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大结局(完)

书名:
嫁给霍先生
作者:
南姜南
本章字数:
2467
更新时间:
2024-02-23 17:06:5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震惊,前夫带三胞胎空降抢婚现场

两年婚姻,一朝难产,夏宁夕躺在血泊中,却忘了今天是他和别人的婚礼。 霍南萧说:“孩子留下,我们离婚。” 他要的,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刚出世的婴儿竟要认别的女人做母亲! 夏宁夕如愿死在手术台上,不料肚子里还有两个未出世的宝宝! 再次相遇,他如获珍宝,可她已为人妻,还生了两个孩子,霍南萧发疯闯入她的婚礼现场…… “霍南萧,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一次我只要你的命。” 夏宁夕亲手毁掉他的挚爱,却不知,那年她过世的噩耗传出,霍南萧一夜封了心,他红着双眼守了一千多个日夜,痛不欲生,只为再见她一面……
连载中,累计205万字 | 最近更新:第908章 你死了这条心

第1章 我的孩子,她做母亲

书名:
震惊,前夫带三胞胎空降抢婚现场
作者:
水清清
本章字数:
1846

打给霍南萧的最后一个电话没有接通。

十月怀胎,她不信霍南萧那么绝情!

夏宁夕惨白的唇角抿出一股血迹,手指紧扣着产房的病床,她的视线已经模糊,她听到门外有人在提醒医生,一定要保住孩子,她才恍惚想起来,今天,是这孩子父亲和别人的婚礼。

他要的,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甚至已经为这孩子取好了名字,找好新的母亲,取代她的位置。

多可笑啊!

夏宁夕强忍着泪水,强忍着撕裂的痛死死地抱着怀中的孩子。

忽然,产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几个人冲了进来。

夏宁夕唇齿发白,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颤抖着双手死死护着怀中的婴儿,眼中满是血红。

夏洛洛尖声说道:“夏宁夕,把孩子交出来,这都是你欠我姐姐的,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霍少一定会要了你的命。”

夏宁夕十分倔强:“我没害她!”

夏洛洛冷笑:“已经不重要了,霍少认定了是你,那就是你,你把孩子交出来,有了这个孩子,我姐姐就能当上霍家的大少奶奶,整个夏家都能光宗耀祖,至于你这个害得我姐姐变成植物人的毒妇,就在监狱里过后半辈子吧!”

“我没有害她!”夏宁夕声嘶力竭地吼道。

她没有做过那种事,霍南萧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为什么!

她是被冤枉的,她不会把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孩子交给别人,更不会让他认别的女人做母亲!

夏宁夕发狂地拨打着霍南萧的电话,一遍又一遍,仍是无法接通,直到最后对方关了机。

夏洛洛哈哈大笑:“事到如今,你还以为霍少会理你?你只是供我姐姐上位的器皿,孩子生出来了,你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霍少宁愿跟你离婚娶一个植物人都不愿意要你,夏宁夕,你还认为他爱你吗?”

冷漠的话,一字一句,剜在夏宁夕的心口,她脆弱的心一点点被撕开了,她没想到霍南萧会这么绝情,更没想到这两年的婚姻,竟是为了那个女人做嫁衣!

这一瞬,恐惧爬满她的全身,剧烈的痛从小腹蔓延开,几乎将她整个人吞噬,她痛得撕心裂肺,已经分不清是伤口疼还是心,鲜血,将地面染红,夏宁夕的呼吸声越来越弱。

护士急得大叫:“不好了,产妇大出血!”

夏洛洛无情地看着倒下地上的夏宁夕,毫不客气地命令:“还不把孩子带走,耽误了霍少的事,有你们好看的!”

下一秒,夏宁夕怀中的婴儿被暴力抢走。

没有人去管夏宁夕的死活,哪怕她此时已经倒在地上陷入昏迷。

医院一连下了好几张病危通知书,但,没有一个人愿意签字!

所有人都知道夏晚晚是霍南萧的挚爱,而夏宁夕的这个孩子则是夏晚晚扶摇直上的一枚棋子。

他们不在乎夏宁夕的安危,因为霍南萧也不在意,像夏宁夕这样的一个人,死了比活着更省心。

直到医院宣布死亡的消息后,夏洛洛才抱着孩子离开。

走道上明晃晃的灯光将地上的血迹衬得异常鲜红。

空荡荡的只留下沾满血迹的病危通知书,孤零零的掉落在地上,晕开的血,花了夏宁夕的名字。

在所有人离开之后,抢救室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医生!不好了!”

“夏小姐的肚子里还有两个宝宝……”

……

四年后。

夏家。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木讷地坐在房间里,眉宇清冷,一双深邃的眼瞳透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若仔细看还能发现他白皙干净的侧脸上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夏洛洛推门而入,一袭红色的高定礼裙衬得她十分高贵。

“霍渊,今日的客人都已经到齐,换好你的衣服跟我出去。”

霍渊冷冷的置气:“我不去。”

夏洛洛走到霍渊跟前,居高临下地命令:“把你的礼服穿上!”

“我不!”

霍渊扬着肿得老高的脸,全身都在抗拒。

夏洛洛脸上浮现出少许怒意,盯着霍渊眼前的积木城堡,哗的一声,直接将所有推翻。

霍渊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眼泪瞬间溢满眼眶,他委屈地抹着眼角,用着早就哭得嘶哑的声音吼道:“这是我花了一整夜才弄好的,小姨为什么要推翻它!”

这一声“小姨”把夏洛洛叫得浑身不自在,她能有今天是沾了这孩子的光,想到此,夏洛洛对霍渊就生不起一丝喜欢。

她面无表情地命令着:“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下楼。”

“我讨厌你。”

霍渊两眼通红,抓起地上的礼服狠狠砸在夏洛洛身上。

夏洛洛握住他的手腕:“霍渊,你给我听清楚了,如果不是有我在,你早就被扔到福利院成个没人要的野孩子,我不管你有什么委屈,都给我憋到宴会结束所有客人离场,否则我现在就把你扔到福利院去!”

夏洛洛撂下狠话。

这是四年来霍南萧第一次为霍渊举办这么隆重的生日宴,也是夏洛洛第一次有机会站在霍南萧的身边。

她,绝对不会让这个孩子毁了她的前程!

“既然你不想下楼,就永远也不要下去!”

夏洛洛走出卧室,把门从外反锁。

孤零零的霍渊被关在漆黑的屋子里,之前被关在柴房里跟老鼠作伴已经让他有了心理阴影,他最害怕自己一个人,更害怕黑暗,他哭着拍打房门。

“小姨,我错了,放我出去。”

“呜呜……我不要一个人,求求你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