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财阀前夫日夜纠缠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罗非鱼 主角: 陆恩熙 司薄年
124.77万字 1.0万次阅读 2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62章 初雪 2022-12-09 23:07:1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4.77
    累计字数
  • 23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62章
简介

离婚三年,司薄年才发现,当初他枕边躺着的,原来是一朵危险的黑玫瑰。 陆恩熙也不理解,为什么离婚后这个男人反而更强势了? 曾经,司薄年毁掉她事业、名誉,逼迫她净身出户,下手之狠让她想起便咬牙切齿。 现在…… “抱歉,司先生,您的案子我接不了。” “不接可以,违约金两千万。” “你这是敲诈。” “赔不起?也可以换成你,咱们复婚。” “人生蠢一次就够了,我怎么会再蠢第二次?”

第1章 重逢前夫

“那不是陆恩熙吗?司少丢掉的破鞋,还有脸回来?”

“当年为了嫁给司薄年,跟个舔狗一样,天天打听他的动向,后来怎么着?还不是被人玩腻了,一脚踢开?”

“她爸挪用司薄年很多钱,还冒充司少的名义贷款几十个亿,现在全家躲在美国当老赖!”

“我听向太说,陆恩熙净身出户,一分钱没拿到,连司家给她买的衣服首饰都要走了,可见对她厌恶到极点。”

“呵呵呵,司少下手也挺狠的,免费睡了三年。”

“哈哈哈哈!活该!”

陆恩熙捧着咖啡坐在落地窗前,阳光迸射进她眼睛里,酸涩又刺痛。

六年前,那场轰动整个上流社会的豪门婚礼,她是无数人追捧羡慕的女主角,仅仅维持三年的豪门婚姻,她忍受着司家上下的嘲笑,司薄年的冷暴力,堂堂陆氏千金,活成了住家保姆。

三年前的雨夜,她稀里糊涂从陌生男人的床上醒来,次日拿到司薄年的离婚通知。短短一周内,她律师执照被无故吊销,父亲的公司卷入“诈骗门”,大哥多方奔走未果,反而收到法院的“限制最高消费”禁令。

股民们发疯似的追债,砸烂玻璃破门而入,母亲当场心脏病发,虽侥幸捡回一条命,却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走投无路之下,父亲选择举家赴美,陌生国度的求生之路,父亲卷起袖子当洗车工,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哥和大嫂屡次被辞退,最后只能在快餐店当服务员。

她一边照顾精神恍惚的母亲,一边攻读学历考取律师执照,无数个黑夜,她疲惫地想:要不就从楼顶跳下去吧,既然活着这么累……

终于,两个月前她拿到执照,几经周转回国。

原以为三年时间足以冲淡过往,没想到见证过她和司薄年婚姻的人,还在拿她当茶余饭后的笑料。

很想回头吵一架,但人走茶凉的现实社会,她何必多费口舌?

时隔三年,无名指上戒指的压痕早已不存在,可司薄年带给她的屈辱,一点也没减少。

陆恩熙缓缓吐了一口气,疼痛之余,更多的是愤怒和懊悔,陆家的衰落,都是因她而起,若她没有爱上司薄年,就不会有后来种种。

司薄年,呵,他根本不是人!

手机铃声突兀的打断思绪,“学长?”

“恩熙!你在哪儿呢?律所来大生意啦!”

天衡律师事务所创办人之一,陆恩熙法学博士时候的学长张宇恒,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就差隔着电话把她拽出去。

陆恩熙整理一下呼吸,“就在楼下咖啡馆。”

“你赶紧上来!金主等着呢,稍微补个妆,搞漂亮点啊!”

他们律所在洛城没什么名气,手里的案子多数都是民事诉讼,周期长、过程繁琐、律师费却很低。

对于张宇恒的大生意,陆恩熙持怀疑态度。

“我是律师,不是前台小姐。”

张宇恒傻乐,“嘿,一会儿看到雇主可别后悔。”

简单整理妆容,陆恩熙回到二十三楼。

男人背对她,裁剪得宜的黑色手工西装,勾勒出别样的清贵疏离,单是后背,就足以看出不凡的身价。

陆恩熙上前两步,“你好,我是陆恩熙。”

男人缓缓起身,右手从裤袋里掏出,抚上了领带,慵懒的正了正,“久仰,陆律师。”

低沉凉薄的一句话,犹如惊雷劈面而下!

陆恩熙瞬间白了脸,横在两人之间的手,有千钧重,尴尬的杵着,不知该收,还是放回。

眼前颠倒众生的男人,竟然是他!

