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御灵师 9.2
完结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作者: 浪飞 主角: 叶归岚 月无争
337.1万字 1.9万次阅读 280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42.67
    累计字数
  • 93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59章
简介

《向往的生活》推荐口碑玄幻文! “御灵宗门,百年奇才,不会御灵之术,真的是天大笑话!你不会御灵之术,怎么就入了御灵宗!当我们全是傻子不成?!” “可能……是因为我长的美吧。” 对于叶归岚来说,所谓御灵,有时候御的可不是外面那些 每人生有灵种,灵种独特之人万里挑一 而灵种内封存魔兽之人,更是凤毛麟角! 这些被封印之兽,威猛、强悍、凶狠、残忍…… “你咋才来啊?” “我们在这旮沓等你老久了,知道不?”

作品荣誉
第1章 算个屁

睁眼醒来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一切都不同了。

偏古风的家具陈设,陌生的环境气味,更为重要的是,一个身穿偏古服饰的小丫鬟,推门进来。

见到她,扯开嗓门喊了一句,“老爷!老爷!小姐醒了!”

这声音,堪比洪钟。

震得她脑袋嗡嗡作响,原本还混沌的状态瞬间被打了个清醒非常。

她应该死了才对,最后有记忆的时候,她躺在的病床上,听着抢救的机器传来的监控声音,还有医生护士们对她的呼喊。

“叶归岚!坚持一下,你可以的!叶归岚!”

最后,机器传来了一阵忙音,再睁眼她便来到了这里。

“咣当!”

“哗啦!”

外面似乎有人摔倒了,再从地上爬了起来,门就跟被风直接卷起一样,猛然打开。

一道修长身影自外面冲了进来,但脚被门槛狠狠绊了一下,脸朝地的趴了下去。

听到他撞地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她都忍不住皱眉,听声音就知道有多疼。

“老爷,老爷!”

身后跟进来的小丫鬟大吼着要扶他起来,趴倒在地的人自己爬了起来,那是一张憔悴无比,胡子拉碴,但看上去仍然很英俊的脸庞。

他踉跄地跑到床边,手颤巍巍地探出,想要摸床上躺着的小姑娘。

床上的她一双眼盯着面前的男人,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来,更不知道这小丫鬟口中喊的老爷小姐是怎么回事。

她所有的感官都被眼前的男人吸引,手撑着自己从床上坐起,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爸爸……爸爸……”

她轻唤着,不受控制的眼泪开始自眼眶里流出。

而被她抱着的男人,身躯猛然一震,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怀中小姑娘,尽管听得一脸问号,探出手臂将她搂紧。

看到这一幕的小丫鬟捂着嘴呜咽一声退了出去,顺便将门关好。

“归岚,你能这么依赖爹,爹真的很开心,可是方才你喊的爸爸,是哪一个?”

怀中的小姑娘僵住,她缓缓抬头,看着眼前这张本该熟悉却突然陌生的脸,喉咙里的声音都消失了。

爸爸是哪一个……

她的爸爸,早在她年纪很小的时候,同母亲一起因为一场意外事故,已经过世了。

“归岚?归岚?归岚!”

这个同爸爸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似乎在拼命喊自己,但她已经听得模模糊糊,身子一软,又重新倒了回去。

再一次睁眼,她原以为能回到自己该回去的地方,却还是在这个房间。

空气中流动的是一股十分浓重的药香,她整个身体似乎比方才沉重疲惫了很多。

“这些是……什么!”

破碎的记忆如雪花般纷至沓来,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一样名字的少女出现在所有的记忆碎片里。

但这些记忆,都不是她的。

完全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陌生的东西。

破碎记忆无法抗拒般地通通进入她的脑海,最后整合为完整的片段,躺在床上的她,睁眼看着上方的床梁,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的确是死了,但又重新在这个身体里睁开眼睛,来到了这个更为陌生的世界。

门被推开,躺在那的她微微转动了一下眼珠,又是那个大嗓门的小丫鬟。

“老爷!老爷!小姐又醒了啊!”

