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灵异档案 8.5
作者: 辰十八 主角: 马尚
42.2万字 0.1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6章 终点也是起点 2023-04-23 14:56:3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2.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6章
简介

我是倒卖凶宅的,接触过各式各样的凶宅,给你们说说凶宅里的那些事儿……

第1章 城郊别墅

大家知道凶宅吗?

对于凶宅,我多少知道一些,就是里面曾经有人横死过的房子。

横死一般就是指非自然死亡,譬如意外、自杀、他杀等等。以这种方式死亡的人,传说中因为阳寿并没有过完,会死得很不甘心,通常会阴魂不散,不能投胎。

他们的鬼魂会滞留人间,一般会在他们生前的住所驻留。所以,多数的凶宅一般都是有一些怪事发生的。

而这种房子,房主是很难处理的。无论是出租或者是出售,但凡了解一些内情的,都不会问津。即便是有不信邪的人愿意购买和租住,恐怕价格也会大打折扣,这中间的差价是相当可观的。

那几年,我为了生计,就做起了炒房子的营生。

以超低价格买进,经过处理后,再高价卖出。

这炒凶宅的活,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先不说胆小的人难免会被凶宅相关的故事和背景吓到,胆大的人往往会摸不清凶宅的套路,给自己招来祸殃,轻则运数丧尽,病痛缠身,重则殃及寿路,一命呜呼。

若干年后回想起来,我后悔不已,如果有机会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没接触过这一行。

说说我的故事吧,我叫马尚,二十四岁,毕业后没找到什么正经工作,就独自在外地一个小城市开了一间小杂货店。平时生意不是很好,仅能维持温饱。

我老家在农村,当年我是唯一一个考出来的大学生,上学的时候乡亲们吹吹打打把我送出村口。那时是何等的荣光,但现在却是混的最惨的一个。那些学习不如我的小伙伴,早早出来混社会,现在都混得人模狗样的,一个个都很风光。

所以我也很少回老家,我受不了父母和乡亲们看我的那个眼神。

我每天坐在杂货店里,有气无力地卖着油盐酱醋,不知道自己这种日子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直到有一天,许久未见的二叔马精忠,突然找到了我……

二叔在我整个家族里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人,因为在二叔出生的那天,爷爷同时去世了。这边奶奶生了二叔是喜事,那边却办着爷爷的丧事,人们都说是二叔命硬,是和爷爷换了命了。

正因为这个,不管是家里的人,还是外面的人,都不愿意接近二叔。而二叔的性格也很孤僻,唯一的玩伴竟然是我这个只比他小九岁的侄子。

而我也愿意跟在二叔的后面玩,因为他带我去的都是一些大人们不让去的地方,比如说后山的坟地,闹鬼的空房子等等。我感觉很刺激,那里也没人打扰我们。

后来就因为这个,我爸把二叔暴打了一顿。二叔赌气不告而别,从此没了音信。我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二叔了。

二叔推开杂货铺的门,虽然很多年没见,我依然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穿着中式的褂子,留着一撇小胡子,岁月竟然没怎么在他脸上留下印记,看着很精干。

叔侄俩见面很是亲切,我做了好多菜款待二叔。

酒过三巡,二叔突然问起我的生辰八字来。

这个我倒是知道,便告诉了他。

没想到二叔嘴里嘀咕了几句,突然一拍桌子,把我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二叔兴奋异常,本就喝得有些发红的脸,更是洋溢着红光。

“太好了。我大概记得你的命格阳气重,没想到还真是这样。真是时来运转,小子,杂货铺关了吧,跟二叔走,保你发财。”二叔喷着吐沫星子,兴奋地手舞足蹈。

我问了半天才弄明白二叔是想拉着我跟他合作,一起去炒房。

当然炒的不是普通的房子,就是炒凶宅。

我当时正处在对自己未来的迷茫期,听说干这个能赚大钱,就一口答应了二叔。事后想起来,自己的这个决定还是很草率。

我关掉了杂货店,跟着二叔离开了那座小城市,并很快就开始了我们的第一笔凶宅生意。

二叔告诉我这栋别墅是在一个二线城市的郊区,据说是一个富商专门给二奶盖的,那个二奶还给他生了一个孩子。后来不知怎么的,等富商来和二奶相会的时候,突然发现母子二人被人杀死在了别墅里。

