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灭妻?主母二嫁前夫他叔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汐家锦锂 主角: 林静琬,楚北辰
1.66万字 0.068万次阅读 0.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章 答应相敬如宾 2024-05-16 01:57:57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61.04
    累计字数
  • 43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章
简介

武安侯世子楚庭煜不慎触怒圣颜,原配妻子怕被连累,连夜写了和离书。京中首富林家欠了武安侯府一个恩情,为救场林静琬不得不舍弃良缘嫁入侯门。 亲婚当日,楚庭煜留书投军另博前程。 五年来,林静琬照顾生病的公公,开解软弱的婆母,抚养继子,做生意供养整个侯府。 日夜操劳苦等多年,楚庭煜终于荣归,却带回白月光,和白光月又生的女儿,并且请旨重立白月光为平妻。 她成为用完就丢的垃圾,变为满京城的笑话。 泥人还有三分血性,都念着白月光的好,林静琬干脆当甩手掌柜。 一次次的忍让,他却纵容白月光毁了她最爱的画,毒杀了她的猫。 决心和离当日,他笃定她商贾出生沦为下堂妻这一辈子注定青灯古佛,老无可依。 却不想满京世家贵族都在庆贺她和离,排队盼着娶她。 等他幡然醒悟,林静琬已经身怀六甲,站在他的小叔身侧。 楚北辰拥着她,睨着被踢倒跪地的楚庭煜纠正:“你应该称我妻,为小婶!”

第1章 携白月光回归

“来了,来了,世子爷的船靠岸了!”

京城的码头边,一个婆子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人群骚动起来。

今日是武安侯世子楚庭煜荣归的日子。

六月太阳毒辣,武安侯夫人萧氏却带着一群奴仆,早已守在这里。

身为世子夫人的林静琬,默默站在婆母身旁。她抬头望向远方,果然,一艘悬挂着楚字旗帜的大船稳稳靠岸。

一男一女牵着一个孩子,被仆人拥簇着从大船上走下。

楚庭煜身材高大,眉宇间仍保留着当年的俊美容颜,只是少了些文弱之气,多了几分刚毅。

萧氏一眼认出自己儿子,双眼含泪,扑了过去:“子衍,我的儿,你终于回来了!”

楚庭煜扶起母亲,深深地磕了三个响头:“母亲,不孝子楚庭煜回来了!”

林静琬在一旁静静观察,目光不自觉落在楚庭煜身后女子身上。

那女子柳眉杏眼,面容英气妩媚,身穿浅玫瑰色的彩绣百花玉锦折裙,她手中牵着的女娃大约三岁,而眉眼酷似楚庭煜。

林静琬认出了这位女子——柳颜,楚庭煜的原配妻子。

在嫁给楚庭煜之前,她就见过当时还是武安侯世子夫人的柳颜。说起她与楚庭煜的婚事,其中还颇有一段故事。

她们家世代经商,到她父亲这代更是一跃成为京中首富。

但商人地位低下,为求改变,父亲对她们这一辈的教养极为严格。

自开蒙起就要求她们学习女诫女训,三从四德倒背如流,还请了宫里出来的嬷嬷教规矩。

十六岁议亲,父亲本有意将她嫁入清流读书人家,改换门庭。没想到武安侯府却携恩上门求娶。

武安侯府从马背上得来的爵位,经过几代人努力,终显露出底蕴。

可到现任武安侯却并不擅武,从马背上摔下来后断了腿,露了颓势。轮到楚庭煜更是弃武从文,可惜最终还因不慎触怒圣颜,被夺了科考名次。

当时身为楚庭煜妻子的柳颜害怕受到牵连,撇下不足一岁的幼子执意和离。武安侯府因此成为满京城的笑话。

为压下奚笑之声,侯府只能为楚庭煜另娶他人。

谁也不想沾这浑水,人人都不想入的府门,父亲自然也不想让她嫁入。幸运的是当时已经与各方面条件都匹配的程家相看,可最终还是顾忌恩情将她嫁了过来。

没想到成亲当日,刚刚进门楚庭煜就留书去了边关。面对满堂宾客,身体不好的武安侯当场昏迷卧床,萧氏慌了神,不得已她只能独自完成了这场婚礼。

五年转逝一朝归来,楚庭煜却是携了旧人添了新丁。

林静琬收回纷乱的思绪,楚庭煜已安抚好了萧氏。

他转身温和地牵起小女孩的手,走向萧氏:“母亲,这便是信中与您提及的沅沅。沅沅,快叫祖母。”

小女孩眨着大大的眼睛,奶声奶气地喊道:“祖母!”

