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都好

书名:
如月
作者:
尼罗
本章字数:
3368
更新时间:
2020-07-16 11:31:15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越轨

庄颜的老公和闺蜜混在一起了?还害她出了车祸! 昏睡三年一朝醒来,庄颜只为复仇而生! 前夫和小三,她一个都不放过! 只是在复仇路上,她怎么还被某位大佬盯上了呢?
已完结,累计16万字 | 最近更新:番外

第一章 乱我心者

书名:
越轨
作者:
山中树莓
本章字数:
5133

空旷寂寥的偌大别墅里,柏蓝穿着一条酒红色的睡裙,抱膝坐在窗台上,望着窗外漆黑的夜景出神。

月色沉寂,照得她的脸格外惨白,别墅周围都是暗沉密林,凉风森森,地板上的报纸沙沙作响。

卧室没有点灯,她借着月光看清了报纸上醒目的几排大字,平静无波的眼里有了森寒的神色。

南城容家小姐与西都纪家少爷订婚的消息不胫而走,顷刻便成为各大娱乐媒体争先恐后地热议话题。

两人今日举办订婚宴,南城大小报社的记者狗仔前一天夜里就纷纷抬着设备堵在了酒店门口,废寝忘食地蹲了一个晚上。

容玥一直被养在深闺,从来没有在媒体面前曝光过,众人伸长脖子,盼着能一睹这位名媛的真容,是否真的如传说中那般气质绝色。

柏蓝看着报纸上那张彩色的合照,两人的容貌都极为出众,看上去倒是极配。

她的视线却只落在容玥的脸上,盯着那张淡如秋月的脸许久,掩唇一笑:“好久不见。”

她走到镜子前,光滑镜面上倒映出一张精致的脸,她抬起手,遮住了那双媚若流光的眼睛,以及眉目间蕴藏的深深哀怨。

修长的手指贴着白嫩的脖子,她看着镜子折射出的那双暗淡无光的眼睛,眨了眨黑眸,恢复了一丝血气,方觉自己还活在这世上。

她其实早就死了。

那个时候,她还不叫柏蓝,她还是庄颜。

庄颜是南城庄家的大小姐,万千宠爱于一身,金山银山堆砌着长大。

这样的千金小姐,姻缘似乎从甫一出生就注定要成为商业往来的筹码,庄颜也不例外,所幸,她要嫁的那个人,是她从小就欢喜的少年,林玦。

两人年幼的时候,长辈们就替他们订好了婚约,林玦与庄颜从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情投意合,是南城贵圈里流传的一段佳话。

只是看上去和和美美,实际上却曲曲折折。

小时候,林玦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唇红齿白的小妹妹的,也一直拿她当未来的妻子,因此他真心护她,爱她,欢喜她。

可惜好景不长,他日渐长大,自我意识愈发强烈,逐渐不满于家族捆绑的这桩婚姻。

只是蜉蝣撼不过大树,胳膊拧不过大腿,林玦争不过爹娘,只能把一腔怒气发泄在每天黏着他的大小姐身上。

大小姐泪眼蒙眬地看着他:“林玦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凶啊?”

漂亮娇柔的小姑娘,五官生得格外美艳,一哭起来更是梨花带雨。

林玦叹了口气,得,惹不起躲得起。

庄颜十六岁那年,林玦十八岁,少年已经初具大人的成熟模样,便自作主张,借着出国留学跟小青梅切断了所有联系。

被抛弃的大小姐躲在家里哭了好几天,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气得庄父差点跳起来去林家告状。

不过十六岁的少女,注意力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挪到其他新鲜事情上。

秋季开学返校,又见到了最好的闺蜜容玥,每天与她嬉笑打闹,庄颜渐渐忘记了失恋的悲伤。

容玥从小性格清冷,对谁都提不上热情,出身又高贵,所以一直没什么知心好友,庄颜是她唯一聊得来的朋友。

庄颜则正好相反,也许是从小没经受过挫折,对谁都能真诚开朗,整个人宛若春日里粲然绽放的艳丽桃花,给人一种如沐春光的舒适感。

每逢月明星稀的夜里,清风微拂,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时常逃了晚课,一起躺在学校的草地上,窃窃私语,讨论着某月某日某处见过的俊雅男神,分享交换着彼此的怀春心事。

容玥的故事很少,大多时候都安安静静地倾听着。庄颜总会在她面前提起那个不辞而别的少年,眼泪大珠小珠似的,止不住地哗哗往下淌:“我太生气了,玥玥,一想到他心就痛死了。”

“他哪里好了,至于你这样吗?”容玥伸出皓皓霜雪般的手指,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被那些大人们的老一套思想荼毒太深。”