后来破了案,竟然是富商的老婆雇人作的案。当时两个人死状奇惨,二奶被先奸后杀,刀子隔断了喉管,血染红了床单。不满周岁的孩子大头朝下被淹死在了马桶里。

富商的老婆也被判刑,富商也无心无力去处理这处宅子,就一直闲置着。周围的人偶然发现到了晚上,别墅里会亮起若有若无的灯光,还有女人的声音在里面哼着摇篮曲。

于是,闹鬼的传闻传的沸沸扬扬,无人再敢接近这栋别墅。

后来,一个过路的流浪汉从窗户钻进废弃的别墅里过夜,也离奇死在了里面。等到若干天后,尸体发出恶臭,才被人发现。

一个房子发生了三条人命,更多闹鬼的传闻不胫而走。富商即便是想处理房产,也根本无人问津。

听了二叔的介绍,我听着都感觉到后脖子直冒凉风。

二叔却说闹鬼闹得越凶越好,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好拼命压价。这栋宅子买下来,处理之后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卖出去,这一手至少赚个几十万。

我苦笑道:“只怕有命赚,没命花啊。”

二叔一巴掌扇过来:“臭小子乌鸦嘴,你当二叔这些年是白混的?其实这个房子的地点一般,办这个房子也是想锻炼一下你的胆量。走,先去看看房子。”

二叔开了一辆不知道转了几手的桑塔纳,带着我找到了那栋别墅。

这一片还没进行过大规模的开发,所以富商盖起来的别墅显得有些突兀。距离别墅最近的民宅也有几十米远。一座三层小楼,孤零零矗立在那里,即便是不闹鬼,看着也是阴森森的。

我们把车停在别墅门前,看得出来,富商对这别墅下了很大功夫,周围修建了院墙,前面还有一个大花园,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小型的假山和水池。

只是许久没人打理,这些东西早已经废弃了,处处显得萧条。别墅的几块窗户也都碎了,估计是有调皮的孩子用石头打的。

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已近黄昏,我肚子饿得咕咕叫。

二叔变戏法般从车里拿出来一瓶二锅头,还有一只烧鸡。

二叔灌了一口酒,指着烧鸡说:“时间还早,晚上才能发现东西。吃,吃完烧鸡再说。”

我抓起烧鸡就啃,还被二叔灌了几口酒,说是能壮壮阳气。我想更多的他是怕我害怕,想壮壮我的胆气吧。

我这边啃着烧鸡,那些吃剩下的鸡骨头却被二叔一块不少地收了去,小心翼翼地装到了一个盒子里。

我吃完了鸡,二叔背着个背包,推开院子大门走了进去。

在院子外面还好,这一进院子,我就感觉到一阵阴冷。似乎周围的冷风都集中吹向了这里。我身上顿时起了鸡皮疙瘩,打了个冷战。

院子里满是尘土和四处卷来的落叶,闻着一股潮湿和破败的腐败味道。

二叔早就联系了那个富商,也拿到了别墅的钥匙。

我们打开别墅的门,走了进去。

结果那种阴冷的感觉更严重了,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似乎有人正在暗处观察着我们。我身上的汗毛似乎都竖了起来,毛孔都张开了,呼吸也急促起来。

事后二叔告诉我,这是进入阴气重的地方的正常反应。是身上的阳气和房间里的阴气碰撞引起来的。

别墅早就断了电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借着门外的月光,依稀看到屋子里摆设家具的轮廓。

二叔拿出两把手电,递给我一把。两束光照了出去,让我的心安稳了一些。

但是二叔紧接着又一句话,让我的心再一次悬了起来。

二叔说,你在一楼等我,我去二楼看看。

我赶忙说,我跟你上二楼。

二叔转过头,“二楼是卧室,那三个人都是死在二楼,你还去吗?”

我一听吓得一缩脖子,这样的话,我还是留在一楼好了。

二叔摸出一根白蜡,环顾了一下,把蜡烛立在了房屋的西南角。

蜡烛的火苗并不太旺,有气无力地燃烧着。

二叔指着那蜡烛说道:“马尚,你看好这蜡烛。这蜡烛的所在是一楼的阴门,也是死门。如果发现蜡烛灭了,就说明有东西过来了。你什么也别管,闭着眼睛就往门口跑,遇到什么事也千万别睁开眼睛。如果感觉有人拉拽你,你就朝着那个方向吐唾沫,争取一口气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