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你祖宗十九代 9.7
作者: 莫一一 主角: 唐小糖 温平生
20.25万字 0.1万次阅读 37.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六十四章 尾声 2022-05-09 10:38:5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1.8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4章
简介

发现男友出轨怎么办?唐·福尔摩斯·小糖善良地给小三那蒙在鼓里的未婚夫发去证据,而后洒脱走人,深藏功与名。 事情本该如此,然而出现了一点小小的偏差。 于是,一个月后,唐小糖带着新任男友一脸认真地看着表姐道:“我觉得有些错过,是为了在最好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表姐一脸一言难尽:“所以,这就是三年前你们互相放了对方鸽子的理由?” 养生系少女博士与少女心儒雅研究员的小甜饼。 无论是千古之谜还是未解悬案,都要一查到底。

第一章 负分滚出

唐小糖到达目的地天街广场的时候,一脸精致妆容,红唇媚眼的吴梦雪已经在等她了,见她下车立刻笑着迎了过来。

相对于吴梦雪的热情,唐小糖则显得有些不知道如何回应。她会和吴梦雪认识,完全是因为男友陆学成的缘故。

她是陆学成之前做一个项目时合作的宣传片模特。那个项目模特人选的竞争很是激烈的,但最终这份美差却落到没什么名气的吴梦雪头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位吴小姐是个有背景强大的。

负责跟进这个项目的陆学成自然也看到了和吴梦雪交好能够带来的利益,他有心和吴梦雪搞搞关系,但身为男人多有不便,于是他便聪明地打出了唐小糖这张“太太牌”。

唐小糖本人很不喜欢这种说法,她性格有些孤僻,并不擅长也不喜欢与人交流,受不了陆学成再三请求,才答应他去作陪一次。本以为对方肯定不会喜欢和自己这样无趣的人做朋友,然而世事就是这样,这位吴小姐偏偏就很喜欢她,说是一见如故也不为过,有事没事总爱叫她一起,令她很是困扰。

她也和陆学成提过两次,可惜凭借着与吴梦雪的关系,成功尝到了甜头的陆学成并没有将她的困扰放在心上,只是给了她一些自认为的“补偿”。

如今,他成功从吴家得到了两单大手笔的投资,毕业不到两年便成功做到项目总监,更是将吴梦雪奉为座上宾,只担心招待不周。丝毫不担心她这个女朋友是否会受委屈,当然她确实不是会让自己受委屈的性格,虽然她长了一张看起来很容易被欺负的脸。

对于陆学成这样的行为,唐小糖并没有多说什么,看起来也似乎并不生气,她只是默默打开自己心里的小本本,将陆学成的分数一扣再扣。

如今陆学成在她心中的分数已经只剩下可怜巴巴的65分。

“小糖,你觉得这件怎么样?”换了一身小黑裙的吴梦雪从试衣间走出来征询唐小糖的意见。

对衣服的要求只有“舒服”二字,日常一身棉布连衣裙,平底白球鞋的唐小糖眨了眨那双格外无辜的眼睛道:“你身材好,穿哪件都挺好看的。”

拿起之前穿的那件放在面前比划一阵,吴梦雪调头对她微微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明知道小糖你是故意夸我,但我也会觉得跟真的一样。”

唐小糖没有说话,只回了个极浅的笑,看起来乖巧又单纯。于是吴梦雪笑着伸出涂着酒红色指甲油的手捏了捏她肉肉的小脸。

其实唐小糖一直不懂吴梦雪为什么喜欢叫她作陪,明明两人性格完全不一样,一开始她也想过吴梦雪是不是客套,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并不是如此,吴梦雪好像是真的很喜欢她这个朋友。

或许是因为自己实在没什么存在感,和自己在一起完全不用担心被抢去了风头?又或许是因为自己素来话少,是个天生适合当倾听者的人?

