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时光缓慢(大结局)

书名:
离婚后财阀前夫日夜纠缠
作者:
罗非鱼
本章字数:
3051
更新时间:
2024-02-21 09:12:55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宠上天

某城日报:惊!大佬追妻屡遭失败是为何? 沈千颜为了救弟弟,被迫嫁给靳家的植物人二少靳仲廷 新婚夜,她发现这位植物人老公不但没昏迷,还能随时跳起来撸个铁 沈千颜很快就被身强力壮的大佬吃抹干净 可惜,刚怀孕的沈千颜就被靳仲廷的白月光推进火海 五年后,浴火重生的沈千颜手握《万宴谱》,制霸餐饮界 再次相遇的靳大佬疯狂心动,奈何追妻屡屡败绩。 一筹莫展时,两肉嘟嘟的小团子跳出来:“霸霸,要不要我们做你的卧底?”
已完结,累计100万字 | 最近更新:第269章 人间最好的光景

第1章 怀的是靳仲廷的孩子

书名: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宠上天
作者:
小小大力
本章字数:
3019

锦城乌云压境,大雨倾盆。

沈千颜身着黑裙,头戴白花,跪在灵堂的蒲团上。

一帘之隔的房间传来母亲程玉梅低声的恳求:“大哥,我求你放过千颜,取消和靳家的婚事吧,那个靳仲廷都躺在床上半年了还没有醒,和活死人一样,你非要让千颜嫁过去,就等于把她往火坑里推,千颜的爸爸刚过世,她弟弟也还没脱离危险,我们一家死的死伤的伤,已经够惨的了,求你放过我们!”

“弟妹,你搞错了,不是我逼千颜嫁,是她自己想嫁,是她想拿了彩礼保住玉膳楼,还想救你那宝贝儿子。”

“不是的大哥,她也是被逼无奈,我求你……”

程玉梅还想求,却见灵堂的门帘被撩开,沈千颜素着一张脸过来,看了眼她的大伯沈耀明,平静地说:“妈,你别说了,是我自己要嫁!”

沈耀明冷笑:“看看,还是千颜顾大局。”

“我顾大局,也希望大伯言而有信,不要再打玉膳阁的主意,不然,我一定会告诉靳家你虚与委蛇,弄虚作假。”

“好。”

一周后,父亲沈隋唐头七刚过,沈千颜就嫁入了锦城首富靳家。

婚礼排场盛大,高朋满座,可惜新郎靳仲廷没有出席。因为靳仲廷半年前乘坐游艇出海时发生意外,游艇爆炸,他被救后就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半年没有苏醒。

靳仲廷的奶奶靳家的老太君一直非常疼爱这个小孙子,靳仲廷出事后,她为孙子遍访名医,烧香礼佛,最后得高人指点,说是冲冲喜气能醒!

老人家原本已经万念俱灰,忽然得了一丝希望,立马风风火火在锦城各家名媛之中挑选孙媳。

本来被靳家选中和植物人结婚已经很倒霉了,更邪门的是,每一个老太太选中的孙媳,最后都会出现意外,不是摔断了腿就是摔断了手……各家千金对这门婚事更是躲闪不及。

最后,靳老太君在一场宴会上,相中了沈家颜值身材皆出众的沈晓茹。可沈晓茹从小被父母捧在掌心里长大,怎么可能愿意冒着风险嫁给一个植物人?

她绝食整整三天,死活不从。

沈明耀舍不得女儿,也不敢得罪靳家,思来想去之后,他买通医生出具了一份体检报告,谎称沈晓茹子宫畸形,终身无法生育。沈耀明拿着体检报告在靳老太君面前声泪俱下,哭诉他非常想和靳家结姻亲,可又不敢耽误靳家传宗接代的大事,老太太一时被他说的还有点感动。

最后,他拿出折中的方案,让侄女沈千颜替嫁。

靳老太君一看沈千颜的照片,品貌气质甩沈晓茹几条街,立马同意换孙媳。

沈千颜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父亲刚去世,父亲的玉膳楼风雨飘摇,弟弟又生死未卜,她急需要钱周转,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唯一幸运的是,邪门的事情没有找上她,她手脚健全地撑到了婚礼。

今日这场婚礼,沈千颜独自完成了仪式,礼成之后,她就被送进了靳仲廷的别墅孤月山庄。

“沈小姐好。”孤月山庄的管家周姐是个年近五十的妇人,开口冷漠又疏离。

“靳仲廷呢?我想见见他。”

“少爷在二楼,穆小姐在陪他。”

“穆小姐?”

