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5章 他回家了(大结局)

书名:
私婚密爱
作者:
顾小易
本章字数:
2104
更新时间:
2022-04-02 08:00:0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叶总离婚请别怂

宝宝早产,柳甜命悬一线。 手术室外,叶秋知冷酷签下名字: “救小的。” 手术室内,苦恋十年的柳甜终于绝望心死: “要是我活下来,就离婚吧。” 叶秋知:“随你,孩子归我。” 直到一纸离婚协议送到他的面前,他怂了。
已完结,累计80万字 | 最近更新:第339章 大结局

第1章 保大保小

书名:
叶总离婚请别怂
作者:
三往
本章字数:
2142

医院产房前,气氛浮躁。

“生个孩子而已,这么兴师动众的,她也配!”

叶芝芝素净的小脸上未施粉黛,万分烦躁地开口抱怨着。

要不是爷爷让全家人都在医院等着,哪会害她连妆都没时间化!一会她还约了闺蜜逛街,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浪费。

走廊里叶家四人除了想离开的叶芝芝,其他三人在椅子上坐得稳如泰山,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生孩子的女人和他们叶家毫无关系。

产房的门被大力推开,一个医生脚步匆忙地往外跑,大声问道:“柳甜的家属是哪位?”

“我。”叶秋知放下了翘起的二郎腿,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

“产妇大出血,现在大人和孩子恐怕都有危险,保大保小?”

沉默,男人并没有开口。

“快一点,产妇马上不行了,一尸两命懂不懂!”医生再次开口催促。

“保小。”

男人薄唇轻启,吐出来的话语冷若寒冰。

叶父叶母对视了一眼,纷纷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满意之色。

正在准备手术通知书的医生听到声音后动作一顿,快速地抬眼扫视了一下面前的这几个人,衣着考究,气质尊贵,一副商业大亨的做派。

“签字!”

叶秋知看着递过来的病危通知书,犹豫了片刻,还是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产房里,柳甜十分虚弱地躺在产床上,平时朝气蓬勃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保小是吗?”柳甜深吸了一口气,费力地开口询问。

“夫人你的家人没来吗?如果你的母亲在这里,绝对不会同意他们做下这种决定。”

医生面露不忍,24岁的产妇,何愁再怀不上孩子?

“帮我把我先生叫进来吧,如果他不来,就告诉他我不生。”

一滴眼泪从柳甜的眼角滑落,一时间她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心更痛还是身体更痛了。

叶秋知走进来的时候,满眼的红让他一时间五味杂陈。

女人都是这样生孩子的吗?

所以为什么要怀他的孩子?

他伸手抚开她被汗浸湿的碎发,又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被迫吐出已经咬破皮了的下唇,这个女人狼狈得一塌糊涂。

“为什么叫我来?”

柳甜费力直视着一身板正的男人。

他干净整洁,与周遭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她突然就恨透了他。

“如果我还能活下去,我要离婚。”

“好。”

一天后,月子中心。

柳甜低头看着被针管扎得青紫的手背,意识渐渐回笼。

平静无波的脸上看不出悲喜,她抬手按响了召唤铃,让护工拿来了她的电话。

“师哥,麻烦你帮我拟定一份离婚协议书……嗯……我净身出户……没有其他要求了,就是越快越好送到月子中心来。”

净身出户,不是她多有钱,她只是不想都离婚了还被叶家人说她临走还要贪上一笔。

凭她的本事养活自己不是问题。

叶母来的时候,柳甜正扶在窗边缓慢地散步。

这个小贱蹄子还挺会保养。

“柳小姐,这里住得可还习惯?”叶母压住心底的厌烦,端起保镖递来的茶水,惺惺作态地开口问道。

这就是她的婆婆,孩子都生了,还叫她柳小姐,她从来就没得到过叶家的承认。

柳甜长睫微动,垂眸掩去眼底的悲切,“还算配得上叶家少奶奶的身份。”

“哼,你刚生了个孩子可还记得?你关心过一句没有?”

“您给过我关心的机会吗?”柳甜不卑不亢地对上了叶母的视线。

这个只会质问的婆婆她不伺候了,她要离婚了,她要离开这群心狠手辣的刽子手了。

叶母的眼中,柳甜高傲的姿态仿佛充满了蔑视,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啪!”

叶母上前一步一巴掌扇在了柳甜的脸上,用足了力气。她就是要这只高傲的白天鹅趴在地上,沾上满身的泥!

“你到底有没有家教,有你这么和婆婆说话的吗?要不是你生了个孩子,我就让秋知马上休了你!我告诉你,明天开始你给我孙子喂奶,我孙子必须要喝母乳长大!”

柳甜倒在角落里,一直手臂强撑着身体,微微地颤抖着。身体已经痛得麻木。

再忍忍,等离婚就好了。

“好。”

“那就别不吃护工送来的餐食,鲤鱼汤给我使劲喝,不喝怎么下奶,我看你就是根本不想喂自己的孩子,我可怜的孙儿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没心肝的妈!”

她只是身子弱,清醒的时候并不多,哪里是故意不吃饭呢?

“知道了。”

“大热天的害我跑这一趟,真是晦气!”

叶母还想再说什么,看着柳甜这副病恹恹的模样终是没再开口,直接转身离开。

直到再也听不到跋扈的脚步声,柳甜才彻底地躺倒在地上。

原来她生了个儿子,以叶家重男轻女的程度,她的儿子应该不会受什么委屈吧。

她认命地闭上了眼。

孩子,妈妈不是不爱你,是妈妈坚持不住了,你能原谅妈妈吗?

此时此刻,京市最高建筑的顶层办公室里。

助理敲开了办公室的门,齐深走到了高档的红木办公桌前站定。

总裁他每天都能看到,但是却还是免疫不了总裁身上散发的这种王者之气,每当他离得近了,他都想恭敬一些,再恭敬一些。

“叶总,夫人打电话给了郑律师,说要拟定一份离婚协议书。”

男人翻看文件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知道了,随她去吧。”

“太太联系郑律师的话,一定会争取到一笔不小的财产,我需要让公司律师出面帮忙应对吗?”

“你觉得我给不起?”叶秋知从文件前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如雕刻般的俊脸,整齐的眉毛,高挺的鼻子,紧抿着的薄唇,除了没有表情,其余的一切都完美得恰到好处。

他既然答应离婚,就不会差她的财产,就算是给他生孩子的报酬。

“不是不是,老爷子那边怎么办。”齐深擦着头顶的虚汗再次开口试探道。

“她要离婚,让她自己摆平。出去吧。”叶秋知语气淡淡,声音透着不耐。

齐深转身马上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柳甜,所有人都看出来是你贪图叶家家产,那你在用性命博什么?

叶秋知抬步走到落地窗前,俯瞰着整个城市,语气里是笃定的掌控感,“我倒要看看你找的律师能不能让叶家扒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