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结局

书名:
摄政王爷追妻忙
作者:
指尖似流年
本章字数:
8160
更新时间:
2023-09-11 04:22:3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守寡多年的摄政王妃有喜了

为活命,凤夕若主动睡了个男人。 原以为能提上裤子翻脸不认,却不想对方是块狗皮膏药。 从此,白天她是守寡的摄政王妃,夜里却被按在榻上抵死缠绵。 为了弄死这混蛋,她入朝堂、上战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站上权利巅峰,凤夕若打算先去和家里那死而复生,头顶青青草原的可怜夫君和个离。 百里鸿渊:“若若,你要和谁和离?” 看着熟悉的妖冶面孔,凤夕若惊了。 夜里把她往死里折腾的狗东西,和白天的病弱小白花夫君是同一个人? “变态啊,哪有人自己绿自己?” 百里鸿渊步步逼近,笑容肆意:“孩子都有了,若若打算去哪?” 【女主穿书、男主重生、双洁、HE】
已完结,累计64万字 | 最近更新:第306章 终章

第1章 出场,找个男人睡一觉

书名:
守寡多年的摄政王妃有喜了
作者:
红豆不煮粥
本章字数:
2281

“想活吗?”

“想。”

“求我,便让你活。”

“我求你。”

“乖,放松。”

“呜……”

极尽奢华的房间,金丝楠木大床的帷幔轻轻摇晃,时不时飞起的一角泄出了里面的无尽春光——

两具身体极尽纠缠,在上的男子身躯修长、腰身劲瘦有力,下方的女子一头青丝散在枕边,脸颊朝里。

虽看不到容颜,但从那垂落在大红色锻被上的纤纤玉手,却可以看出这女子端是肤若凝脂、宛如春雪。

男人的动作时缓时快,但无论何时都充满坚定,宛若一对久别重逢、缠绵悱恻的新婚夫妻。

若说有何诡异之处,便是无论如何激烈,床榻上的二人都似在隐忍着什么。

尤其是女子,虽说身子摇晃起伏仿若一只正在破碎中的娃娃,眼角处亦是微微泛着红,但除了最初的咬牙痛呼,便再没有半句情动时该有的浅唱低吟。

若仔细看,还能发现那双如秋水般的眸子里,盛着几分愤怒以及一丝丝的无奈和藏在深处的茫然……

凤夕若怎么都想不到,她身为华夏联邦帝国第一将星,竟会在新婚之夜穿进死党许箫声送来的,那本她仅瞥了眼简介和第一章,用来“探寻夫妻相处之道”的古言小说。

还成了同名同姓的女主角。

也不知道帝国史书会怎么记载这件事。

华夏联邦帝国第一将星凤夕若于新婚之夜私自服用助兴剂,导致气血逆流,未完成夫妻之礼便爆体而亡?

一想到这种“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还得成为反面教材的结果,再想到许箫声一脸“为了她好”的妖媚狐狸相,凤夕若恨不得也将他拖进书里狠狠暴打一顿。

只是不知道许箫声那货是不是真缺心眼,否则谁特么学习夫妻相处之道是看BE古早虐文?

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主凤夕若,是一个自小身娇体弱、走路带喘的将军府嫡女。

在父亲战死沙场、母亲随之而去、家中无长辈后,听凭母亲的遗嘱带着百万家财嫁给了娃娃亲——战功赫赫、权势滔天的摄政王。

要说夫妻恩爱也还好,偏偏她这夫君在成亲当晚离开,杳无音信三年之久,让她年纪轻轻就成了大齐皇城明嘲暗讽的“活寡妇”。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是身负百万嫁妆的凤夕若?

