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辣妻有空间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似锦繁花 主角: 方若 陈卓
80.08万字 0.5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50章 番外七 2022-09-30 22:28: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93.33
    累计字数
  • 21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50章
简介

一朝穿越,方若重活在一个傻子的身上,还被人设计嫁给了一个病秧子。 爹离家、妈失踪、人穷家破? 她说,这都不是事。 有空间在手,赚钱,上学,恋爱,一样都不耽误。 并携手重生的病秧子(大狼狗)丈夫活成了人生大赢家。

第1章 穿成一个傻子!

方若再次睁眼时,入眼的就是大小房梁和黑色的瓦,瓦下边是斑驳的泥灰墙,墙角还结着不少蜘蛛网……

她动了动僵硬的脖子,突然对上许多面黄肌瘦的脸。

这是进了贫民窟?

不应该啊,再穷的地方也已经温饱没问题,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等等,方若的记忆停留在开车赶去新品发布会的路上,结果车子被她开进了海里。

“呀!诈尸!”

突然,一群的面黄肌瘦里,其中一瘦指着方若惊骇地大喊。

谁诈尸了?我诈你妹!

方若张嘴想说话,哪知突然的一阵天旋地转,一个傻姑娘的十多年人生经历就进了她的脑子里。

我靠,玩我呢,这是死了然后借了傻子的身体重活过来吗?

再看那一群贫民,是在商量她的后事呢吧?那群人背后斑驳的破墙挂着的日历上,一串1979.07.10的阿拉伯数字差点刺瞎方若的眼。

穿越还是做梦?方若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小腰,痛!

看来是穿了。

也罢,哪里活着不是活?她这么安慰自己。

方若的亲妈在十七年前就弃她上了天堂,亲爸五年前也撒手人寰,反正在哪都是孑然一身,了无牵挂。

只是巧了,原主亲妈连秀琴在十七年前一走了之,原主爸方向五年前回来平安村露个脸留下一笔钱后也不知去向。

一家三口消失的时间点,神巧合。

唯一不同的是,后世的方家三口死了,而眼下的方家三口一个活了过来,两个不知所踪。

“方若,你醒了?”

方若对问她的妇女懵懂的点了个头,脑子里搜索了一遍才想起这是原主的九婶。

一屋子人,有吓得躺远远的,更多的是漠不关心,只有眼前的九婶让方若趴着,一直不轻不重的在给她拍着背。

穿越不穿越的问题先不管,理清楚眼前的状况才要紧。

方若紧皱眉头努力的在消化眼前所发生的事,她接收到原主最后的记忆是停留在和方杏吵架这儿。

终于,户口本、结婚、被推进水井里,这些记忆串连起来了。

方若任由九婶拍了她好一阵的背才挣扎着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刚才是躺在厅正中的一张草席子上。

要不是醒得快,一会应该就被席卷上山埋了吧?

“梁队长,是方杏推我下井……”

屋子里有平安村生产大队的大队长梁一荣在,原主记忆里有这号人。

可方若嘴巴动着,但发不出声音。

原主是傻又不是哑,难道是声带被水呛坏了?

九婶见方若脸憋得快变形,立即加大力气给她拍背顺气。

被好一顿拍打,方若终于哇的一下吐了一地的水,这一口气才算是顺了过来。

梁队长也不知懂是不懂,他去翻了翻方若的眼皮,还探了一把额头,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明明断了气,竟然又活过来了?

只能说,傻人有傻福。

“梁队长……”

“别着急,慢点说。”

只要没死人,梁队长对上边就能交代得过去,反之,他这个大队长的小乌纱不要都不行。

“梁队长,是方杏推我下井。”

终于能发出声音了,嗯,可这声音也太甜甜糯糯了,方若自己听了都一身鸡皮疙瘩。

“你放狗屁!杏子说你自己跳的井!”