“穆小姐是少爷的爱人!”一旁的另一个佣人说,听着语气是穆小姐的忠实拥趸。

沈千颜大概知道了这位穆小姐是谁,她答应嫁给靳仲廷后做过功课,知道靳仲廷身边有一位红颜知己叫穆莱茵。

据说穆莱茵原是某商场奢侈品柜台的一位柜姐,因缘际会和靳仲廷相遇,原本清冷自持不近女色的靳仲廷对她一见倾心,妥妥的灰姑娘人设。靳仲廷出事之前,两人来往甚密,一度被传好事将近,只是靳仲廷的奶奶靳老太君看不上毫无身份背景的穆莱茵。

靳仲廷变成植物人之后,穆莱茵天天来病床前守着,企图用一腔赤诚感动老太君,但老太君转头就安排了靳仲廷和沈千颜的婚事,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带我上去。”沈千颜说。

孤月山庄大如迷宫,沈千颜并不知道靳仲廷到底在二楼哪个房间。

佣人们相互使了个眼色,都站着没动。

最后,只有年轻的小慈站出来,说:“少奶奶,我带你上去吧。”

“好。”

孤月山庄装潢雅致,内饰考究,坦长的楼道里,入目的每一个摆件都价值不菲。

靳仲廷睡在二楼主卧,主卧门口,站了两排保镖,这些保镖个个身材魁梧,气势逼人。

小慈把沈千颜带到门口,轻声说:“少奶奶,少爷就在里面。你小心点,这个穆小姐城府很深,她把楼下的人都收买了,还让大家平时私底下都喊她少奶奶呢。”

沈千颜心想,城府不深也不可能在他们的新婚夜过来宣誓主权。

“那怎么没把你收买?”

“我年轻,她怕我打少爷的主意,觉得我在这里对她是个威胁,所以三番五次想把我弄走。”

“那你有打少爷的主意吗?”

小慈立马认怂:“我哪敢高攀少爷啊,而且,我有男朋友的,我只想在这里好好工作赚钱,毕竟,这里工资高。”

是个实诚的姑娘没错了。

沈千颜拍了拍小慈的肩膀,推门走进卧室。

卧室宽敞明亮,她进门第一眼先看到了大床边站着的女人,女人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五官清丽,她紧紧握着靳仲廷的手,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和靳仲廷的关系。

“你就是仲廷哥的新婚妻子?”穆莱茵打量着沈千颜。

沈千颜没说话,她的目光看向床上的男人。

男人一身质感极佳的暗色调西装,西装上别着胸花,人虽然没去婚礼现场,但很有仪式感地换上了新郎装束。他笔直地躺着,身高腿长,皮肤被冷白的灯光镀上一层釉色,五官棱角分明,鼻梁山根那里尤其英挺。这世间,有皮相者多,骨相优越者少,难得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既有皮相也有骨相。

听说他没出意外之前是个杀伐果决、极其狠戾之人,但看着面相,完全不像。

穆莱茵见沈千颜不理她,自尊心受挫,瞬间提高了声调:“你摆什么少奶奶的谱?你别觉得嫁给了仲廷哥就真的是他太太了,这门婚事他根本不知道,要是他醒着,他绝对不会娶你的。你只是一个来冲喜的,他真正爱的人是我。”

楼下的佣人听到声音,都悄悄跑到门口看热闹,等着穆小姐给这位新来的少奶奶一个下马威。

沈千颜原本想给穆莱茵留几分面子,毕竟,从爱情的角度而言,穆莱茵的确比她先到靳仲廷的身边,可没想到,穆莱茵这样咄咄逼人。她知道自己必须反击,不然,穆莱茵和门外这些刁佣都以为她是个软柿子,那么,她以后在靳家的日子更不好过。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娶我?”沈千颜温温一笑,露出唇角的梨涡:“难道我长得不够让男人心动?”

沈千颜从来不是美而不自知的人,她太知道自己的颜有多占优势了。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求亲的名门公子几乎踏破沈家门槛。

穆莱茵被沈千颜的笑容晃了一下,同为女人,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沈千颜真是美。

“长得好看又怎么样?仲廷哥不是见色起意的人,他注重的是女人的内涵。而你,既贪婪又没有孝道,父亲才死一周,就急着出嫁,不就是图他的钱吗?等仲廷哥醒来,他一定会和你离婚,一定会把你赶出去的!”

外头的佣人都觉得穆莱茵说得有道理,少爷最讨厌拜金女,以前若是有这样的女人想靠近他,他会毫不留情地粉碎对方的幻想。

“那就等他醒来再说吧!不管怎样,我现在是名副其实的靳太太,穆小姐若不想被扣上小三的帽子,就请离我先生远一点!现在,请你离开孤月山庄!”沈千颜说罢,目光扫过门口探头探脑看热闹的佣人,“还有你们,要是哪个看我不顺眼,可以结了工资跟着穆小姐一道离开,免得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让你们工作也不痛快!”

“你凭什么赶我们走?”管家周姐不服。

“少爷现在昏迷不醒,我是他的太太,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一个女主人还不能决定几个佣人的去留?”

众人一惊,立马噤声。她们心里清楚,穆莱茵再横,终究不是少爷明媒正娶的少奶奶,她自己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打工族而已,虽然她平时小恩小惠给得挺多,但那些都不值钱,真跟她走,她哪里养得起这么多佣人?

“你……你……”穆莱茵眼见局势不佳,气得说不上话来,她原以为沈千颜只是个落魄千金,没想到竟然是个不好惹的,“我不走,我要陪着仲廷哥。”

“需要我让保镖请你出去吗?”

“谁敢动我!”穆莱茵护着小腹往后一退,“我怀孕了,怀的是靳仲廷的孩子,我看你们谁敢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