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偏执前任的小撩精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雨山肆 主角: 唐肆 云熙
83.18万字 0.3万次阅读 109.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90章 番外:双面人(12) 2022-10-08 13:54: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5.92
    累计字数
  • 36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90章
简介

“三哥,衬衣脱掉,我帮你针灸!” “三哥,我现在是你的人,你要对我负责哟!” 叛逆小丫头变成磨人小妖精,大佬三哥每天被撩得热血沸腾。 前世,她误会他,气他、恨他、躲着他。 此生,她只想缠他、撩他、好好宠爱他。 帝都名流们惊讶地发现,作天作地的唐家养女画风突变。 妙手回春是她,黑客大佬是她,指掌娱乐圈是她,地下大佬也是她…… 天王巨星、投资财阀……各路大佬纷纷放狠话。 “招惹我家小祖宗,也不问问我们答不答应?!”

第1章 如一只疯狂的兽

哗——

一桶冷水狠狠地泼过来,浇在满是血水的云熙身上。

女孩子满身是伤,手臂上弹孔还在向外冒着血。

却依旧紧紧抱着一只黑色的骨灰盒。

注视着面前的几个男女,云熙缓缓抬起脸。

“原来,是你们!”

“没错!”

穿着医生白大褂的傅南锦,踩着高跟鞋走过来。

“害死唐肆的人就是我,要不然……说不定,你还能见他最后一面。”

云熙咬着后牙,从齿间挤出三个字。

“为什么?”

傅南锦冷哼,漂亮的脸都因此而狰狞。

“我那么爱他,他却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弯下身,她一把扼住云熙的下巴。

“你对唐肆还真是痴情,只是他的骨灰就能把你引过来!”

在她身后,站着唐子尘和唐子宁兄妹。

“和她说这些废话做什么,杀了她算了。只要她死了,唐家也好,云家也好,就是我们的了。”

唐子尘手里,抓着一把手枪。

云熙手臂上的弹孔,就是拜他所赐。

“急什么?”

傅南锦抓住她的头发,将手术刀抵在云熙的脸上。

“说起来差点忘了,你外公原本也不用死的,也是我送他下地狱的!”

“那个老东西,早该死了!”云熙的干舅舅周全冷冷开口,“傅医生,您快点,要是被警察发现就麻烦了。”

“放心,没有人知道她在这!”

傅南锦阴笑着,将刀锋贴上云熙的脸。

“我要毁了这张脸,等你到地下见到唐肆,他也认不出是你!”

就是因为她,唐肆才对她不理不睬。

傅南锦对这张脸,自然是恨之入骨。

眼看着她的刀就要割下去,云熙突然抬起睫毛。

脸上,露出绝美又让人胆寒的邪笑。

“你?!”

看到她的表情,傅南锦一怔。

抬起手掌,云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猛地将她手臂一折。

噗!

手术刀锋利地割进傅南锦的咽喉。

握着刀,云熙缓缓地撑起满是伤口的身体。

“你们以为是我中计,我只是故意入局,引你们出来杀掉而已!”

唐子尘抬手想要开枪,她上前一步,利落地飞踢将对方的枪踢飞。

同时,挥出右手。

手术刀不客气地削过对方的颈动脉。

周全见势不妙,转身要溜。

云熙抬起右手将刀甩出去,手术刀深深地滑入对方的后心,周全扑通一声摔扑在地。

“我就是死,也不会让……让你们在一起!”

看着云熙捡起地上的枪,唐子宁害怕地后退两步,注意到地上唐肆的骨灰盒,她一把将骨灰盒抱起来。

“如果你开枪,我……我就把小叔的骨灰扔出去。”

“放下!”

“你先放下枪。”

云熙抬手,一枪击在她的腿上。

唐子宁身子一晃,跌跪在地,骨灰盒也从她手中摔出去,滑出阳台。

“阿肆!”

云熙不顾一切地冲过来,飞扑过去在半空中接住摔落的骨灰盒。

楼下,警车驰进。

急匆匆赶来支援的几个手下和保镖,看着抱着骨灰盒摔落在地的云熙,个个都是红着眼睛跪到地上。

“熙姐!”

