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0章 大结局

书名:
天骄战纪
作者:
萧瑾瑜
本章字数:
5787
更新时间:
2019-12-25 18:42:2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吞噬九重天

【传统玄幻:杀伐果断+大帝+剑道+神魔煅体+神念师……】 少年许辰,遭逢背叛,险些惨死之时,天帝殿现,一朝传承,逆天改命! 帝阶武学,信手捏来。 …… 世间一直有天帝殿的传说。 殿中有绝世大帝传承。 镇古绝今的噬天大帝。 《吞噬帝诀》,噬天噬地噬万物,练至大成,连大道都可吞噬。 战天斗地的战天大帝。 《战天诀》,天战斗地,盖世无敌,练到大成,战力提升256倍,拳破寰宇,弹指灭星辰。 气吞寰宇的黄泉大帝。 惊才绝艳的虚空大帝。 ……
连载中,累计339万字 | 最近更新:第1185章 解决二人

第1章 天帝殿

书名:
吞噬九重天
作者:
屠刀成佛
本章字数:
2551

清风城!

许家!

地牢!

昏暗,潮湿,恶臭。

手臂粗的铁链,把一个少年死死捆缚,动弹不得。

少年名叫许辰。

许家少主。

清风城第一天才。

但那已经是过去事了。

现在的他,已然沦为阶下囚。

生不如死。

长达半年的折磨,现在的他已经生命垂危。

眼皮仿佛千钧重,怎么也睁不开,费了一番力气才缓缓睁开眼。

“嘶~”

许辰痛得倒抽凉气。

胸口疼得厉害。

浑身血液仿佛被抽空了。

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但他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眼中燃烧着无尽的恨意。

“嘎吱~”

地牢大门缓缓打开。

两道人影走了进来。

一男一女。

男的俊美,女的俏丽。

只是,当许辰看到两人之后,原本灰败的脸色,迅速染上一层病态般的潮红,整张脸扭曲而狰狞。

“秦…泰……秦…静………”

声音嘶哑而低沉。

仿佛濒死的野兽。

秦泰看着一脸狰狞的许辰,得意笑道:“许辰,你的命还真够贱的,半年了,竟然苟延残喘至今。”

“秦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十年前,你父亲带着你兄妹三人,被人追杀,负伤逃到清风城,是我收留了你们啊!这些年,我当你是兄弟,何曾亏待过你?”

许辰艰难抬头,双眼赤红的盯着秦泰,问出了困扰他半年的问题。

“兄弟?”

秦泰大笑,“哈哈哈,你当我是兄弟?你若真当我是兄弟,为什么不把真火诀传给我?我先后求你三次了,三次啊,你都拒绝了。”

许辰道:“真火诀是我许家镇族功法,非嫡系子弟不能修炼。”

“狡辩!”

秦泰狰狞咆哮:“连黄阶高级功法都舍不得传给我,你还有脸说把我当兄弟?从始至终,我在你眼中不过是条狗罢了。”

“许辰,你的运气好,其他人可没你这么好运,你的那个老仆年迈血衰,连一个月都没坚持,便已命丧黄泉……还有你的那个贴身护卫,一个月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秦泰,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许辰双眼赤红,不顾伤势,发疯般奋力挣扎。

锁链哗啦啦作响。

姿容俏丽的秦静平静地说道:“许辰,在你胸口蛊虫卵没有孵化出来之前,你可不能轻易地死掉。”

秦泰冷笑道:“妹妹说得不错,你要坚持,坚持到胸口的蛊虫孵化成功。”

说着,他走到许辰面前,眼神炽热地盯着后者的胸口。

许辰胸口血肉早已腐烂,隐约可见一颗跳动的心脏,而在心脏之中是一颗拇指大的黑色虫卵。

黑色虫卵正在源源不断吞食着许辰的血液。

“许辰,你不愧是清风城第一天才,练气七重修为,血气真的强大,用你心头血孵化出的蛊虫,出世后至少是一阶巅峰。”

“你可真是好人啊,死之前,还为我孵化出一只潜力无穷的蛊虫,你自己说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许辰一脸恨意。

