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8:番外(完)

书名:
不负韶华
作者:
宝妆成
本章字数:
9242
更新时间:
2023-10-01 02:50:09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八零离婚夜,一吻封缄禁欲前夫

“池欢,我们离婚!” 一封告发信,彻底终结池欢时屿白五年的夫妻情分。 时屿白锒铛入狱,三岁儿子抑郁症郁郁而终,抛夫弃子的她被渣男利用后弃若敝履,凄厉惨死。 再次睁眼,时屿白红着眼一字一句,“池欢,离…”“婚”字被池欢垫脚吻入口中。 “时屿白,别说离婚,这辈子我们生死不离!”
已完结,累计100万字 | 最近更新:第487章 大结局我要你活生生站在我面前

第1章 重回抛夫弃子前

书名:
八零离婚夜,一吻封缄禁欲前夫
作者:
蓝小柒
本章字数:
2292

怒吻如狂风骤雨袭来,池欢瞳仁震颤着,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陷入一连串震动!

时屿白?

环顾四周,光线充足的大瓦房,墙壁粉刷的白净平整,皮革沙发小茶几,席梦思大床上悬挂着的赫然是她和时屿白的结婚照!

她和时屿白不是离婚了?

还没等池欢回过神来,巴掌不受控制,重重的落在时屿白的脸上!

“啪”的声,池欢愣住。

眼前时屿白的脸年轻紧致,没有岁月雕凿的痕迹,俊美的令人怦然心动,可惜被通红的巴掌印破坏殆尽。

他此时咬着牙,目眦欲裂,眼尾通红,克制和汹涌的怒火在这张脸上彰显的淋漓尽致。

只一眼,就将池欢带入了多年前的爱恨纠葛中,心口像被大掌重重揪着,喘不上气来。

“池、欢!”

“和我结婚之后,你可曾喜欢过我,哪怕只有一点点?”

时屿白一字一句,愤怒的气音从齿缝嘶泄,漆黑瞳仁酝酿着风暴,脸上浮现的五指山,将他衬有些可怖。

认识时屿白这么多年,他向来斯文自持,从未失控,只除了她提出离婚的那天!

电光火石间,池欢悟了。

她重生了!

回到了和时屿白离婚的前一天!

前世她被程子黔的甜言蜜语蛊惑,狠心抛夫弃子,带着丰厚嫁妆嫁给程子黔。

没想到程子黔是个坏的,利用她的嫁妆做生意飞黄腾达之后,立马和叶明珠勾搭,狠心将她抛弃。

她为了程子黔众叛亲离,被绿后悲痛欲绝,吐血病重,后来更是凄惨的死在出租屋里。

死后,她亲眼看到时屿白带着儿子来给自己敛尸,彼时的时屿白已是功成名就,一跃成为了全国首富。

她看着那个身形颀长的男子,将玫瑰花打落在她墓前,蹲下身讽刺的抚摸她的墓碑。

“池欢,你后悔吗?”

池欢后悔莫及。

接着,就看到时屿白的眼角流下了一行泪。

池欢震惊!

本以为离婚之后,时屿白早将自己抛到脑后,没想到他对自己余情未了。

更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时屿白一生未再娶,独自将儿子抚养长大,临死之前,依旧恋恋不舍的抚着她发黄的照片!

更让她难受的是,自从她和时屿白离婚后,儿子时晏在薄情寡义的亲戚间颠沛流离,因为小时候没有获得父母圆满的爱和陪伴,长大后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无法恋爱,无法社交,最后在浴缸里割腕自杀…

她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在悲痛的哭泣中晕厥过去,

等再睁开眼,眼前赫然是年轻时的时屿白!

太好了!

既然上天给她重来的机会,她要挽回时屿白,报复渣男贱女!

“我……”看着时屿白濒临崩溃的样子,池欢恨不得戳瞎自己。

怎么就瞎了眼,放弃时屿白这样的好男人,看上程子黔?

她当机立断,飞快的回答:“谁说我不喜欢你?”

“我喜欢你!”

