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有女初修仙 9.0
作者: 宝妆成 主角: 林洛然
168.19万字 0.3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番外8:昭然若雪(二) 2013-07-01 08:03:5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606.0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73章
简介

传家宝里的小空间,浅浅水泉,方寸药田。 学历,青春,家境通通没有的大龄三无女林洛然,在惨被劈腿后人生来了个大逆转。 只想种点人参娃灵芝妹改善家境的林洛然,此时还不知道,自己会成为地球最后一个女修。 地球修真一脉断绝千年,林洛然上穷碧落下黄泉,不过是为求得都市中一缕仙缘。 林家有女初修仙,至于爱情……帅哥,你懂修真咩?

第一章 垫脚石

“小洛,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为他伤心……”宝嘉一改平时的强势,难得降软了声音。

宝嘉声音低软,可是眉头却高挑着。嘴里说着劝慰林洛然的话,叫她不要在意那个负心汉,其实宝嘉心里恨不得提刀将那贱男剁成肉肉沫喂狗!

宝嘉看向坐在沙发上,望着电视怔怔发呆的好友——今年27岁的林洛然,少女时代饱满水润的双颊早就没有了昔日的光泽,一头黑发倒是还是往昔般垂到腰迹,却在没有特殊护养的情况下,发梢枯黄开叉。

再加上空洞茫然的眼神,全身加起来不到三百块的衣服,这哪里还是那个高中时秀美清秀的灵气少女,分明就是个年近三十的市井女人……

宝嘉突然觉得心里有种东西一阵阵地涌动,酸得她要落下泪来。她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我找那畜生去!”她说着,拽起放在沙发上的拎包,鞋跟十厘米的高跟鞋在老旧的瓷砖上一个回旋,转身就要往门外走。

一双手拉住了她。

青筋凸起,瘦骨嶙峋,这样的苍白纤细,宝嘉只是瞥了一眼,就知道是手的主人——除了瘦弱的林洛然,这房子里又还剩谁了?

宝嘉都不忍心使力,这样细的手臂,好像能被轻易折断一样。她突然就哭起来:“你这样折磨自己有什么用?狗男女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喷涌而出的泪水,模糊了宝嘉的视线,顺着她的脸颊流下,弄花了她精致的妆容。

可是此时她都顾不得了,她是真的在心疼洛然。

一脸呆气的林洛然,仿佛被好友的哭声吓到了,脸上有了些情绪,眼珠子缓缓动一动,又回来了些属于人的气息。

“宝嘉……”她试着开口,但是因为长时间没说话,声音干涩嘶哑。

宝嘉脸上还挂着泪,掩饰不住惊喜,林洛然已经三天没有说过一句话了!现在居然开口了,宝嘉觉得自己的手颤巍巍的,想要去抚林洛然的脸,又怕惊扰了她,怕这只是自己的梦境。

林洛然转动墨黑的瞳仁,眼睛很涩,那是因为自己三天没有合眼了。三天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一直知道自己很能挨,但是没想到有这么能挨,这或许就是穷人贱命?

林洛然发现自己又有心情自嘲起来,她抬眼就看见了宝嘉眼中的担心。

宝嘉一脸紧张地看着她,林洛然勉强扯出一个笑意,却是弥漫着苦意:“宝嘉,我饿。”她纤细的手臂抓住宝嘉,不知道是哪里生出的力气。

宝嘉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这或许只是洛然的计策,要是一离开她,她一时想不开怎么办?

“我给你叫外卖,你喜欢的永和豆浆!”宝嘉脑子转得快,一下就想到了折中的办法,从拎包里翻出深蓝色闪着光泽的手机,真打了永和豆浆的外卖电话,点了一杯豆浆,青菜粥,还有林洛然最喜欢吃的海带。

林洛然并不反对,除了依旧紧紧抓住好友的手,她表现的很安静,却褪去了这三天来面上那股掩不住的暮霭之气。

过了二十分钟,门铃响起,外卖送来了。

冒着热气的豆浆,林洛然吃的慢条斯理,小心翼翼不浪费一点食物,等到全部吃完,林洛然紧缩的胃舒展开,手脚冰冷又有了力气,她抬头望着宝嘉:“别担心,我还有爸妈要养,不会想不开的。”

宝嘉听见她这样说,终于松了一口大气。

两个人仿佛又回到大学时期的相处模式,晚上宝嘉就在林洛然的出租房里睡下。

等听见轻微的呼吸声,确认宝嘉睡熟了,原本早该睡熟了的林洛然,却睁开了眼睛。

静谧的月光透过防盗窗户洒下来,这是一间只有几十平米的旧楼,楼龄起码有了三十年,属于市二环以内的高危旧楼,拆迁迟迟不来,连老住户都不愿意住,基本都租给了外来务工人员。

林洛然就是打工妹的一员。因为房租便宜,她在这里一住就住了三四年。她为了那个男人……住在这样的楼里,安之若素。两人都是农村人,读到大三那年,李安平家里出了事情,他妈跪在林洛然面前求她成全她儿子。

李安平红着眼睛,目光灼灼看着她,她爸妈也说,两人订了婚,谁能读出来都是一样的。林洛然老实巴交的父母,就这样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了李安平。林洛然大三退了学,找个几份工,不但要给家里寄钱,还把李安平供到了研究生毕业。

就连李安平能进这家公司,也是林洛然的好朋友宝嘉帮忙。

现在想来,自己确实是个傻子吧?

