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迷死摄政王 8.7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言夕 主角: 孟扶歌 宇文戟
204.73万字 2.2万次阅读 747.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14章 归家(大结局) 2022-02-07 00:11:1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48.56
    累计字数
  • 67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14章
简介

【新书重生迷死九皇叔已发布,请多多支持哟!】 前世她瞎了眼蒙了心,为了渣男亲手害死了挚爱,落得一尸两命的下场。重活一世,回到十五年前,姐妹合谋害她,渣男居心叵测,姨娘心狠手辣,亲娘轻信她人……呵!这一次她不再隐忍,反正有人撑腰,她再也不惧任何人! “摄政王,大事不好了,王妃她把陛下给打了!” 坐在真正龙椅之上的紫衣男子闻言宠溺一笑:“那便废了陛下,重立一个。”

作品荣誉
第1章 背叛而死

大周王朝凤栖宫

“姐姐,这是陛下送来的药,他说,只要摄政王喝下此药,明日您便是皇后,而您肚子里的孩子,便是太子……”

耳边传来孟清瑶熟悉的声音,孟扶歌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眼前的女子看起来好似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仅仅穿着一身简简单单的宫女服,却依然难掩绝美的容貌与窈窕的身段,她将一碗散发着浓郁腥臭味的汤药,放在了她的面前。

孟扶歌姿态慵懒的躺在一张贵妃椅上,粗粝的手却极温柔的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肚子,原本温和的眼里瞬间闪过一道锐利的锋芒,一瞬不瞬的看向了桌上那碗汤药。

“嗯,那便随我一起去一趟启华殿。”

孟扶歌冷冷的说完,便在孟清瑶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如今的她,已有七个月的身孕,再过不久便要生了,而她必须要在生产之前杀了摄政王,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顺利的成为大周皇后,让肚子里的孩子成为当今皇帝的嫡长子!

启华殿内。

身穿暗紫色麒麟锦袍的男人,坐在一张堆满了奏折的桌前,他气质威严沉稳,宛若真正的王者一般,五官深邃且凌厉,虽然早早已过而立之年,但俊美依旧,精美的五官如同精雕细琢出来一般,棱角分明,岁月亦难掩风华。

这时,孟扶歌在孟清瑶的搀扶下,缓缓的步入了这清冷的殿内,在她的身旁,还有一个小宫女手里稳稳地端着一碗漆黑的汤药。

看到来人的那一瞬间,宇文戟那双素来凌厉冷冽的眼眸立刻变得柔和无比。

“你怎么来了,外面风大,你还有着身孕,若是想见孤,命人来通报一声,孤自会去见你,又何必亲自赶一趟。”

孟扶歌眸色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她和所有人一样,都不太明白,为何眼前这个传闻中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男人,在他面前会是这个样子,似乎将所有的温柔和耐性都给了她一个人。

可即便他再如何护她帮她对她好,也改变不了当年他为了权势灭她孟府全族的事实!

孟扶歌垂下眼眸,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冷漠,缓缓道:“本宫听闻摄政王日日处理朝政,十分辛苦,今日特意送来一碗滋补安神汤,还请王爷笑纳。”

说着,她身边的小宫女便将汤药送了上去。

宇文戟看着桌上的汤药,微微一怔,凌厉的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但随后便立刻恢复了平静。

“是宇文赫让你送来的?”他问,语调依然温和。

孟扶歌忽然抬头,眼神坚定的看着高处的男人,语气冰冷一字一顿道:“不,是本宫自己想送。”

男人定定的看了她一会,便释然的笑了起来。

“好,既然是你送的,孤喝!”

说话间,他便直接端起那碗毒药,毫不犹豫的将其一饮而尽,最后笑着看她道,“孤曾说过,你想要的一切孤都愿意给你,包括……孤的命!”

孟扶歌以为自己已经做足了准备,不论发生什么,她都不会心软,但这一刻,听到宇文戟笑看着她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她依然感觉到了心如刀绞,以至于在看到他喝下之后,原本就有些虚弱的身子几乎站不稳!

这些年,虽然她一直将宇文戟当作仇人看待,但是在她辅佐宇文赫登上帝王之位的这些年来,无数次为他身陷险境,无数次的重伤垂危,都是宇文戟不惜代价的救她,甚至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即便知道她深爱宇文赫,早已成为了他的女人,甚至怀了他的孩子,也依然无条件的维护着她,甚至为了她帮助宇文赫顺利登基……

这一切的一切,对孟扶歌来说,是难以偿还的恩情。

可,他终究是仇人,灭族之仇,是无论做什么,都永远无法原谅的仇人!

千机毒,是天下至毒,无解之毒。

孟扶歌亲眼看着宇文戟七孔流血而死,可即便到死,他也不曾表现出一丁点的痛苦与不甘,依然姿态威严的端坐着,可他终究还是死了……

在旁人眼中几乎无敌的男人,就这么轻易的,死在了自己的手里……孟扶歌不禁有些恍惚。

“好,很好,孟扶歌,你果然厉害!”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自身后响起,穿着一袭金色龙袍的英俊男人,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殿内。

“陛下……”孟扶歌转身看着眼前这英俊的男人。

宇文赫目光在她脸上和肚子上缓缓扫过,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个冷冽的笑。

“啪——”

孟扶歌尚未反应过来,一个耳光便狠狠的甩在了她的脸上,虚弱的身子完全难以承受如此巨力,顿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在摔下的那一刻她下意识的扶住了肚子,生怕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可在摔下后,她依然察觉到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受到了惊吓,在她肚子里疯狂挣扎了起来。

“宇文赫你做什么?我还怀着孩子呢!”

孟扶歌倒在地上,冲着眼前高高在上的男人一阵怒吼。

“做什么?呵呵……既然已经除掉了宇文戟,那么接下来,自然是要除掉他的野种!”

