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答应相敬如宾

书名:
宠妾灭妻?主母二嫁前夫他叔
作者:
汐家锦锂
本章字数:
2274
更新时间:
2024-05-16 01:57:57

林静琬将人引领至揽亭苑,细心地吩咐下人将日常所需送至此处,随后便得体地离开,分寸感恰到好处。

她知回到侯府绝非楚北辰所愿,他虽然现在还处在昏迷状态,可给青远空间,也就是给楚北辰空间。

其次,她也不愿意跟皇城司的人多打交道。

揽亭苑的门口,青远目送林静琬与楚庭煜离去后,转身步入房间。

一进门,他就见原本应该躺在床榻上的楚北辰已经坐了起来,那双深邃如幽潭般的眸子,正静静地打量着房间内的陈设。

青远见楚北辰醒来,脸上并未露出丝毫惊讶之色,显然他早已知晓楚北辰一直保持着清醒。

他倒了杯茶递到楚北辰手中,忍不住感慨:“这林静琬果然如传言般端庄得体,她之前所言,这揽亭苑一直有人打理,我原本还有些不信。如今亲眼所见,才发现她所言非虚。这揽亭苑内的整洁程度,甚至比您在侯府时还要更胜一筹。”

楚北辰呷了口茶,淡淡地道:“的确不错。”

青远闻言一愣,随即心中一惊。

他家主子向来言辞犀利,能得他一句夸赞实属不易。

今日这林静琬竟能得此殊荣,实属难得。

然而,还未等青远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便听楚北辰再次开口:“只可惜,命不久矣。”

青远闻言更是惊讶,不解地问道:“为何?”

楚北辰轻挑眼皮,冷笑道:“脚脖系铃铛,只会张嘴问。这夫君徒长年龄不长脑子,心瞎眼更瞎。婆母鼠目寸光,公爹更是白眼狼戴草帽,虚伪至极。这侯府就如狼窝一般,她又能在这虎狼之地存活多久?只怕不出几日,就会尸骨无存!”

青远听着自家主子这毒舌之语,心中不禁感慨。

他家主子果然还是那个毒舌的主子,骂人的话从不重样。

为了避免再次被骂,青远这次思索了片刻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主子您会不会出手相助少夫人?”

“你当本座闲得无事可做?”楚北辰的话语中带着几分戏谑。

他身子微微后仰,慵懒地靠躺在床榻上,那毒舌的本性再次显露无遗:“看在她帮忙打理院子的份上,最多给她收个尸。”

青远闻言,无话可说,不过心里还是觉得,他们家主子的确是对这位少夫人刮目相待了。

毕竟,能让这位冷血无情的活阎王,生出为人收尸的想法,已极为易。

“罢了,既然本座已经入住侯府,外面的事还需人仔细盯着。”

楚北辰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你传令下去,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即报知本座!”

楚北辰正在追查一桩贪污大案,他受伤昏迷,其实是精心策划的一场苦肉计。

目的就是为了让幕后之人放松警惕,再一网打尽。

只是他千算万算,却未曾料到皇上会趁机将他送回侯府。

既来之,则安之,他只能暂且住下,再图后计。

揽亭苑安静下来,轩云阁此时却正是热闹。

林静琬回了轩云阁后原想着经过楚北辰突然回府这一遭,跟楚庭煜圆房之事应该可以暂时搁置。

没想到等她沐完浴出来,楚庭煜却是已经在了。

寝室里她让换下的喜烛,鸳鸯喜被,石榴帷帐全都没有被换走,映着坐在椅子上楚庭煜那张冷漠的脸显得格外刺目。

尤其是舒嬷嬷,想给她最好的,还在欢喜地召唤着人将之前撤走,现在还没有补完的各种新婚用品往里送。

例如堆得高高贴着喜字的桂圆红枣,系着红绸的银盆银桶……

终于准备妥当,所以人都退下,舒嬷嬷亲自关好房间门。

林静琬穿着雪白寝衣坐在美人榻上,双手捏着帕子,微垂着眉眼,一副恬静模样。

楚庭煜坐在椅子上,目光冷漠地扫过林静琬。

当他看到那抹因窘迫而变得粉白的玉颈时,心中蓦地一紧。

那不断跳动的烛光映在屋内,旖旎暧昧的气氛不知不觉间弥漫开来。

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了柳颜带着几分急切的声音。

“子衍在吗?夜色已深,我来唤子衍回院中歇息。”

那声音犹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瞬间打破了屋内的暧昧与宁静。

楚庭煜仿佛从梦中惊醒,目光转向林静琬时,厌恶之色比先前更为浓烈。

他心中已然认定,这一切都是林静琬的故意引诱。

否则,他怎会如此恍惚,险些做出对不起柳颜之事。

商人之女,果然心机深沉,看似恬静温婉,实则不过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罢了。

楚庭煜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中怒火,一开口还是没有给林静琬留颜面:“是母亲让我来的!”