她不顾他的愤怒,一头扎入时屿白愤怒起伏的胸膛里。

搂着时屿白劲瘦的腰肢,感受着他怀抱的温暖,池欢眼角的泪不受控制,恨不得把前世的悔恨都哭出来。

身体甚至因为失而复得的激动到颤抖。

时屿白愣住。

勃发的怒气在顷刻间止住,一时闹不明白池欢到底在唱哪出。

下一秒,池欢被大力推开。

她狼狈跌入沙发上,不小心撞到腰,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时屿白胸膛剧烈起伏,漆黑瞳仁震颤着。

“说离婚的是你,说喜欢我的还是你。池欢,耍我很好玩?”

“你到底想让我怎样?”

看着时屿白暗流涌动的眸子,咬着牙若隐若现的腮帮,池欢心口针扎般的疼。

伤害到底是造成了。

自从和时屿白结婚之后,她不肯让时屿白碰他。

即便如此,时屿白还是小心翼翼的维护这段婚姻。

除了每日辛苦工作,下班之后还要照看儿子,做饭,做家务,甚至打好了洗脚水给她。

即便这样,也没捂热池欢的心。

今天她提出离婚,让时屿白彻底心碎了。

她到底有多混蛋,才能对时屿白的好无动于衷?

“不是的……屿白,这世上大概没有人对我这样好了,我提离婚只是一时冲动,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

池欢心痛如绞,扑上前紧紧的抱住了时屿白。

时屿白的身躯一震,这一次没有推开她。

池欢痛哭流涕,“屿白,我们不离婚了好不好,我们和儿子一家三口好好的过日子。”

时屿白松开她的手,没再说话,转身去了隔壁。

等时屿白再回来,迎面把一个东西丢到她怀里,他冷冷的瞥了她一样,“自己擦。”

池欢低头一看,发觉是红花油。

原来时屿白是给自己拿这个去了,纵然被她伤到心,第一时间想到的仍旧是她腰上的伤。

池欢攥着药膏,莹润的水眸眼看又要掉下泪来。

她长得好,水眸藏泪,加上心事重重,越发的楚楚可怜。

时屿白皱眉,走上前来,抓起药膏拧开,骨节修长的手指就要掀开她的衣裳。

池欢回过神来,知道他要帮自己擦伤,羞的小脸通红,“我、我自己来。”

时屿白盯着她的脸半晌,丢开了药膏,他移开目光,耳根莫名通红,声音更是哑了,“刚才对不起……”

“我很生气,所以…了你。”

这是解释吗?

池欢下意识的回应,“我们是夫妻,你不必因为亲了我道歉。”

话落,空气陡然间凉了下来。

时屿白正嘲讽的看着她,腮帮又被他咬的若隐若现了。

池欢惊醒,这件事是时屿白的逆鳞,自从结婚后,他们为这件事冷战了不知多少次。

最后的最后,还是时屿白妥协了。

为了留住池欢,为了留住这段婚姻,时屿白一退再退,直到池欢绿了他,彻底遭受背叛。

想到这些事,池欢恨不得扇自己一记耳光。

“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

时屿白蔑笑了声。

池欢俏丽通红,迎着时屿白清冷又讽刺的眸子,她鼓了鼓勇气,攥紧了拳头,一字一句,“我知道。”

“时屿白,我、我愿意了。”

当着时屿白炙热的目光说这个,她耳根热的快要着火了。

她强忍着羞涩,道:

“你等等我,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想到这件事,池欢满心急迫,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她丢开手里的药膏,推开时屿白,一路小跑跑出了院子,直奔邮局而去!

前世这一天,她不但对时屿白提出离婚,还一封检举信揭发了时屿白做小生意的事。

这封信寄出去后,时屿白以经济罪锒铛入狱。

她爱美,一味跟风港台明星,化妆品,衣裳,样样都花费不小,时屿白做小生意都是为了给她买东西。

她到底是中了什么毒,生生在时屿白的心上捅了一刀!

只要追回那封信,一切悲剧都来得及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