“不是,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庄颜摇摇头,海藻般浓密的卷发缠住了地上的草坪,扯得她头皮阵痛,她连声解释,“是林玦哥,真的是一个太美好的人了。”

“怎么美好,你说给我听听?”容玥好奇地凑了过去,帮她解开了缠绕的头发,睁着浅褐色的眸子看着她,“我只跟着你见过他几次,除了帅没什么别的印象了。”

“他除了长得好看,性格还超级温柔,还很绅士,从小到大,不管去哪里都会护着我。”庄颜拉着她的手,澄澈明亮的眼睛里凝出朵朵桃红,越说越止不住,语气里溢满了崇拜与欢喜,“嗯……知书达理,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是他教会我下棋,教会我滑雪,还教会了我打高尔夫球。”

“还有呢?”容玥配合地回应她,心里也泛起了几分赞赏。

“他还会打篮球,我去他学校看他打比赛,好多好多女孩子激动地喊他名字,还总是围在他身边给他送水,不过他只会接我给他的东西。”

庄颜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春风得意,脸上的红艳更胜桃花,“你明白那种感觉吗,他漂亮得像个神仙一样,小跑着朝我走过来,当时我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容玥认真聆听着,脑子里也跟着浮现出一幕场景来,意气风发的少年郎,眉眼含笑的望向红着脸的少女,在一片艳羡的目光里,缓缓朝她走来,阳光铺在他五官如画的脸上,将少年俊秀的身影拉得修长。

“他还很会做生意,十五岁就跟着林叔叔去生意场上谈判了,几年下来不知道征服了多少商业大亨。”

庄颜喋喋不休,说到激动处停了下来,眨了眨狐狸眼,泪珠汹涌得更加厉害了,抽着鼻子喃喃道:“这么说我才发现,我以前学会的那些,全都是他教我的,没有他我好像就什么都不会。”

“他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容玥沉浸在她的描述里,看着庄颜脸上令人心动的少女潮红,心里莫名有些羡慕起来,那是她从来不曾经历过的青春。

“事实上,他比我说的还要好,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庄颜擦干眼泪,轻巧利落地从草地上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咬着牙齿道:“不行,我现在就要给我爸爸打电话,我也要出国去找他。”

“你走了我怎么办,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容玥被她的一惊一乍吓得不轻,也跟着爬了起来,紧紧拽着她的衣袖,阻拦她道,“别急,我们读完高中也能去国外了。”

“好啦,我不会丢下你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等我们一起毕业了,再去法国找我的林玦。”庄颜回过头,看着容玥局促不安的表情,朝她展眉一笑,安抚她道,“我才没那么见色忘义呢,朋友也很重要啊。”

两个少女一起学习一起成长,终于熬到了高中毕业,约定好要一起去法国读书,庄颜去追寻她的情郎,容玥则是想逃离她的父母。

只是事与愿违,林玦听说庄颜要过来,不惜以退学为要挟让父母去跟庄家退婚。

庄颜的父亲庄仲华知道了以后勃然大怒,又舍不得对女儿发脾气,便连哄带骗地把她送到了美国,让前妻的儿子庄邵好好照顾这个娇生惯养的妹妹。

庄邵与庄颜同父异母,自小又独自在美国长大,与庄颜并不亲昵,甚至十分看她不顺眼,听闻这个妹妹一心一意想去法国倒贴,便十分欣然地对父亲应允了把她留在美国的任务。

庄颜下了飞机才知道自己被骗,哭着闹着要回国,只是所有证件都被扣押,庄邵每天安排两个人高马壮的保镖跟在她身后,变相地将她软禁了起来。

美国的学校开学前夕,庄颜给林玦打了一个电话,声泪俱下地跟他描述了一遍自己的困境,盼望着他能救她出去。

林玦无动于衷地回她:在那边好好读书。

容玥一个人去了法国,却没有如约定好的那般看到庄颜,性格内敛的她十分不适应那边的环境,亦每天打电话给庄颜哭诉,质问她为什么言而无信,把她一个人丢在了异国他乡。

庄颜跟她解释自己被家里人诓骗的事情,容玥不再追究她的失信,但不知为何,庄颜隐约有些觉得,她对自己,不再像以前那般的亲密和信任了。

她实在心怀歉疚,又知道容玥不擅长与人交际,便又腆着脸皮给林玦写了一封信,用她特意为他学的法文。

她对他说容玥是她最好的朋友,性格有点内向,现在一个人孤身在法国,跟他在同一所大学,央他帮忙引导她适应那边的生活。

林玦很快回信,一个中文汉字:“好。”