*

*

疼。

好疼。

头好像要裂开一样的疼。

“逃学、泡夜店……”熟悉的声音,带着滔天怒意响在耳边,“现在,你还敢把毒品带回家?”

那是……

唐肆的声音?

云熙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是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俊脸。

那是大师精致的画笔,也无法完全描绘出来的精致五官。

冷白如玉的脸,让原本张扬放肆的面容,添上几分生人勿近的冷。

偏偏左眼角一枚小小的泪痣,烈焰般的红。

冰与火。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奇怪地混合在男人的脸上,偏偏丝毫也不违和,反而给人一种又禁又欲的感觉。

真的是她的阿肆?

此刻,唐肆明显是处于盛怒之中。

一只手掌压在她的肩膀上,近在咫尺的眼睛因为充血而通红。

“你以为一张机票就能逃出我的掌心?!”

唐肆猛地用力,将手中机票和护照摔在她身上。

机票飘落在云熙头侧,上面清楚地写着日期。

20XX年6月2日。

这是唐肆送她去军营的前一天,也是前世二人见的最后一面。

她回到了十年前?

身侧床垫陷下,唐肆单手撑床,如铁钳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俊脸贴近她的脸。

半空中,酒味扑鼻而来。

他喝醉了。

“云熙,你给我仔细听清楚!”

俯身逼近她的眼睛,男人深邃的眸子里满是愤怒。

“当年,是我把你从山上捡回来,是我把你养大,你就是我的!”

“阿肆!”

唤出那个久违的名字,云熙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一对眼睛里也是瞬间蒙上泪色。

他弄疼她了?

注意到女孩子泪光闪动的眼睛,唐肆下意识地放松手指。

不过片刻,他又被自己失控的情绪控制住,重新将抓着她的手掌收紧。

“这一次我再也不会对你心软,再也不会!”

男人的语气里有愤怒,更多的是痛心。

她竟然想要离开他?

她怎么能离开他!

他不许!

看着她泛着泪光的眼睛,他愤怒地狂吼。

“不许哭,我说不许哭!”

唐肆低下头,用力封住她的唇。

愤怒吞噬他的理智,心底压抑多年的情绪在酒精里发酵。

那一刻,他完全放纵自己心底深处的情感。

抓着她,吻着,咬着……

男人如一只疯狂的兽。

在她身上放肆,他嘴里还在发狠。

“你是我养大的,就是我的,人是我,心也是我的……”

“这里是我的,这里也是……”

“全都是!”

……

T恤扯开,他像兽一样压过来。

一夜疯狂。

初夏的晨光斜映过纱帘,映亮大床上的一片旖旎狼藉。

被光线刺痛,云熙皱着眉睁开眼睛。

视线里,一只骨节分明修长如雪雕般的手指,正覆在她的胸口。

后背处,她能感觉到男人结实的胸口,紧贴着她的背。

她的皮肤上大片暗红色的印迹,甚至还有一排隐约的牙印。

不远处的床单上,躺着被他撕开的半截机票。

6月2号的航班,帝都飞大洋彼岸的N市。

熟悉的摆设,熟悉的窗帘,床头柜上她和唐肆的合影……

一切都和她记忆中的房间无异。

一切都那么真实,甚至连身上腿间的疼痛都能清楚地感觉到。

她真的重生了?!

云熙的心脏重重一跳,下意识地想要撑臂起身。

头刚刚离开枕头,肩膀就被一只大手按回原处。

“怎么?”

唐肆半撑着身,俯视着她的脸,声音如冰雪之下的暗溪,悦耳却冷得没有温度。

“还想逃?!”

一夜之后,酒意已去。

眼前的男人,已经恢复平日里高山仰止的唐家家主的样子。

继承自母亲的墨色眸子,视线如刃,似乎能洞穿人心。

“不是这样的。”

云熙抬手抓住他的胳膊。

“阿肆,你误会了,毒品不是我买的,机票也不是我订的。”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

注意到眼前女孩子满是草莓印,没有任何遮挡的胸口,唐肆顿时语塞。

他和她……

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