即便是摄政王妃,仍是被人觊觎,造人算计,几乎九死一生。

三年后摄政王突然回归,本以为苦尽甘来,结果又成为了丈夫追寻权利的垫脚石,最终自己还死于非命。

而她此刻的处境就是开篇生死局——

原主在太子妃的生辰宴上,被觊觎她嫁妆的太子和太子妃下了桃花乱,以此作为要挟的把柄。

桃花乱乃是大齐皇室特有的助兴之物,身中此物的女子,神志不清,药石无医,唯有与男子交合,否则必将七窍流血而死。

太子的诡计是否成功第一章没说,后面发生的故事她更不知道;但书中女主不洁的名声便从这里传开,所有不幸的开端也是从这里开始。

穿进来,认清现实的那一刻,凤夕若虽还有些许恍惚,但她征战沙场的危机处理意识已经为她做出了选择——她不可能重蹈原主覆辙。

既然她来了,那么接下来凤夕若的人生就该由她来写。

清白与命相比,自然是命重要。

太子存了心要让她与他发生纠葛,那么只要在太子到来之前,解决桃花乱危机,故事便能就此改变。

所以,她主动找了一个男人,亦是她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

也是她主动勾的人,更是她开口求的他。

但,管他是谁?只要不是太子就好!

而且以她作战多年的经验,在这样青天白日还戴着面具穿黑衣的打扮的,不是死士就是探子。

这样的身份,她便可以……

察觉到身下的人俨然一副神游天外的姿态,男人突然停下了动作,撑起双臂,盯向凤夕若别过去的侧脸,声线冷冽:“王妃邀请我时,不是还很热情吗?”

凤夕若抬起眸子看了一眼戴着面具的男人,红唇轻启,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还是转过了头。

只是那垂放在两侧的手,却附上了男人的脊背,被迫抬起绕在腰身的双腿也主动用了几分气力。

这两个动作一出,男人身体先是一僵,接着便疯狂地挞伐起来,顶得凤夕若身体一阵悸动。

滚烫的汗水洒落间,男人面具下的薄唇轻嗤:“呵,没想到堂堂摄政王妃竟这般放浪,莫不是守寡太久?”

深吸一口气,凤夕若转过脸盯上身上的男人:“做完赶紧走。”

被凤夕若这么一说,男人的身体先是一怔,接着轻哼一声,“王妃这是要过河拆桥。”

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大力的动作,那力度甚至带了几分恶意惩罚的意味。

凤夕若蹙了一下眉头,看着男人微抿的唇,似乎能够从那锋利的弧线中感受到几分怒意。

可是被占便宜的是她,这男人生什么气?

想到这儿,凤夕若不由得冷冷一笑:“既然知道我是谁,也明白此处是何地,你不快些,是想被人堵在太子府?”

“这种事情……岂是想快便能快的?”

虽是这么说,但凤夕若能够感受到男人在说完这句话后,明显加快的速度和蓄势待发的气势。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动静。

“摄政王妃就在这里面休息,她跟奴婢说自己进来,奴婢才没有跟着的……”

“你这个婢子好大胆子,明知王妃姐姐身子不适,却还让她一个人过来,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本太子妃必拿你是问!”

声音传进屋里时,床榻上的两个人同时一怔。

凤夕若眸子一沉,手臂主动绕上男人的脖颈,双腿用力同时,一口咬上了男人的肩膀。

带着几分泄愤的意味,凤夕若这一口丝毫没有留情。

但男人却像是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反而越发的深入。

当耳畔传来一声餍足的喟叹时,凤夕若的身子不受控制地轻颤起来,脸色发红。

但很明显,体内里那股无法控制的热潮正在渐渐褪去。

男人似缓了一下,接着朝外面看了一眼,凑近几分道:“王妃这身子,当真是销魂无比,我们定会再见。”

凤夕若眉头一沉,正要说话,男人又道:“对了,我还给你留了一份大礼。”

说罢,男人快速起身整理衣裳,正要转身时,似又想起了什么,修长的手指往床上一拈。

只见一方映着点点红梅的白色帕子被男人飞速地收入怀中,颀长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不远处的窗外……

大雪纷飞,他的身影宛若孤鸿。

凤夕若转过头,没有看到男人最后眸子里那一闪而过、宛若失而复得的欣喜与宠溺。

与此同时,房门“哐”的一声被人从外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