没有林玦和容玥在身边的四年,庄颜的大学过得比梭箭还快,这些年里她一直都在给他们两个寄明信片,只有容玥会定期给她写回信。

她们两个的聊天内容,还跟中学时代那样,无非是浪漫美好的爱情故事,倾国倾城的男神女神。

不过,随着境遇的变迁,也多了些其他的内容,比如,美国法国的风土人情,繁杂沉重的大学课程,闲暇时去过的田园山庄……

庄颜让容玥替她偷拍几张林玦的照片,特意嘱咐她不要拍得太近,叫人发现了就很麻烦了,一个背影就好,足以慰藉她的相思之苦。

容玥动作很快,给她发了各种角度的照片,有几张里,林玦笑意盈盈地看着镜头,那张俊脸清晰明澈,眼里溢出的柔情宛若铺满夜空的繁星,光彩奕奕。

她有些惊喜,又十分怅然,酸不溜丢地问道:“你们两个现在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

容玥抿唇一笑,清冷的面容日益变得明媚开朗,认真对她保证道:“只是好朋友,我们两个因为你才有话题聊。”

庄颜倒是没想那么多,容玥跟她一起长大,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她的人,或许林玦自己都不知道她有多么欢喜他,但是容玥一定明白她的心思。

只是她一直都想不明白,昔日那个对她极尽温柔的林家哥哥,跟她说长大以后就会同她结婚的少年,究竟是在他们一起长大的哪一年里,突然间变了一个人,那些柔情盟誓,也全都在流水岁月里化成了幻影。

单纯执拗的少女,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永恒的感情,万事万物,总会在短暂的不经意间,沦为沧海桑田。

庄颜二十二岁回到国内,那时候她和林玦的婚事早已经作罢,庄仲华正在为她挑选更为合适的夫婿,瞅着南城里的名门望族,发现能配得上自家女儿的人实在寥寥,便把眼光伸到了其他的城市。

少女的脸上已经褪去了天真烂漫的稚气,代之以明媚妖娆的俏丽容颜,一双眼睛如狐狸一般狡黠光艳,笑起来时如桃花盛放,不笑的时候眉眼也含着三分娇媚的风韵,甚是美艳。

容玥也渐渐长开,五官精致端庄,一张玉刻般的鹅蛋脸,皎若秋月,再加上那一身不染俗世的出尘气质,更是如空谷幽兰一般,姿比神女。

两人更是形影不离的闺中密友,一回国就黏在了一起,隔了四年,初见面时,还有几分生疏,一提起当年的趣事来,便又打开了话匣子,恨不得聊上个三天三夜。

容玥问起庄颜:“你还喜欢林玦吗?”

庄颜摆了摆手:“我哥骂我说,女孩子不能无限倒贴。”

“那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容玥追根问底。

“我从小就很喜欢他,不知道不喜欢他的我应该是什么样子。不过我也要自尊的呀,所以,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跟他说话了。”

庄颜自己也不清楚,她学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但似乎从未学过怎么去恋爱,因为相信父母,她可以接受父母给她挑选的一切。

“我跟他的婚约四年前就取消了,家里人已经给我物色其他人了,他们说这次不会再提前告诉我了,省得我又自作多情地把自己当成别人的新娘子,我老爸嫌我把他的脸都丢光了。”

“你的家人真好,不像我父母,把我一个人丢在法国四年,一直不闻不问。”容玥的语气有些落寞,脸上的神情更为悲戚。

她一直都很羡慕庄颜,羡慕她拥有明媚纯净的性格,羡慕她能够毫无保留地追逐喜欢的人,羡慕她有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也羡慕她的人生里从未有过黑暗。

而她从小就活在父母的嫌恶之中,容庆和李婕也是家族联姻,互相厌恶了对方二十多年,两个人都各自在外面养着情人,谁也没有关心过女儿在家里的死活。偶尔回家一次,都会大打出手,把家里砸得一片狼藉。

有一次,她见到母亲与别的男人在家里的大床上行苟且之事,去向父亲告密,以为父亲因此会多喜欢她一点,没想到容庆亲眼看到那一幕,没胆子直接冲进去捉奸,却把所有的怒火发泄在她的身上。

七八岁的小姑娘,鼻青脸肿的去敲开了庄颜家的大门,被庄颜的母亲白烨看到,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心疼不已。

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母亲的怀抱,后来她常常去庄家玩,蹭一蹭庄夫人柔软的臂弯。

她人生里的温暖很少很少,仔细想想,其实大都与庄颜有关。

她真的很感激庄颜。

容玥想,是时候把从庄颜那里偷来的温暖物归原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