林静琬轻轻点头,温顺地道:“我知道。”

“我当初娶你,实乃情非得已。”楚庭煜继续说道,语气中满是厌恶:“我心中只有颜儿一人,无论你如何费尽心机,我都不会碰你,更不会与你生子。你那些手段,在我这里根本无用。”

他的话语如同利剑,像是想要狠狠刺伤林静琬。

可林静琬依旧看不出任何异常,脸上始终保持淡然:“我知道,夫君。”

“你真的知道?”楚庭煜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心中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这女人的反应,似乎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是的,夫君。”林静琬再次点头,语气平静而坚定:“我知道夫君心中只有颜夫人,我不会强求什么。只要夫君愿意给我应有的体面,我愿意与夫君相敬如宾。”

楚庭煜愣住了,他没想到林静琬会如此直接地表达出她的想法。

虽然心中依旧对她充满了厌恶,但却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话让他有些动容。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林静琬就算贪图侯府富贵,也非一人之力能成。

再者,五年来林静琬也没做出格之事,上有父亲压着,他也不可能跟林静琬和离。

他缓缓坐回床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一些。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便相敬如宾吧。虽然我给不了你爱情,但在人前,我会给你作为妻子的体面。”

“谢谢夫君。”林静琬轻声道谢,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楚庭煜看着她的笑容,心中却涌起一股莫名的烦躁。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更不喜欢这种被林静琬掌控的感觉。

然而,就在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林静琬却再次开口了:“夫君,既然我们已经说好了相敬如宾,那你能不能陪我回一趟娘家?”

楚庭煜微微一愣,他没想到林静琬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但转念一想,这也算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毕竟他们已经是夫妻了,而且他也已经答应了要给她体面。

于是,他点了点头:“好,那后日我陪你回门。”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作者 汐家锦锂 还在努力码字中,记得回来哦~

90%的人强烈推荐

暖春入帐

被抄家之后,她差点沦为死太监的玩具。为谋生路,她不得已做了替身,成了封宴的通房。正主回来后,她默默离开。可封宴记住了那个榻间娇婉唤他名字的女人,从声音到香气都让他惦念,翻遍了天下把她给翻回了怀里。她不愿做后宅中的一只笼中雀,主动提出封宴可广纳后宅,只要别夜夜去她那里打扰。最后,封宴抱着她,缱绻地吻在她耳后:颜颜说得都对。
已完结,累计83万字 | 最近更新:第395章 尾声

第1章 只做一晚替身

书名:
暖春入帐
作者:
晨露嫣然
本章字数:
2076

时逢二月,寒风仍如刀锋一般,刮得人脸皮生痛。

一大早顾倾颜就站在了当铺门口,握着手里的珠钗,反复抚挲着。

她父亲是个五品官,半年前受到景王谋反一事的牵连,被处了极刑。抄家后,嫡姐跟着未婚夫跑了,嫡母用一根白绫自挂于房梁上,偌大的顾家只剩下顾倾颜,三姨娘,还有两个妹妹,四人窝在城西一个破屋里艰难度日。

前几日姨娘又病倒了,一直在咳血,今日再不换点银钱回去,莫说姨娘的病没钱治,两个妹妹也得饿死。

吱嘎一声,当铺大门打开,掌柜打着哈欠出来,一眼瞥见顾倾颜,摇了摇头。

“顾姑娘,海公公放话了,没人敢收你的东西。”

顾倾颜央求道:“多少当一点点,我等这钱救命。”

掌柜上下打量她一眼,说道:“顾姑娘何不寻那高枝呢?只要你同意,那金山银山不都是任你躺。”

顾倾颜白皙的脸皮顿时胀得通红。

他说的高枝指的就是海公公,太后身边的心腹红人。

海公公瞧她美貌,在抄家时就有心要辱她,被她打了一耳光之后放出狠话来,要顾倾颜跪着去伺侯他。她虽是庶女,但好歹也是清白人家的女儿,哪怕再落魄,也断做不出这种事。

她心里憋屈,掉头就出了当铺。

漫无目地走了会儿,又硬着头皮走向一家绸缎铺。她女工不错,一直想寻个活作。可海公公放了话,满京中就没人敢收留她。但愿,今日能遇到一个胆大心善的掌柜吧。

她人还未走到,只见那掌柜就像见了鬼一般,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一阵寒风吹过来,冻得顾倾颜猛打几个冷战,而肚子这时又咕噜响了起来。这两个月来,她每两日才喝一碗稀得只见水的粥,配的是捡来的菜叶子。两个妹妹还小,天天饿得直哭,都指望她今日能带点吃食回去。

现在怎么办?