司薄年,KM集团CEO。

那个几次三番将她打入深渊,冷眼看着她被嘲笑、不惜毁掉她的名誉,让她净身出户的……她的前夫。

同床三年,她拥抱着一条冷血毒蛇,在她最难的时候反咬一口!她爱他到连尊严都不要了,只换回一句“陆恩熙,你怎么这么贱?”

一个千多个日子,就连她吃不饱饭胃疼到失眠时,都不舍得恨他,很久很久之后,她才明白,有些人的心,捂不热,永远也捂不热的。

陆恩熙卷了卷手指,一股热流凝聚在额际,好半天她才挤出一句话,“司先生,好久……不见!”

司薄年修长的手,握住了那小小的纤指,清冷的表情看不出讥笑还是不屑,“呵!”

眼神里的嘲弄,像看在垃圾桶里爬出来的臭虫。

五根指头被他包在掌心,似要捏碎,陆恩熙手掌一痛,作势要抽回,“司先生,请坐!”

司薄年依然强势的站着,身躯带着与生俱来的寒意,保持握手的姿势,只一双眸子,深深看她,欲看尽她眼底的情绪。

张宇恒搓搓手,热络的打圆场,“呵呵呵,司先生,这位就是我给您说过的陆恩熙律师,她虽然从业时间短,但非常擅长专利纠纷……”

没耐性听他赘述,司薄年凉凉打断,锋利的目光定格陆恩熙,“她的本事,我自然知道。”

从业时间短?看来这女人隐瞒了自己的过去。

陆恩熙受不住疼痛,用力缩回手,“司先生,您的案子我接不了,如你所见,我是新人,经验不足,交给张律师胜算更大。”

她在拒绝?还是以如此拙劣的借口?当年撒谎不眨眼的女骗子,怎么技术反而倒退了?

司薄年唇角轻牵,“是吗?那么资历尚浅的陆律师至少应该知道,违约是什么意思。”

他抽出一份崭新的文件,右下角赫然盖着律所的钢戳,还有他遒劲有力的签名。

陆恩熙木然看向了张宇恒,一字一顿问,“怎么回事?”

张宇恒憨笑着挠头,“恩熙,司先生的案子很好打,我替你接了。”

司薄年冷眸略过她的眉眼,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女人,似乎变了,褪去了当年司家少奶奶的青涩单纯,得体的职业套裙下,是全新的职场丽人。

唯一不变的是,她依然固执高傲,薄情冷淡。

“违约金是两千万,你不接也可以,今天……”他抬手看了眼腕表,“三点之前,违约金打到我公司账户。”

两千万!

陆恩熙刹时攥紧了拳头,几乎笑出了声音,用极尽辛辣的冷笑回敬,“司先生,敲诈勒索要负法律责任,这一点需要我科普吗?”

司薄年云淡风轻的打开合约扉页,“白纸黑字写着双方自愿,陆律师认为这是勒索?”

“陆小姐……”司薄年提步走近陆恩熙,用只有两人可听到的声音低嘲,“我记得你很有能耐,无非多爬几个男人的床,弄到两千万,不难吧?”

陆恩熙很想当场给他一巴掌!告诉他这三年来,她为失败的婚姻付出过怎样的代价!

因为他,父亲还在洗车房弯腰擦轮胎;因为他,母亲连续三年没睡过一个好觉,书香门第的贵太太,早早的白了头发,像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因为他,她在餐馆端盘子被人轻薄……

陆恩熙握紧拳头,把满腔的酸楚变成一抹浅笑,“呵!不如司先生。撤销我的律师资格证,轻而易举毁掉我的事业,说到能耐,谁比得上司少?”

司薄年冷哼,“满嘴谎话的骗子,也配当律师?”

陆恩熙轻启薄唇,吐出的热气绵缠在两只鼻翼之间,“既然这样,你大费周章的找我给你打官司,难道是对我余情未了,以权谋私?”

司薄年狭长凤目从上而下扫过她松开一粒扣子的衬衣领口,唇部的弧线近乎笔直,“一辆被坐烂的公交车,我多看一眼都嫌脏。”

腾地升起的怒火快要逼陆恩熙爆粗口,但职业素养和曾经在司家的历练,帮助她做了个完美的表情管理,“所以你站在这里和我谈合作,是吃得太多撑着了?”

要不然干嘛来?催吐?

张宇恒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可四周明显低沉的戾气着实令他好生畏惧,尤其以司薄年为中心的半径十公分以内,能直接搞个冰球赛场。

想说点什么打破僵局,掂量一下终是不敢。

司薄年大手收回裤袋,挺拔的身影居高临下,声音兀自加大,“陆律师,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