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结局

书名:
无盐为后
作者:
莫问
本章字数:
7638
更新时间:
2018-04-11 23:59:31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抄家后,替嫁医妃带着空间去流放

[流放+空间+替嫁+神医+女强+爽文+甜宠+马甲] 顾蓉蓉一觉睡到古代洞房花烛变新娘,竟然还是替嫁! 更狗血的是,刚睡醒夫家就要被抄入狱。 顾蓉蓉:好累,躺平,都毁灭吧! 但白莲和渣爹渣哥不肯放过她,顾蓉蓉这暴脾气受不了! 来吧,战吧! 抄家是吗? 抄的还不定是谁的家! 想用我换前途是吗? 呵,送你去边关吹风吃土! 流放路上挖坑是吗? 来,挖!你挖一个我埋一个! 骄傲世子爷追妻火葬场:娘子,娘子,我知道错了。 顾蓉蓉:起开,你是谁? 世子爷:我是你孩子的爹。
连载中,累计152万字 | 最近更新:第七百四十五章 夫妻

第一章 穿越即送死?

书名:
抄家后,替嫁医妃带着空间去流放
作者:
香林
本章字数:
2216

说出来没人会信。

顾蓉蓉白天看了一幅画着古装男子的画,晚上竟然梦见和那名古装男子拜堂,更入了洞房。

她被男人粗鲁地撕破衣服,紧接着下巴被提起,她顺势抬起头,看见一副出众的面容——年轻俊美的新郎拥有古铜色的皮肤,高挺笔直的鼻梁,剑眉星目,尤其是一双长眼,美得摄人心魄。

但此时此刻,这双漂亮的眼睛却满是愤怒好的阴鸷,看着她就好像看见仇人一般。

顾蓉蓉想反抗,但却不知是“做梦”的原因,还是灵魂和身体尚未融合,身体竟然软绵绵地使不上力气。

男子咬牙切齿的冷笑,“顾蓉蓉,恭喜你,终于美梦成真了。”

顾蓉蓉想努力挣脱男子的桎梏,心里揶揄地想着——美梦?他也知道我在做梦?也是醉了,母胎二十年从没心动,谁知道竟做梦梦见自己被新郎强迫。

枉她还是个A级特工,打遍天下无敌手,潜意识竟好这一口?

男子丢下她,直起了身子,嫌弃地脱着自己衣服,一边脱衣一边讥讽道,“捏造我们冷家造反罪证,用捏造的证据威胁我娶你,顾尚书怎么养出你这样的好女儿?好啊,你不是想我娶你吗?我就让你知道,嫁给我是何等炼狱。”

顾蓉蓉直接懵了,艰难地张开口,“等等,你什么意思?什么捏造证据?一个梦而已,这么曲折吗?”

伴随着男子一件件衣衫脱去,露出男子古铜色精壮的身材,一丝丝肌肉纹理,犹如雕塑一般。

男人仰头狂笑,“与我有婚约的是婷婷,她是你姐姐!枉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谁知,你竟诬蔑我造反,以此要挟替嫁,你真是能耐!”

“当然不是……呜!”

顾蓉蓉话还没说完,嘴便被男人吻住。

男人的吻很粗鲁,顾蓉蓉想反抗,但依旧使不出力气。

“下贱的女人,你等的不就是这一天?”

……

一夜就这么过去。

与其说是洞房,还不如说是被虐。

当清早起来时,顾蓉蓉只觉浑身骨架散了大半。

她扶着昏沉沉的头,困得睁不开眼睛,嘟囔道:“真是醉了,昨天到底做了个什么梦?

怎么梦见我在古代,和一个酷似古画中人的帅哥成亲,还被帅哥强迫了一晚上?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原来我这么重口味吗?我自己都没发现。”

却在这时,门开了,有几名丫鬟进来。

“世子妃,您醒了?奴婢伺候您梳洗。”

说话内容是恭敬的,但语调末尾却带着讥讽。

顾蓉蓉瞬间被吓清醒,急忙睁开眼看向周围,大吃一惊——这里不是她的公寓!还是那个满是红色的古代新房!