偌大的京中,她竟寻不到半点机会,委屈得她真想哭。

“顾姑娘请留步。”这时当铺掌柜追过来了,压低声音说道:“我这儿确实有个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只要不是作奸犯科,能挣银子的都行。”顾倾颜连忙点头。

掌柜声音压得更低了:“有个贵人想寻个通房。”

顾倾颜的脸一下就胀红了。

“你如今处境艰难,再这样下去,你们母女不得活活饿死?就算是想逃,那也得逃得出去才行,那海公公可是在城门口安了眼线的。”掌柜立起食指,继续道:“只需要姑娘去一晚……”

“一晚?”顾倾颜楞住了。

“我那亲戚收了三百两银子,可昨儿才知道女儿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了。如今她家把银子用光了,若不送个人过去,脱不了身。所以,她爹娘想找一个模样、身材相似的姑娘,顶替一晚。他们愿意给这个数!”

他伸出五根手指,轻轻摇了摇,“五十两!”

顾倾颜红着脸,拒绝的话硬生生咽回了肚里。

风更大了。

她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一股子沁骨的冷意从脚底一直涌到头顶。

这便是她的命么?

夜深了。

顾倾颜煮了一锅米饭,用肥肉炼了一点猪油,猪皮在铁锅上来回擦了一会,放进白菜和豆腐,煮得香气直冒。她明晚不能回来,便把两天的饭食都煮出来了。

“姐姐,珠钗卖了多少钱?”小妹趴在灶台前烧火,好奇地问道。她才六岁,最近一直帮着顾倾颜干活,手上裂了好多伤口。

“能撑上一段日子。”顾倾颜没敢说收了五十两。若不小心传出去,肯定会有人来抢。

有了这五十两,她就可以做点小本买卖,日子总能熬过去。

反正这辈子她也不想嫁人了,一晚就一晚吧。其实她也是有过婚约的,可未婚夫婿不想被她家牵连,悔婚走了。那天晚上她哭了一整晚,又烧了好几日才缓过来。

“我今晚要出去一趟,后日才能回来。你在家里好好照看姨娘和妹妹,不管谁来都不许开门。”她把饭菜摆好,小声叮嘱道。

小妹怔住了,不一会儿眼泪就涌了出来:“姐姐不要我们了吗?”

“我去贵人家里做点绣活,活很赶,得忙上两个通宵。”她轻声哄道。

“姐姐你可不要丢下我们。”小妹抱紧她的腿,哭得一抽一抽,伤心极了。

“不丢下。”顾倾颜轻轻搂着小妹,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顾姑娘,该出发了。”院外响起了婆子的声音。

那小通房的家人就在屋外等着,敲门催了她好几回。

门外停着一顶小轿,她一出来,婆子就蒙上她的眼睛,扶她坐上轿子。蒙她眼睛,是不想让她知道去了谁家里,免得以后她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她坐在轿子里,想到自己即将要面对的事,悲从中来。

兜来转去,她竟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心脏被堵得生痛,想哭,又怕眼睛肿了,误了明日的事。就这么一路摁着心口,忍着憋屈,被抬进了一栋气派的大宅子里。

轿子是从后门进的,里面有两个婆子接应。下了轿子,二人牵着她就走。

“记住,你叫玉娘。万事顺着爷,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顾倾颜脑子里嗡嗡地响,一身热血全涌了上来。

不是说好明晚吗,怎么今晚就来了。她什么都不会,等下该怎么做啊?

“进去吧。”到了厢房门口,婆子取下蒙眼布,把推进了屋子。

房间很大,一张华贵的紫檀榻放在房间正中,上面垂着淡青色的帐幔,帐中隐隐躺着一个身影。

这便是她今晚要服侍的贵人吧?

怎么办,她慌得不行,紧张得双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水。”帐中的人翻了个身,哑声唤道。

顾倾颜看向桌子,上面摆着上好的汝窑白瓷茶具。她抖着手,倒了碗茶,忍着害怕捧到了榻前。

男人的手从帐子里伸出来,骨节分明的长指勾了勾。

顾倾颜赶紧把茶碗放到他手里。

“混帐。”男人顿时发怒了,握紧茶碗,翻身坐起。

顾倾颜吓得动都不敢动,眼睁睁看着他掀开帐幔朝她看来。

这是一张白皙清俊的脸,她再熟悉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