宇文赫目光冰冷,毫无温度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孟扶歌,眼里尽是厌恶与鄙夷之色。

“你……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宇文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孟扶歌嘶声惊呼,怎么都不愿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宇文赫缓缓的走近了她,一脚踩在了她隆起的肚子上,狠狠地踩了两脚。

“怎么可能?哈哈哈!你当然可以不信,但朕也可以告诉你,那天晚上,是朕安排你们睡在一起的,是朕亲自给宇文戟下药,让你怀上他的孩子!

因为这样,才可以利用你们的性命威胁他!才能让他为了你甘心放弃唾手可得的大周皇位,并且助朕登基,当朕的摄政王,替朕稳住朝局,处理一切政务,朕博得贤良勤勉之名,而这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

耳边传来宇文赫宛如刀刺一般尖锐的话语,腹部传来一阵又一阵尖锐的剧痛,孟扶歌死死捂着肚子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冷汗瞬间遍布了全脸。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如此害我!这些年我孟扶歌可曾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五年来,我成为你的棋子,豁出性命为你除掉了你所有的政敌,我为你潜伏凤鸣楼,为救你毁容受辱,身上一共三十九道伤疤,全部都是为了你!我甚至还为你害死了宇文戟!你告诉我,到底为什么?”

孟扶歌死死咬着牙,始终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狰狞恐怖男人,是自己记忆中那个温文尔雅的爱人。

宇文赫微微一笑,一把搂过了旁边面容娇俏的孟清瑶,狞笑着道:“当然是因为,朕一看到你这张丑陋的脸,和从凤鸣楼出来的肮脏身体,以及你那自以为是的痴情,就打从心底里觉得恶心!你以为,粗鄙肮脏手段毒辣的你能比得上清瑶一根手指头?她可比你干净多了!明日,她便会顶替你的身份,成为大周皇后!”

“孟清瑶?!”

孟扶歌再一次不敢置信的抬起脸,孟清瑶……可是她如今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啊!

“没错!孟扶歌,我恨你,我恨孟府!你是孟家大小姐,而我呢?我不过就是孟家养女,你爹他也从未把我当做过真正的女儿,你也从未将我当作妹妹,我不过是你身边的一个丫鬟,这么多年来,我如此的讨好你,也不过就是为了活下去罢了!”

孟清瑶一边冷冷的说着,一边将身体依偎进了宇文赫的怀里,接着道:“是陛下告诉我,我孟清瑶半点都不比你孟扶歌差,只要成功的利用你扳倒了宇文戟,便他会封我为皇后。”

“所以……这些年你在我身边照顾我……其实就是在监视我……掌控我……你们早就已经盘算好了今天!”

孟扶歌终于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在被自以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当成傻子骗,简直可笑,可笑至极!

“没错啊,姐姐,不仅如此……你可知,其实孟家之所以会被抄家灭门,根本不是因为宇文戟,是我听了赫哥哥的吩咐,在孟家放置了通敌叛国的关键证物!我还记得当年,宇文戟不仅拼了命也要救孟家,甚至为了保住你的性命不惜一切代价,直接被陛下打断了一条腿!孟扶歌,亏得你还认为自己绝顶聪明,其实这天下就没有比你更蠢的女人了!”

孟清瑶的话便如同尖锐的刀狠狠的刺进她的心里,一刀又一刀!

没错啊!

这世间还有比她更愚蠢的女人吗?

她就是全天下最可笑的女人!

为了这两个毁了她一生的人,亲手害死了一直守护着自己的男人,也害死了她肚子里与他的孩子!

“哈哈哈……”孟扶歌一阵狂笑,眼神无不讽刺的看着眼前光鲜亮丽高高在上的二人。

他们能有今天,还不全靠着孟家打下的江山,宇文戟平定的朝堂!

他们当真以为,没有了宇文戟和她,自己也能稳坐这个皇位?!

她敢断言,不出三年,宇文赫必定退位,否则大周王朝必定不复存在!

突然一股热流从下腹涌出,伴随钻心蚀骨的剧痛,她明显感觉到不对劲,是孩子……孩子要出生了!

“孩子……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他是无辜的……我可以死……但求让孩子活下去……”

孟扶歌伸出颤抖的手,护住了自己的正在剧烈收缩的腹部,强忍着剧痛嘶吼着。

“呵……”

一声冷笑。

一双青色龙纹靴,直直地朝着她的腹部踢了过来。

“活?宇文戟都死了,你和他的孽种,有什么资格活下去!”

宇文赫冷酷的说着,眼里冒着残忍的寒光,一脚又一脚地踢在她的腹部,竟是要活生生的把她那还来不及看这世界一眼的孩子踢死!

剧烈的疼痛在体内翻滚,孟扶歌清晰的感觉到,原本在她体内挣扎求生的孩子,渐渐地没了动静。

“不——”

一阵绝望的凄厉嘶吼声,响彻了整个大殿!

“噗——”

孟扶歌伏在地上喷出一大口鲜血,拼命的喘息着,她双目赤红地看着面目狰狞的宇文赫,死死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刻下这世间最深的诅咒!

“宇文赫,孟清瑶!我孟扶歌就是死也要化作厉鬼纠缠你们一辈子!你们终将不得好死……我,会在地狱等你们!”

若有来生……她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若有来生……她会向他恕罪……

宇文赫冷着脸上前一步,那双青龙纹靴便踩在了孟扶歌的胸口位置,“孟扶歌,带着你恶心的野种,一起下地狱吧!”

“咔嚓”

这一脚,生生踩碎了她的胸骨,踩碎了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脏!

倒在血泊中眼神凄厉怨毒的女人,终是在这一刻断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