她这是梦没醒,还是……真穿越了?

情急之下,她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钻心的疼痛提示她,这不是做梦,而是现实。

这时,丫鬟柳翠已经冷笑着上前:“恭喜世子妃达成愿望,请世子妃来梳洗吧?”

同一时间,顾蓉蓉脑海中涌入一些记忆残片。

原来,她确实是穿越了。

穿越成了与她同名,兵部尚书家的庶出二小姐。

尚书家大小姐顾婷婷与长宁王世子本有婚约,但二小姐顾蓉蓉却一直暗恋长宁王世子,为此偷偷以泪洗面。

突然有一天,一个神秘人找到原主,告诉原主一个定能顶替大小姐嫁入侯府的方法。

那神秘人给原主一封密信,说只要把密信拿到王府,亲手交给长宁王世子,再说出要替嫁的条件,世子就会同意更改换婚约人选。

于是,因爱疯狂的原主想也不想就答应。

其结果显而易见——王府不但同意更改人选,大婚还提前进行,长宁王世子娶了她,还在成婚当天睡了她。

不对劲!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顾蓉蓉没时间考虑自己为什么穿越,首先要考虑,是什么密信能让堂堂长宁王世子把婚约改了?

昨天晚上,世子好像提到过“造反的证据,”难道,密信里装的就是?

而世子竟然真的同意,莫非证据不是伪造,而是真的?

还有,神秘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有何目的?为什么凭空出现帮助原主?会不会是利用原主,把原主当枪使了?

别怪她阴谋论,穿越之前,她是异能特工,所有普通人办不了的案子,都要交到异能组。

多年办案经验,她的直觉一向很敏锐。

再者,为什么世子和古画中的人长得那么像?这其中难道和她突然穿越有什么关联?

顾蓉蓉猛地抬起头,面色严肃,一双眸子锐利如刀:“我问你们,世子人呢?”

丫鬟们被吓了一跳,为首的一人道:“世子说,让您别多管闲事。”

顾蓉蓉冷笑:“我也不想多管闲事,但现在我嫁进来了,脱身之前你们倒霉,我也跟着遭殃,我不得不管。”

说着,直接跳下了床。

“我的衣服都在哪?”

丫鬟们翻着白眼,不愿意回答她。

顾蓉蓉一把拽来白眼翻得罪多的丫鬟,狠狠道:“我问你,我的衣服在哪?速度说,否则后果自负!”

丫鬟被她周身杀气吓坏,下意识瑟瑟发抖,伸手指向一个柜子:“那……那个……”

顾蓉蓉一把推开丫鬟,跑到柜子前,打开柜门,从里面抽出来一件轻便的衣服。

按照原主的记忆,把衣服穿好,又将乌黑浓密的长发在头顶挽了个发髻,插上发簪。

众人却见,刚刚还披着头发,脸上有初为少妇红晕的女子,下一刻面若冰霜,令人不寒而栗。

“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世子在哪?别逼我动粗。”

为首的丫鬟也是被吓坏了,声音颤抖道:“世……世子清早便离京了,说是……出京有要事……”

“糟了!调虎离山!”

顾蓉蓉刚刚咒骂一句,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闹。

丫鬟们慌成一团,顾蓉蓉也懒得使唤这几个不成器的丫鬟,自己跑了出去。

跑到前院,却见官兵们冲了上来。

抄家!

这是她第一个想法!

妈的神秘人,竟敢拿她当枪,陷害长宁王府。

她敢打赌,在她拿“伪证”到长宁王府时,已有人拿同样甚至更详细的伪证上报给皇上!来治长宁王府的罪!

清早,他们把世子及其忠心部下调走,趁着王府一群妇孺老幼,进行抓捕和抄家,紧接着要么屈打成招关入大牢,要么全家斩首或者流放。

她眼神闪了闪,先跑回房间,将丫鬟扔了出去,然后把自己的嫁妆连同大箱子,塞进她的空间里。

无论是坐牢还是流放,都需要银子打点。

无论到哪,都得好好活,她穿越一趟,可不是为送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