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快逃 9.4
作者: 疏影斜横 主角: 风临渊 云洛兮
300.32万字 0.4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番外 莫名 2019-09-21 06:32:4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526.5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77章
简介

穿越在拜完天地的洞房里,还是抢了姐姐丈夫的的绿茶? 某女表示狗命重要,先逃为快。 某男一笑,进了我房就是我的了人了。 女人呢,就应该宠着,她上天就宠上天,她入地就宠入地,那样男人才有面子。 当财倾天下的某王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整个京城人的下巴都掉了,开始反思自己没钱是不是因为不够宠老婆。 全线甜宠!无度!

第一章:墙上明月光

风清月白宝王府里灯火辉煌,满座高朋个个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今天是宝王风临渊大喜的日子,只是娶的人有些牵强,听说是安乐候之女,以前闻所未闻的一个女子。

云洛兮背着一个鼓囊囊小包裹趴在墙头,把漫天神佛都求了一个遍,这穿越来的太突然,她除了求神拜佛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云洛兮虽然是一个五无青年(无房、无车、无存款、无男朋友、无靠山),可是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以前我点背,运气不好就算了,这次可一定要保佑我啊。”

她求完看了看下面,看不清楚有多高,估计自己不会摔死,然后纵身一跳。

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发生,却掉在一个网兜上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被人抬着就跑。

什么情况?

云洛兮愣的脑子直接当机了。

“喂!喂!你们是谁啊?”云洛兮反应过来的时候,听到门一开一关,自己又进到院子里了。

我去!这是什么设定?

她穿越来就和人拜了天地,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个人还是一个王爷,关键是,原主是抢了自己姐姐的夫君,这个王爷还不知道呢。

所以她第一反应就是逃,她可没有原主那绿茶婊体质,觉得自己只要和王爷拜堂成亲了,再装装无辜扮可怜,王爷就既往不咎还接受她了。

她觉得命比较重要,先逃再说。

本来挺顺利的,新房里没人,外面也没什么人,她都爬上墙又跳下去了,谁知道最后一步功亏一篑。

“这位大哥,大叔,大爷……”云洛兮试图抓着一个人,可是对方健步如飞,根本就不搭理她。

然后门一开她直接被丢到房间里了。

等她反应过来,看到满屋子的大红色,这不是她的新房吗?自己折腾半夜这是又回来了?

风临渊转身看着她,她也刚好看着风临渊,看到对方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

我去!这人是画的吗?

棱角分明的脸上五官无不精致,却又没有一丝娘气,就算穿着大红色的喜服,也觉得英气逼人。

大红色喜服?

云洛兮一个激灵,不自觉的跪坐的端端正正,她果真点背,就算穿越了也点背,这个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宝王爷吧?

风临渊打量着云洛兮,看她衣服扎的乱七八糟的,还背着一个小包裹,之前呆呆愣愣的,突然变的乖巧了,只是那一双眼睛咕噜咕噜转着是想干嘛?

“你这是干嘛?”风临渊看她不开口就直接问到。

云洛兮头低的低了一点,想自己要不要按照原主想好的策略,柔弱、可怜、装无辜,也许这里的男人就吃这一套呢?

然后她往地上一扑,结果背上的小包袱不知道怎么开了,里面的首饰哗啦洒了一地,她看着在自己面前滚动的珍珠愣了,这个时候应该装可怜还是捡珍珠?

风临渊看着云洛兮的样子:“这些是什么?”

“金银首饰啊,你不认识?”云洛兮一说出口就有点后悔了,干脆也不装了,直接坐在地上捡首饰打包。

这都是她当狗仔练出来的厚脸皮:事已至此,你能把我怎么办吧!

风临渊看着一脸镇定的打包的云洛兮:“难道你不应该给本王解释一下,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我带过来的啊。”

你这是下定决心要把天给聊死吗?风临渊觉得自己白问了。

“本王问你为什么带这些东西?”风临渊觉得自己的修养需要再提升一下。

“额……”云洛兮把小包袱一扎,然后再背好,一本正经的看着风临渊“看见我这张脸你应该清楚了吧,我呢,不是你要娶的云思妧,我就是走错地方了,现在呢,各就各位,各回各家,就这么简单。”她要多坦然就有多坦然。

风临渊认真的看着云洛兮那张脸,黛染羽玉眉,朱点巧丹唇,双眸剪水,一张巴掌大的脸配上这样的妆容看起来应该比较柔弱,一本正经的样子却多了几分俏皮。

“至于这些首饰吗,是我带过来的,当然要带走了,你好歹也是一个王爷,不会打我首饰的注意吧?”云洛兮贼兮兮的看着风临渊。

风临渊被她这样说的都差点儿相信了:“那你告诉本王你身上的喜服是怎么回事。”他一脸打趣的看着云洛兮。

云洛兮看着一边:“啊——喜服吗,我好歹也是云家人,我姐姐成亲,我也应该穿的喜庆一点。”

“哦……穿的喜庆一点?喜庆到要穿新娘的喜服吗?”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云洛兮一脸牙疼“总之呢,我不是你要娶的人,我走,你把你要娶的人接来,完美!对不对?”她说完转身就要跑。

风临渊直接拉着她身后的小包袱:“那咱们再说说翻墙的事儿。”

“翻墙?”云洛兮揪着包袱的带子,却在想自己怎么想不开,要给背在后面“什么翻墙?我就是趴在墙上看看月亮。”

“那为什么跳下去了?”

“我那是脚滑掉下去的。”

“要不你再去滑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月亮我已经看的差不多了。”云洛兮挣扎了一会儿放弃了,要丢下那些钱财她还真舍不得,毕竟自己人生地不熟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总得有点储备“你说你想怎么办吧。”

风临渊看着云洛兮垂头丧气一脸懊恼的样子,好像她吃了的多大的亏一样。

“四弟……”沛王醉醺醺的闯了进来。

后面还跟着太子烨和睿王,一个芝兰玉树、温文尔雅,一个俊美无俦、风度翩翩,两个字:养眼!

风临渊直接把云洛兮按在自己身后。

“四弟啊,你也太急着洞房了,说好的不醉不归呢?”沛王晃晃悠悠的走到台阶那里。

云洛兮本来想藏的严实一点,自己又不是宝王要娶的人。

转念一想不对啊,自己不是宝王要娶的人,那岂不是死在宝王府也没人知道。

“嗨!”她突然冒头,对着外面的人打了一个招呼,自己这算是见光了,最起码死也有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