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 9.6
作者: 一朵花儿开 主角: 林阮
251.19万字 0.7万次阅读 24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10章 爱你生生世世 2021-08-30 09:11:2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439.2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10章
简介

彪悍末世女穿成可怜童养媳,恶毒婆婆,包子公公,附赠一群极品亲戚,个个都想算计她,林阮表示根本没在怕,带着两个拖油瓶勇闯天下!异能在手,什么都有,打猎,种田,经商,样样不在话下。只是这位指挥使大人,我不过是顺手救了你,用不着你以身相许啊!

第1章 打你个癞蛤蟆

时值七月,酷暑难耐,林家村东头林忠家略有些破旧的偏房里,一个十二三岁、黄皮寡瘦的姑娘,双眼紧闭,面如金纸般蜷缩在床上。

屋外,林忠的续弦王氏,正拉着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子,往这屋来。

“那小蹄子我已经灌了药,这会儿肯定神智不清了。你抓紧时间,赶在你姑父他们回来前把那小蹄子身子破了,到时候你姑父他们只能把那小蹄子送给你。”

王财强压着兴奋,咧着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姑,事成以后,我一定请你喝喜酒。”

“喝什么喜酒,一个无父无母的小贱蹄子罢了,能给个正经名分都算便宜她了。赶紧进去吧,别磨蹭了。”

王氏边说着,边把房门推开,一把将王财推了进去。

“哐当”一声,房门被关上。

屋子里的光线略有点暗,但并不影响王财看清楚姑娘虽气色不好,但仍然难捱秀美的脸庞。

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王财迫不及待地开始扒自己的衣裳,很快便将自己脱得赤条条。

“嘿嘿,阿阮,财哥哥来疼你来了。”

带着一脸淫笑,王财扑向了神智不清的姑娘。

林阮迷迷糊糊间,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正在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丧尸?!

虽然不知道丧尸什么时候进化到吃人竟然还要脱衣服,也来不及想,明明她已经被那只异能丧尸的利爪捅了个透心凉,为何还活着的问题,她的身体已经立刻做出反应,猛地弓起腿,一脚踢在“丧尸”的胸口上。

王财虽是个男人,但生得瘦小,又因为时常跟村里的小寡妇混在一起,早就被掏空了身子,林阮这保命的一脚,直接将他踢得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地上,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便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王氏在外面听到动静,不由得邪笑一声,“这么大的动静,明年我娘肯定能抱上孙子。”

想着自家侄子肯定已经成了事,便立刻将院子大门一锁,打算到地里去找林家其他几人回来“捉奸”。

林阮踢飞了那只“丧尸”后,丝毫不敢大意,立刻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准备将那“丧尸”击杀,省得留下后患。

结果看清地上躺着的“丧尸”后,她有些傻眼,这分明是个人啊!

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

林阮后知后觉地抬头看了一下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黄泥墙,茅草顶,屋里几样缺胳膊少腿的家什。再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灰扑扑、被扯得有些凌乱的粗布衣裙,一看就不是现代人的打扮。

她穿了?

在被那只丧尸抓个透心凉以后,运气爆棚地穿越到古代了?

在经历过末世的洗礼后,林阮的接受能力特别强,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只要能活着,在什么时空都好。何况这里没有丧尸,没有危险,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再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那个男人,林阮眼睛一眯。

这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从地上捡起王财的裤腰带,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如同拖死狗般拖到床边上,三下五除二,便给他绑了个结实。

不错,这具身体的力气不小,虽然算不上天生神力,但绝对比一个强壮的成年男人还要强上不少。

扫了一眼王财两腿之间的那话儿,眼睛一眯,林阮伸出腿照着那地方就是狠狠一踢,活活把昏迷之中的王财疼醒过来。

嫌王财的叫声太刺耳,林阮在地上找到一只发黄发硬的臭袜子,捏着王财的下巴,一把塞了进去。

顿时,王财被自己的臭袜子熏得白眼直翻,喉头不住的滚动,一看就是吐了,却因为嘴被堵住吐不出来,又咽了回去。

林阮在末世里见惯了各种大场面,对这种事完全不在意,把身上的衣服收拾整齐,出去在院子里看了一眼,发现大门被上了锁,刚准备将这看着就不甚牢靠的大门拆掉,却又住了手。

现在情况不明,她不能贸然出去,先找那猥琐男问问话。

返回屋里,蹲在王财跟前,一把将他嘴里的袜子扯了出来。

王财刚想吐,林阮冷森森地说了一句:“敢吐出来,我把你那玩意儿一脚辗碎!”

王财吓得夹紧双腿,死命地闭着嘴,把顶在嗓子眼的东西咽了回去。

林阮冷笑一声,对这种色胆包天,却又胆小怕死的孬种极度看不上,伸出拳头,对着他的肚子就是狠狠一拳。

王财疼得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鼓得老高。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敢张嘴,就怕嘴里的东西吐出来,殃及自己的命根子。

“说,谁让你来的?敢说假话,我拧断你的脖子!”

王财哪里见过林阮如此凶神恶煞的一面?

平时这小娘皮虽然力气挺大,但是在他姑手底下被调教得畏畏缩缩,说话都不敢大声,没想到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这娘们儿简直就是只母夜叉!

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把嘴里的秽物咽了回去,毫不迟疑就把真相说了出来。

“阿阮妹妹,不关我的事,是我姑,是她的主意。她给你下了药,让我来坏你的身子,这样就能逼着林家把你送给我做媳妇。”

竟然还有同伙!

林阮眼里寒芒一闪;“你姑人呢?”

王财怕死得很,什么话都往外说,“我姑这会儿应该是去找林家人了,她说了,要让林家人亲眼看到你被坏身子,最好把这事儿闹得全村皆知。”

“好,很好!你们姑侄可真是好样的!”

林阮虽然还没弄清楚这具身体的事情,但听了这话,不由得怒从心起。她生平最最看不起的,便是欺辱女子的畜牲。

可是林阮站起身,毫不客气地又赏了王财那话儿一脚。

王财疼得目眦欲裂,强撑了几秒,又晕死过去。

林阮犹觉不够解气,脱下脚上的布鞋,见着王财那脸就是一顿猛扇。

为什么不用手?

她嫌恶心!

收拾完这恶心人的玩意儿,林阮出了房间,坐在院子里一把吱呀作响的竹椅上,闭上眼睛,开始接收原主的记忆。

无数记忆碎片蜂拥而至,让身体本就不大舒服的林阮有些难受地蹙起了眉头。

大约一柱香的时间,林阮将原主的所有信息接收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