萧氏的脸上立刻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哎,真乖,祖母已命人备了你最爱的百花酥,回府后祖母就拿给你。你是喜欢百花酥,祖母没记错吧?”

柳颜走到萧氏身前,声音清脆:“母亲,您的记性真好,难怪沅沅总说祖母最疼她。儿媳还听说您最近有些失眠,特地从边关给您带回来一些治失眠的偏方,希望对您有用。”

楚庭煜满眼深情地补充道:“正是,这偏方可是颜儿费尽心机为您寻来的。”

他们之间的对话透露着深厚的了解,一家人的和谐与温暖溢于言表。

在这温馨的氛围中,唯独林静琬像个旁观者,显得格格不入。

寒暄过后,萧氏终于将目光投向了林静琬,脸上露出几分不自在:“静琬,快来见过你夫君。”

林静琬微微欠身,目光在柳颜身上轻轻一扫:“夫君,这是回京途中巧遇柳姐姐和……这位小客人吗?”

楚庭煜的眉头微皱,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悦:“什么偶遇小客人,我与颜儿之间的分离不过是个误会。我到边关不过半年,颜儿就追随而至。我已上书请求将颜儿立为平妻,难道母亲没有告诉你吗?”

林静琬的目光转向萧氏,寻求答案。

萧氏有些躲闪,不敢直视林静琬的眼睛,但随即又似乎找到了底气。

“这件事早说晚说又有什么区别呢?颜儿在边关照顾了子衍近五年,还为他出谋划策,立下赫赫战功。她与子衍情深意重,不能因为一次误会就断了这份缘分。”

“静琬,你一向懂事大方,应该能理解母亲和你夫君的难处吧?”

林静琬轻轻垂下眼睑,那双如湖水般平静的眸子中透露出淡淡的失望。

她并不想争论什么,只是渴望得到一个真实的答案。现在答案已经明了,请立平妻的折子已经呈上,再争论没有意义。

“正午的太阳确实有些毒辣,母亲还是早些回府吧,父亲还在府里等着呢。”

林静琬说了句晒得头晕,便福了福身往停置马车的方向走去。没走出几步,萧氏似乎又有些后悔,怕她多想,赶紧补了两句。

“静琬,母亲知道你心里可能有些难受。但你也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心生醋意。毕竟颜儿在你之前。你也不用担心她会越过你去,按照现在的顺序,你仍然是正妻……”

萧氏的话,反而让林静琬觉得有些晒然。

她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子衍,静琬她不会因为今天的事情而对我们侯府有所疏远吧。”

萧氏的目光深远地望向远处渐行渐远的林静琬,轻声对身边的儿子说道。

楚庭煜轻轻抱起楚沅沅,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

他安慰道:“母亲,您不必担心。她不过是出自一个小门小户的商贾之家,除了依靠我们侯府,她还能依靠谁呢?”

柳颜在一旁听着母子二人的对话,脸上不禁露出了些许同情。这就是这个时代,被深宅大院所困的女人们的悲哀。

“少夫人,太欺负人!”身前陪嫁一等大丫鬟白露扶林静琬刚上马车,就红了眼眶,咬唇一脸不忿。

“那个女人在世子爷身侧将近五年,又生了孩子,这么多的事,夫人都瞒着没有透露过只语片言,分明就是怕您知道会跟侯府离心。还说这是小事,这怎么可能是小事?”

“那个女人不过是给寻了副偏方,世子爷就说她辛苦。怎么不说这五年来,但凡夫人有个伤寒病痛,您都会第一时间在床前伺候呢?”

“理解他们的难处,他们怎么没有想过您的难处?您这些年打理侯府往里添了多少嫁妆银子,吃着您的用着您,踩着您渡过难关,就……”

“白露!”眼见白露越说越出格,林静琬的乳母舒嬷嬷出声呵斥。

她回身给林静琬倒了杯冰饮,眼眶也有些微红,但还是劝。

“少夫人,再苦再累好在世子爷回来了,以后生个一男半女,您往后在侯府还是有依靠的。何况您养了大少爷这么多年,大少爷必然也是跟你亲的!”

林静琬轻轻拍了拍舒嬷嬷的手,眉眼淡淡:“嬷嬷,这些年我一直明白自己需要什么,嬷嬷不必忧心。”

舒嬷嬷微微叹了口气,反被林静琬安慰到。

心里却觉得,自家少夫人真的是过于懂事,这样其实真的很辛苦!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