恨自己无能,守护不了亲人。

恨自己心软,收留了一群忘恩负义之人。

恨自己有眼无珠,信错了贼人。

更恨自己竟和秦清柔那个贱人缔结了婚约。

秦清柔。

秦泰和秦静的妹妹。

他对秦清柔的恨,还在秦泰之上。

当日,秦巍父子联合外人袭杀许家族人之时,他在族中长老护送之下,眼看着就要杀出重围,秦清柔忽然出现,阻拦了去路。

一向柔弱的秦清柔,竟展现了惊人的实力,在秦清柔手中,他连三招都未坚持,便被活擒,沦为阶下囚,成为孵化蛊虫的器具,生不如死。

秦清柔擒下他之后,冷冷说了一句,“你太弱了,不配做我的夫君。”

撂下这句话。

持剑杀向许家其他人。

三长老,五长老,许峰,许幽,许风……

一个个族人相继死在秦清柔的剑下。

族人陆续惨死,他悲痛昏厥,醒来之后,已被关押在地牢之中,再也没见过秦清柔。

秦泰摸着下巴,一脸沉思状,最后一拍手,说道:“作为感谢,在你死之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父亲许战天,一年前不是惨死在妖兽之口,而是死在我师尊之手。”

许辰眼睛瞪大。

眼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

“大哥,和一个死人废话什么。”秦静打断了秦泰的话。

她走上前,认真看了看,说,“三天后,蛊虫才能孵化而出,许辰,服下这颗丹药。”

“休想!”

许辰一眼认出秦静手中的是一种名为燃命丸的丹药。

这是一种燃烧生命为代价,从而强行提升血气的丹药。

秦静这是怕他忽然死掉,从而导致蛊虫孵化功亏一篑。

“不识抬举,不吃也得吃!”

秦静眼睛一寒,强行掰开许辰的嘴巴,把燃命丸硬塞了进去。

燃命丸入肚,许辰只觉胃部火烧火燎,整个人瞬间精神了许多。

气血也在缓缓攀升之中。

原本已经呈现衰竭的心脏,仿佛打了一剂强心剂,恢复了‘活力’,跳动得更加有力。

秦静见状,嘴角勾起一抹绝美的弧度。

燃命丸奏效了。

“大哥,我们走吧,三日后再来收取蛊虫。”

秦静和秦泰走出了地牢。

许辰双眸赤红。

他死死盯着那走出地牢的两道背影,喉咙中传出状若野兽般的嘶吼。

“秦静,秦泰,我若不死,必屠你满门!”

“砰!”

地牢大门重重关上。

许辰愤怒咆哮。

一遍又一遍。

无休止地发泄着体内的气血。

他宁愿把体内的气血发泄掉,也不会便宜给蛊虫。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

许辰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

眼前随之一黑。

直接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恍恍惚惚中。

他看到了一座宏伟神秘的大殿。

那大殿漂浮在无尽虚空。

四周漆黑无光。

无风无声。

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只有那大殿,散发着柔和的光,如同无尽虚空中的一颗星辰。

许辰定睛看去。

只见那大殿通体是由青铜所铸,散发着混沌气,规则萦绕。

令许辰倒吸一口凉气的是,青铜大殿上布满了刀枪剑戟的伤痕,不知经历了何种惨烈的战斗。

大殿更是缺了一角,切面平整光滑,仿佛被利刃斩掉的一般。

“咕嘟!”

许辰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大殿前,嘎吱一声,殿门竟自动打开了。

许辰向后退了一步,向着大殿内喊道:“有人吗?”

殿内一片死寂,无人回应。

连喊了几声,得不到回应之后,许辰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迈入大殿之中。

迈入大殿的那一瞬,许辰的目光立即被殿内矗立着的一座座古朴雕像吸引住了。

雕像材质看起来很普通。

灰扑扑。

不带任何色彩。

雕像五官被各色霞光笼罩。

看不真切!

雕像形态不一!

手持神剑的剑帝、三头六臂的妖魔、头戴帝冠的帝皇……悲天悯人的佛陀…战天斗地的神皇…

……

……

在许辰打量雕像的时候,一缕缕神识从雕像中释放而出,在半空中无声交流。

“十万年了,终于有人进入天帝殿了。”

“竟然是个凡体,天赋太差了……”

“他快要死了。”

“他死了,我们不知又要在此等待多少万年。”

“你们真要看着他神魂消散?”

“他死或不死,与我何干。”

“他不配继承我的传承。”

一道神识忽然说道:“老子被困于此十万年,早就呆够了,你们不救,我来救,正好借此解脱。”

青铜大殿剧烈一震。

“咔嚓~”

状如魔神般的雕像裂开了!

“轰!”

巨大雕像炸开!

一团黑色光团快若闪电般的冲向许辰。

许辰避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