只是她性格实在太过热情,动不动就勾肩搭背,搂搂抱抱,以此来表示两人关系亲密,可唐小糖对与人肢体接触却有些抵触,每次都在忍耐。

一个上午很快过去,从商场出来,陆学成早已等在停车场,说是来接她这个女朋友,却在吴梦雪喜欢的餐厅订好了座。

吴梦雪倒也不推辞,径自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唐小糖微微一愣,见陆学成没有反应,眸光微微一闪,垂眸坐到了后排。目光不着痕迹地从坐在副驾驶的吴梦雪身上扫过,唐小糖隐在阴影中的脸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却在心中的小本本上麻利地写上-3。

不多时,餐厅到了,唐小糖漠然看着陆学成殷勤地替吴梦雪拉开车门,及到进了餐厅更是主动替她拉开椅子,接过手袋,一串动作做得体贴入微,倒是比对她这个女朋友还要周到几分。

唐小糖默默垂了眼,假装是在看菜单,心里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脑海中很多零散的记忆一闪而过,初见时解救她于尴尬之中微带腼腆的陆学成,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谈意气风发演讲的陆学成,面试成功西装革履春风得意的陆学成……记忆还是很美好的,只是保质期太短,一转眼就都已是过去了。

嘴角微微向下撇了撇,是失望却又了然的味道。社会还真是一只大染缸,在这个没有钱寸步难行的世道里,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气只能是笑话。初遇时那个笑容干净温暖的白衣少年到底是彻底变成了一个让她陌生的人。

唐小糖心里不舒服,一顿佳肴也吃得味同嚼蜡。席间陆学成和吴梦雪交谈甚欢,说得却多是她陌生的词句,她本就是沉默寡言的个性,如此更是一句话也说不上,好在他们也不需要她去迎合,因此她倒也还算自在,只是觉得有些闷。

表姐简彤的电话在这时候打进来,唐小糖口中说这“不好意思”,但脚步的轻快出卖了她的心情。接着接电话,她干脆走出了餐厅去透透气。

简彤也没什么事,只是问她今天怎么没在图书馆。简彤今天回学校拍毕业照,拍完了就想着去图书馆找她一起吃个午饭,没想到她竟不在。

“被吴梦雪叫出来当陪客了。”唐小糖语调没什么变化。

简彤却炸了毛:“那个女人有完没完啊,怎么总缠着你。别说我没提醒你,我看着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可得看好你家陆学成。”

“嗯,好,我知道。”唐小糖一一应了,待得电话那头变为挂断的嘟嘟声,这才慢吞吞合上手机。只是,挂了电话仍不想进去。

深吸一口气,唐小糖漫无目的地打量四周,却不防这一看,便看见了那样不堪的一幕。

洁白的餐桌布下露出一截熟悉的裤腿,那是她年初她给陆学成买的生日礼物,而此刻一只光洁匀称的小腿正轻轻靠在上面,男人和女人的脚踝交错在一起,相互摩挲挑逗着。

两人自以为藏在台面下无人可见,却忘了桌子一侧挨着透明度甚好的玻璃墙,在外面看去根本是一览无余。

唐小糖突然就觉得胃一抽,面对尸体都面不改色的她却在这一刻感到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恶心感,恶性地她几乎要将刚刚吃进去的食物都吐出来。

果然活人要比死人恶心多了,什么龌蹉事都做得出来。她自虐般地没有移开眼,直直看了好一阵,心里忽然闪出个念头,当初潘金莲和西门庆似乎也是这样勾搭到一起去的。所以,如果她装傻的话,是不是会变成下一个武大郎?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会由自己的师弟师妹们来解剖她的尸体。

也知道自己想多了,唐小糖自嘲地勾了下嘴角。看见这一幕,虽然一开始冲击比较大,但其实并不意外,或许早有预感,只是世事皆如此,未亲见时总不愿相信,但到底充分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记得第一次和母亲说起陆学成的时候,母亲便下断言说此人只怕不能从一而终和她走到最后。她当然知道母亲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素来看人精准,只是仍存了一丝侥幸,却到底有了最差的心理准备。所以事情真的发生时,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可以这么平静。

心里的小本本翻开到陆学成那一页,上面的分数赫然已经成了负分,打着血红色的叉叉。唐小糖眼瞳黑沉,长长的睫毛缓缓闪动了两下,她想她可能还是更适合研究死人,活人实在是太麻烦了。

拨了拨额前碎发,唐小糖将目光从那两条勾勾搭搭的腿上移开,目光冰冷地低声自语了一句:“得做点什么才行啊。”说完,她将电话揣进兜里,一脸平静地返回餐厅,仿佛刚才什么也没看见。