洛然看着床头柜前的照片,李安平双眉入鬓,穿着合身的运动外套,阳光有活力,一点也看不出是当年那个土里土气的农村娃。

这就是网上常说的凤凰男吧?

飞出山窝里的凤凰,自然要有富家女来配,而自己,不过是李安平走向富贵的垫脚石……

林洛然大睁着眼睛,硕大的眼泪无声地流。

她握紧了拳头——还有家中父母,还有宝嘉,自己不是什么都没有的!

******

福满楼,R市最大的珠宝连锁品牌。

宝嘉是里面的珠宝设计师,而李安平研究生毕业,宝嘉介绍他进了福满楼做了行政助理。

李安平也工作有半年,上个月宝嘉开玩笑的说,李安平的上司换成了个美女,叫自己要小心。当时林洛然也只是听听就算了。

他们有七八年的感情,中途不是没有人追李安平,林洛然并没有觉得一个“美女”有多大的威胁性——她不知道的是,这个美女不单是李安平上司,还是福满楼老板的独女!

多么狗血的剧情,不是么?

林洛然站在福满楼行政大楼前,满脸都是自嘲。

下班的时间到了,玻璃大门被推开,宝嘉踩着高跟鞋出了旋转门,林洛然往阴影里挪动了一下,成功避开宝嘉的视线。

又过了半小时,福满楼的员工都走得差不多了,林洛然终于看见旋转门里出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剪裁合体的西装,精神的头发,李安平整个人显得神采翼翼。

紧跟在他身后,出来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丽人,五官说不上多好看,光彩照人还要归功于昂贵的国际大牌的包裹,和一层层脂粉的覆盖。

这就是李安平的新女友了吧?

林洛然咬唇,这样身世样貌都占优势的女人,确实能叫人凭空矮一节,但是她是必须来这一趟的,所以不能退缩。

落魄的林洛然站在福满楼光可鉴人的大门前,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让人一眼就能发现她。

但是首先发现林洛然的却不是李安平,是睫毛卷翘的福满楼大小姐,她对着李安平呶呶嘴:“喏,你旧情人来了。”

李安平转头看了一眼,果然是寒酸的林洛然。

李安平眉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厌恶,迅速地转过头来,满眼都是柔情:“艾丽,我都说了,那是家里给定的亲,我和她早没关系了……”

艾丽从李安平手里接过包,打断他的解释,似笑非笑:“早没关系了?那就说明以前是有关系的……好了,给你五分钟去解决吧。”

林洛然这样的对手,艾丽根本不会当成一回事,从李安平手里接过包,她甚至没有再看一眼,径自去了新买的奥迪TT里面。说不上好贵的车子,艾丽就是喜欢它,就像男人一样,不一定要出身贵,只要贴了她的名头,不就贵了?

李安平阴着脸,几步走到林洛然面前,一脸嫌弃。

“我以为我已经把话说清楚了,洛然,我们不合适,性格不合……”李安平很不耐烦,希望在五分钟内能把事情妥善解决。

林洛然蓦然抬头:“李安平,你想的太多了。”

林洛然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李安平眼里的厌恶,她再不愿意相信,也知道李安平另择高枝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就算再难过,也不能在这个贱男面前表现出来!

“既然分了,把我家的东西还给我吧。”林洛然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淡然,指着李安平手上一个镯子说道。

那是林家的传家宝,也不知道传了多少代的,是个样式大方的银镯子,不管男女戴着都算合适,上面银丝缠绕,一颗直径两厘米大小的珠子镂空安放在银丝球里,滴溜溜转。

这还是他俩定亲的时候,林洛然她妈亲手套在李安平手上的。

听见林洛然是来要手镯的,没有臆想中她哭闹着求和好,李安平气的脸色铁青:“林洛然,你是不是太小气了,不就是个破镯子,还来要!”

面前这个张牙舞爪的男人,就是自己以前喜欢的人?林洛然觉得很陌生,又很心疼,但那确实是林家传了世代的东西,自然要要回来。

她露出一抹嘲笑:“一个破镯子而已,李安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口是心非了?”

李安平脸色数变,自然不好对林洛然言明,最近艾丽要过生日,他思来想去,林洛然家里给的这个镯子也算个古物,只有这个值钱一点。拿去古玩店,那店主给了三万,说是自己喜欢那风格,李安平有着小市民特有的狡诈,看那店主开口就是三万,他自然要捂住宝贝熬一熬价钱,这才没有当时出手……现在林洛然居然好意思来要镯子,给了她,艾丽的生日礼物又去哪里找?

李安平还在想,一声刺耳的车鸣把他拉回现实。

艾丽大红色的奥迪TT车窗摇了下来,被墨镜遮挡住大半脸面,嘴角上扬:“怎么,同你旧情人叙旧还没有完?”

李安平连忙说道:“都说了没关系,我这就走。”竟然不管还在原地的林洛然,径自上了车。

艾丽升起车窗,就要一踩油门绝尘而去,陡然感觉似乎有一片阴影投下——林洛然抓住了她的后视镜,手上青筋崩起,一字一句说:“我只要镯子。”

艾丽看向李安平,她是知道李安平手上常年带着个充满古韵的银镯子,竟然没想到那是林洛然的东西!

李安平能攀附上艾丽,自然不是没有眼色的人,这镯子今天留下了,也会和艾丽吵架,因小失大的事情他是不肯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