微微皱眉,她被震得两眼冒金星,不多时,见过的那个同爸爸一模一样的男人冲了进来,也是这个身体的父亲,他叫叶鹤,是和爸爸完全不同的名字。

这一次,他跨过了门槛,却因为脚步太快太匆忙,一个不稳,腰直接磕向了桌角。

看他呲牙咧嘴连忙站直的样子,她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真疼。

男人冲到床边,手臂微微张开,似乎在等床上的少女如方才那般扑过来,但却看见的是那张略微冰冷的小脸。

叶鹤讪讪地收回手臂,这才是他和闺女的日常,她一直都是不亲自己的。

床上的她看着这位父亲无法掩藏的失落,记忆中,这个身体的主人同自己的父亲关系并不好。

“归岚,你先不要和爹置气,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问得小心翼翼,生怕哪个字眼会触动不该触动的地方。

床上的她看着这位父亲有些卑微的姿态,忍不住眼眶红了,父女的关系不好,并非因为他不爱她。

她前世求而不得的亲情,这个原主人似乎并不知道要好好珍惜。

“……没有。”她喃喃开口,将眼里的泪憋了回去。

“是爹不好,爹再也不干涉你和柳如玉,你想喜欢谁便喜欢谁,你要送他什么东西,爹都给你买。”

男人痛苦地跪在床边,“不要吓爹了,不要再做傻事,爹就只有你一个女儿,你如果出事你让爹怎么办。”

躺在床上的她没有出声,男人探手抹了抹眼睛,“你好好休息,爹知道你不想和爹说话,爹这就出去,这就走。”

男人起身,身体微微踉跄了一下,他一脸的憔悴不安,似乎在这一刻完全放松了下来。

看着他走出房门的身影,被子里的她缓缓握紧了手掌。

两天过去,这副身体已经能够行走自如,没有半点不适。她坐在镜子前看着镜中人,得有多少巧合,她能重新成为叶归岚?

一模一样的五官,却完全和前世的自己是两种不同状态。

这是一个在溺爱中长大的姑娘,五官明媚动人,脸颊红扑可爱,身体也是曲线完美。

叶归岚移开目光,看着屋子里的陈列装饰,尽是一片浮夸之风。

这姑娘的审美只体现了一个词汇:财大气粗。

但也只有她是这样的风格,整个叶家除了她这间屋子和她自己,她的爹还有这个小侍女,都是正常的。

“小姐!小姐!”

门又被推开,堪比喇叭扩音的小侍女走了进来,“今天是柳公子的生辰宴会啊!”

小侍女走到衣柜旁,探手进去找了一会儿,“小姐为了这一天特意准备的裙子,我都有好好收着哦!”

一条七彩炫光裙被拿了出来,上面还吊着不知道什么鬼东西,挂满了整个裙子。

叶归岚看的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这样的审美,看多了还真是辣眼睛。

“还有这个,是小姐一直说要送给柳公子的生辰礼物。”一个小盒子被小侍女递了过来,“老爷买的肯定是最好的,一定可以帮小姐得到柳公子的欢心!”

看着手中的小盒子,叶归岚的太阳穴又隐隐跳了一下。

一番梳妆打扮,她被送出了家门,家门口小侍女笑眯眯地挥手,“小姐,一定没问题的!”

叶归岚尴尬地扯扯嘴角,她其实一点都不想去,但左思右想还是把那句不想去憋了回去。

虽然现如今接收的记忆不是很多,但有关于这位柳如玉,异常的鲜明,这位叶大小姐自己说过,就算是用爬的,她也要爬过去参加,生辰这样的场合,她是不可能会缺席的。

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裙子,提起裙摆一步一个艰难地走了。

越走,脸上的表情越是凝重,这上面吊着的这些东西,每走一步就会碰到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她只觉得自己像个风铃,还是最难看的那种。

叶归岚索性直接站在原地,低头看身上这乱七八糟的衣服,鼻子哼了一声出来。

她看了看手上的小盒子,眉峰微微皱起。

打开盒子,里面的是一枚精巧玉佩。

她拿起来端详了一下,这应该就是记忆里叶大小姐嚷嚷着要送给那位柳如玉的空间容器吧。

空间容器,应该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叶大小姐自小被娇生惯养,她爹叶鹤简直宠女无上限,要什么给什么,架不住叶鹤是真的有钱。

叶大小姐自小对柳如玉一见钟情,自此痴迷数年,脸虽然长得不错,却是个空有外表的草包。

热衷于追逐柳如玉,甚至想方设法弄清楚他的一切喜好,简直比疯狂追星还魔障。

同其他喜欢柳如玉的女子争风吃醋,每天想的都是怎么讨柳如玉欢心,怎么让他喜欢自己。

叶归岚忍不住探手扶住额头,敢情她活了十几年,什么正经事都没做,都用来追一个男人了。

若人生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你会做什么?

叶归岚看身上的衣服,看手上盒子里的空间容器。

探手,将空间容器收入了自己兜里,顺便将衣服负重的下摆一个用力,直接扯掉。

做完这一切,她扬起小脸,大步朝着柳家府邸而去。

若能重来,从前的一切,自然要当断则断。

属于叶大小姐的一切已经过去了,现如今她是叶归岚,这个柳如玉,又算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