“谁的电话?怎么出去这么久?”见她出去这么久才进来,陆学成起身握住她的手,将她让进座位,关切地问。人前人后,他一直表现地非常体贴,当然此刻的关心或许是出于愧疚心,不过具体怎样,她已经不在乎了。

不动声色地抽出手,唐小糖摇摇头:“不好意思,有点事情,教授让我回学校一趟。”

虽然她也觉得向电视上样的那样,冲进来端起桌上的咖啡泼陆学成一脸,然后痛骂这对狗男女会比较爽,但,这未免太过戏剧,而且很麻烦。没发生这事之前便就只剩下62分的陆学成,实在无法成为她这么做的动力。

“很急吗?要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吗?”作为男友,于情于理都该这样问一问,但连唐小糖都听出来他的言不由衷和敷衍。

这顿饭从来就不是为她这个女友准备的,而是为了讨吴梦雪欢心。为了利益,他可是将自己都舍得搭进去,又怎么会做将正主丢下,半途离席这样的事情呢。

唐小糖心中冷笑。身为男友,陆学成竟然连她已经毕业了都不知道,对她那句漏洞百出的借口丝毫没有起疑。

“不用了,你们继续吃,我自己叫车回去就好。”

能明显感受到陆学成听见她这样的回答后松了一口气,唐小糖低下头,慢慢转着手指上的情侣对戒,只觉得这廉价的小玩意儿着实难看。当时会觉得好看,完全是因为感情蒙蔽了理智吧。

“也好,那你自己路上小心,到了给我发个信息。”

唐小糖依旧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

“我说小糖,你别总这么懂事了,学成又不是外人,你干嘛总想着别给他添麻烦。学成你也是,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小糖说什么你就信。每个女孩子都希望男朋友能多陪陪自己的,对吧?”

微带了些诧异地抬头看过去,只见吴梦雪那双平日里明艳骄傲的眸子此刻看来竟染上了几分挑衅的意味。只望了一眼,她又重新垂下眼眸,声音不咸不淡道:“我性格比较孤僻,一个人也不觉得有什么。”

这话换个直白点的说法就是:不好意思,对我来说陆学成没那么重要。

陆学成脸色不太好,但随即他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唐小糖生气了,所以才会说这种赌气的话。

“要不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他口中这样说着,眼神却望向吴梦雪。

吴梦雪精致的眉眼轻挑了一些,掩唇微笑:“吃饭哪有小糖重要,这也吃的差不多了,一起走吧。”

唐小糖看了看外面的日头,觉得也没必要委屈了自己,便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吴梦雪见她这般也不再说话,战斗总要棋逢对手才有意思,对方若不肯应战,一个人唱独角戏实在是索然无味。

出了餐厅门,吴梦雪如来时一样自顾自上了副驾驶,同样的行为,但落在唐小糖眼里,心情却与来时完全不一样了。小本本上属于陆学成的那页纸已是挫骨扬灰了,她如今心中是半点波动都无。

在学校门口下了车,唐小糖轻声和陆学成以及副驾驶上的吴梦雪道了别,一个人进了小区。

明明是很正常的举止,陆学成听见她说“再见”时心却突然跳了一下。

“我们走吧。”看着唐小糖的背影,吴梦雪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红唇轻启,带了几分撩拨。

陆学成嗯了一声,却没有发动,不知为何,看见唐小糖纤瘦单薄的背影却背着一个巨大的包一点点走远,他心中莫名泛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慌之感。

察觉到了他的失态,吴梦雪奇道:“怎么了?”

“没,没事,我们走吧。”他努力将这股莫名的情绪压下去,调头载着吴梦雪往自己家开。但心情到底是乱了,一路上他看似平静,但心中却转过了千头万绪。

与他而言,吴梦雪也好,其他人也罢,不过都是逢场作戏,图得也不过是一时新鲜,他可从来没有动过抛弃唐小糖和她们在一起的念头。他在外面如此打拼,为得也是日后能给唐小糖一个更幸福的生活。

想一想两人也交往了些日子,等手头这个项目结束,自己也该上门拜访一下小糖的父母,将两人的婚事定下来了。

唐小糖不紧不慢地往学校走,路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随手将手里的戒指扔了进去。然后拨了两个电话,第二个电话拨给简彤,约她晚上在学校门口的那家咖啡厅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