方杏妈刘青疯狗似的呲着牙跳出来反驳。

方若瞅都没瞅刘青,那对母女欺负原主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队长,是怎么回事我可以照实说,你要处理不了或者处理得不公平,我会再报派出所。”

在原主的记忆里梁一荣仅限于名字,是个生产大队长,再没别的了,方若不确定他能不能公平处理眼下这事。

梁队长狠狠的指住刘青让她先闭嘴,拉了把四脚凳子坐在方若对面,“你放心说,我不会叫你受委屈的。”

方若看明白了,梁队长那小眼神,就是鼓励她大胆说,他给她作主。

“方杏偷了我的户口本用我的名去登记结婚,我找她质问,她不认,我俩就打上了,之后她骗我进院推我下井,当时门外起码有七八个人看见,不信你找人问问,我记得九婶也在。”

不傻呀,能说清楚话了。

梁队长之前已问过围观的人,实情是这样,方若实话实说,没夸大。

“把方杏带过来。”

方若没醒之前,方杏是嫌疑人,梁队长让民兵把方杏给绑了。

既然人醒了,那就当堂对质。

俩民兵把方杏推上前。

梁队长问,“方杏,你为什么要把方若推下井?”

“我没推,是她自己跳的,登记结婚也是她自己求我帮的忙。”

“我结婚要你帮忙去登记?笑话!”

可把方若气得,要不是浑身没力,她能跳起来去抽方杏这个小婊子替原主出口气。

梁队长让方若先别说,一个一个来。

“她为什么要让你帮忙?”

“那个男的长得好,她怕人家嫌弃她傻。”

方杏说着还不忘对方若轻蔑一瞥,对质?她还对不过一傻子?

围观的村人听了之后,不再一味的同情方若,因为她确实是见着村里但凡来个长得端正些的男人就喜欢尾随,妥妥滴小花痴一枚。

方杏就是抓住方若的这个所有村人都知道的弱点,才敢那样说。

登记结婚对象是个帅哥?这么“靠谱”的事方若能干得出来。

这事一时还真拿不准谁真谁假。

“对方长得好看他又不傻,你是如何把这个婚给登记上的?”梁队长又问。

方杏给了答案。

“男方家的人说了,那男的都病得要死了,正常人谁嫁?说娶个人回去冲喜而已。”

原来男方长得好看,但有病,还治不好的那种病,听着像是有几分真。

要不是有原主的记忆,方若听了也要相信了。

明明就是方杏嫉妒原主长得比她漂亮,漂亮得明明是个傻女还那么多年轻小伙子喜欢看喜欢打听,嫉妒心一起,就想着把傻子方若给毁了。

所以,方杏才会拿了方若的户口本子去替她跟一个快要死的人结了个婚。

傻子嫁个病秧子,绝配呢。

方杏说完,一个劲地在哭,这一哭,方家老少都敢当着梁队长的面对方若喊打喊杀,现场一度混乱。

“别吵吵!再吵吵全送派出所!”梁队长示意方若,“到你了,你怎么说?”

“我不认识那家人,听都没听过,她撒谎。”

“我没撒谎!”

此刻梁队长很想有个测谎仪。

“你说是方若让你帮忙去登记结婚,你办成了她应该感激你才对,为什么还因这事跟你吵?还吵到井里去?”

九婶子嘴快,她是知道原因的,当时方若和方杏吵架她正好听了个全部,不等梁队长接着问,她一句话就帮着问到点子上。

方若落井前和方杏在吵架,九婶吴彩凤和村里其他人有在旁边听了,当时方若如果没说甘蔗地的事,方杏不会下死手,毕竟是人命呢,方杏也有十七八岁了,不可能不懂这是犯罪。

经九婶一句点拨,方若直呼这一手高明,她脑子现在还是一团乱麻,能醒过来就不错了,哪还拐得过弯来?

方杏一想到甘蔗地的事,抽抽的哭得更可怜了些,要是哭能把方若撞见她跟有妇之夫在甘蔗地里的事哭下去,她能哭到天荒地老。

“方若,你说,方杏为什么推你?”

方若终于记起来原主看到甘蔗地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