照。

除此之外,还有一封崭新的信件,只不过这信件上留了白,什么都没写,署名也只有一个“陈”字,至于名是谁,不得而知。

看完这些,陈湘相信了。

今天发生的这一切真的太匪夷所思!

许久,陈湘才从卧室出来,看着窗户旁年迈的陈南,想起自己这么多年孤单一人在福利院长大,每每都羡慕那些有家人的孩子。

如今她也有家人了!

她眼眶泛红,鼻子发酸。

扑通一声跪下,隐忍在心中的万般委屈难过倾泻而出,泪如雨下。

“老先生,不,曾祖!您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