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缠毒医狂妃 9.3
作者: 幽悠冰盈 主角: 高云清 赫连瀚
70.76万字 0.4万次阅读 115.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二二八章 大结局 2015-05-13 18:01: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0.7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8章
简介

她是穿越而来的医学高手,斗后娘整庶女不在话下; 他是高高在上的冷酷王爷,弄朝臣展势力运筹帷幄; 当命运的轨迹让他们相遇,且看她如何华丽转身,站在巅峰,且看他如何悄然变柔情伴侣,常在左右

第一章 老娘这是在哪儿啊?

“嘶!”

破旧的柴房里,一个衣衫褴褛、头发糟乱、身形干瘪的小姑娘微微动动手指,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小女孩几经挣扎,终于勉强的睁开了眼睛,她艰难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嘶哑的声音爆出一句与其形象及其不符的一句话来:“靠!老娘这是在哪儿!?”

话刚一出口,小女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异常,“这声音?”小女孩顾不得身体不断传来的疼痛,倔强的抬起了胳膊,举到自己的眼前,可是映入眼帘的景象却着实让她吃了一惊!

“神马情况啊?我怎么变成了这么干瘪的皮包骨?”小女孩的眼眸中难掩的差异,看着眼前的胳膊不断的颤抖着。“靠!靠!靠!”小女孩似乎很是气愤,一连说了好几个“靠”,之后泄气的将“自己”的胳膊甩了下去。

“啊!好痛!”可是刚一碰到地面,那股剧痛,瞬间侵袭了她的全身。良久,待到疼痛渐渐消退,小女孩才开始正式的观察四周的环境。

“天啊!想我高云清,惬意人生二十载,如今是做了什么孽,竟然赶上了回穿越,还是魂穿!”小女孩,哦,不,准确的说是高云清,她在观察过自己所在的屋子后,终于很是无奈的接受的一个听起来很不靠谱的事实。

“穿就穿吧,可是为什么不是什么公主王妃神马的?是个千金小姐也好啊!”高云清看着“自己”骨瘦如柴的身体,不由的感慨自己的运气是否太衰了一些!

“如芳,咱们还是别进去了!都这么些天了,说不定那高云清早就死了呢!”

就在高云清还在感慨自己命不好的时候,柴房外传来了些许脚步声以及一道似乎有些颤抖害怕的声音。

“不行,这么多天我都应了你没来看她,如今怕是凶多吉少了。万一她真的去了,咱们也好将她安葬了,不然放在柴房会臭掉的。”与刚刚那道颤抖的声音不同,此时的这个声音很是淡定,同时带了几分清冷。

听到声音的高云清,立马按照自己的记忆,回到刚刚醒来时的位置躺好,等待门外的人进来。

“吱呀”的一声,柴房的门打开了,高云清偷偷的眯起眼睛,大量这进来的两个人。二人皆是素净灰白色衣衫,头发利落的挽起,只一根发簪固定,在无其他装饰。二人一前一后的进来,后面的那个似乎很是胆小,一直紧紧的抓着前面女子的衣袖,目光不断的向门口撇去,不敢望向高云清所在的位置。

高云清见二人走进,忙将眼睛闭上,然后凝息闭气。感觉到有人靠近了她的面部的时候,不由得有些紧张,也不知道自己的这种小把戏能不能骗过去。

“死了。”依旧是清冷的声音,不带着一点感情,似乎只是陈述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事实。

“死啦?如芳,你确定她真的死了吗?”颤抖的声音发出,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被叫做如芳的女子看了看地上的高云清:“不信的话,你自己看看,我是没有感觉到她的呼吸。”

“不了,不了,不了,咱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不行,咱们还得将她安葬了。虽然她被打发到咱们这里,但是好歹还是高家的小姐,即使不能归入祖文,也不能就这样放在柴房让尸体发臭吧?她已经够可怜的了。”如芳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高云清说道。

“高家小姐?”一直注意着二人对话的高云清此刻听见了这个词汇,不由的猜测起自己的身世来,“莫非自己这身体原主也是个千金小姐?可是怎么会干瘪成这个样子?自己的这副模样,怕是连一般农家的儿女都不如吧!”

另一个女子听见如芳这么说,似乎也动了怜悯之心:“是啊,明明是高门大户里的千金,却不受待见,被贬到家庙这么贫苦的地方不说,到了这里还要受气,受欺负,你说,夫人为什么就容不下云清小姐呢?她仅仅就是一个8岁的孩子啊!如今故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解脱?起码不用再被欺负了!”

“也许吧,好啦,咱们还是快点把她带出去安葬了吧。”如芳似乎不想再浪费时间,不在和身边的女子在讨论了,只是蹲身,准备将高云清抬起来带走,“帮忙啊!”

高云清从她们简短的对话里大概提取出来一些信息,知道这身体与自己的名字竟是一个,都叫“高云清”,而且自己似乎是个小姐,而且家族似乎还不小,不然也不会拥有什么家庙了。只是这个小姐应该很是不受宠,甚至是得罪了家里的夫人,所以才被打发到这受欺负的。那么说,自己应该就是个没有依靠的庶女之类的了?

“如,如,如芳,这里会不会,会不会有……”如芳二人将高云清抬到了家庙后方不远处的山里,这里树木丛生,作为一个坟冢的建立点似乎还是不错的。

“会不会有什么?”如芳纵然平日里再清冷,此刻也有些害怕了。这山里平日她们都鲜少过来,只是知道偶尔有猎人进来打猎,可是如今夜幕降临,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幸运”的遇上什么野兽?

“会不会……”

“嗷呜……”还不等令一个女子说完,似乎距离她们不太远的地方,就传来了一声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