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大结局

书名:
神医小毒妃
作者:
姑苏小七
本章字数:
3927
更新时间:
2019-12-02 09:50:19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大魏女仵作

尸语者,灼灼慧眼,替亡者申冤。 现代法医金舒,在这与华夏古代无异的大魏,为养活一个年幼的弟弟,女扮男装,成了定州府人人尊敬的“金先生”。 可平静的生活,却被天上掉下来的靖王李锦给砸了个稀碎。 这“闲散王爷”、“纨绔子弟”,利用“青楼女子被害案”,顺路将她吃了个倾家荡产,以钱为筹码,把这人人称赞的“金先生”,请进了六扇门。 将这尸语的天才带回京城,六年之前,血溅京城的冤案,是不是就多了一分沉冤朝雪的可能?
已完结,累计67万字 | 最近更新:第301章 终章:大梦永眠

第1章 青楼女子被害案(一)

书名:
大魏女仵作
作者:
少尹
本章字数:
2329

大魏210年初春,江南定州。

金舒专注的看着面前这具尸体,戴上手套,将方巾裹在脸上,从一旁宽扁的盒子里,拿出一把尖利的小刀。

她一身黑色男装,绑手系在袖口,俯身弯腰:“角膜完全浑浊,手足皮肤易脱落,尸僵缓解,手脚有捆绑痕迹,死亡时间在4到5日。”

说完,她抬眼,睨了一下站在门口,面色惨白的刘承安:“刘大人还是回避一下吧。”

听她这么讲,刘承安捏着袖口,蘸了蘸额头细密的汗珠:“那,那有劳金先生了。”

说是先生,其实是个年芳22的女子。

只是惯常男装,模样俊雅,再加上出神入化的“尸语术”,赢得定州衙门一众人的尊敬,便尊称她一声金先生。

刘承安一点不和她见外,转身就走,出了门,哗的一下吐了出来。

面目全非的尸体,和门外吐的一塌糊涂的刘承安,这场面,金舒这些年不知道见了多少次,一点不觉得奇怪。

她手里没停下,低着头,手腕稍稍用力,不慌不忙的走刀。专注的看着眼前渐渐呈现的一切,仿佛时间停滞,这屋外的世界与她再无瓜葛。

大约一刻钟后,金舒直起腰,拿出一片干净的帕子,将手里的小刀来回擦拭了个干净:

“这姑娘身份卑微,死前有被人殴打的迹象,刘大人如果要确认她的身份,不妨去定州城里的青楼问问看。”

门口,刘承安愣了一下:“这……青楼女子?”

金舒点了下头,将小刀放回一旁宽扁的木盒子里。

这间小小的房间,除了有三张不躺活人的床,还有靠墙安放的紫檀木博古架。上面林林总总放着五六个扁平的盒子。

除了仵作们常用的刀啊锤啊的,还有两个特殊的盒子,是供画师用的。

金舒将画师的盒子打开,端出来最下面一层。

内里是小木格子分好的颜料,以及一张凿着小槽子的木板。

她不紧不慢拿起笔刷,在上面均匀的调拌起来。

“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肠道残留的都是吃糠喝稀的剩余,整体营养不良,身形消瘦,体带花病,多半是烟花女子。”

金舒顿了顿:“再加上手脚的捆绑痕迹,还有身上大大小小被殴打之后形成的淤斑……整体而言,图财害命或者是劫色,都有可能。”

听完这些,站在门外的刘承安双目紧闭,眉头紧皱,深吸了一口气。

本是阳春三月,春暖花开的时节,可他身后这间狭窄的小屋里,阴冷的死气自门内吞吐而出,逼的刘承安一个劲的冒冷汗。

金舒写好护本,将画具收好,放回一旁的博古架上。

而后抬手,将一旁麻布,笼上了尸体的面颊。

小小女子,这般潇洒从容,与头都不敢回一下的刘承安,形成了格外鲜明的对比。

“刘大人,这是护本。”金舒恭敬道。

边说,边将怀中另一张纸交给刘承安:“这姑娘身上有一块胎记,我给刘大人拓下来了,大人追查尸源的时候,兴许用得上。”

刘承安闻言,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连连感谢:“哎呀!真是有劳金先生了!”

那一页宣纸上,画着一个形似半月模样的胎记。

“里面都收好了,我就先回去了。”见他没有多言,金舒便颔首一笑,转身就要走。

“金先生留步。”见状,刘承安忙唤住她,“先生精通尸语,又懂些破案的玄机……”他蹙眉抿嘴,“这几日,可否劳烦先生多出两日的活?”

金舒不解,转过身,瞧着他欲言又止,眉头不展的模样:“……刘大人可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话说到这,刘承安都快哭出来了。

“哎呀,别提了,前些年卸了兵权的靖王殿下,年年都到江南游山玩水。今年不知听谁说的,说咱们定州三月的桃花乃是江南一绝,这会儿已经在路上,说是过两日就到。”

靖王李锦?

金舒眼眸微动。

眼前人倒是说的情真意切,可她自己实在是听的云里雾里,完全没明白这件事和自己这个小仵作,有什么瓜葛。

“哎……”刘承安叹一口气。

见她不解,回眸扫了一眼里屋躺着的那具尸体,神情肃然道:“也是运气差,这女尸正好就是在桃花谷的井里,给捞出来的。”

他说完,瞅着面前金舒,将当中原委,从头讲起。

“你也知道,靖王殿下可不是一般皇子,几年前那是沙场领兵的高手,人称战神。”

“但是……近几年边疆平稳之后,不知是什么缘故,竟主动放下兵权,在京城做了个闲散王爷。”

刘承安顿了顿,摊了下手:“不过他也没闲散成,就这么个文武双全的绝世奇才人,陛下也不会让他有机会闲着,顺势就将京兆府和六扇门,一并交给他管辖了。”

说到这,金舒就懂了。

大魏六扇门,三法司衙门,就像是金舒那片段的前世记忆里,工作了十多年的公安局一样。

“你瞧瞧,就这么个节骨眼上,天上掉下来这么大一尊佛,咱们县衙要是不能尽快破案,到时候怪罪下来,哎……”

金舒站在院子里,看着刘承安连连哀叹的模样,思量几分,点了下头。

自父母离世之后,作为父亲生前挚友的刘承安,不管是家事上,还是银子上,都没少帮金舒的忙。

如今他遇到难事,金舒自然乐意伸一把援手:“我知道了,大人放心。”

见她应下,刘承安眉头舒展了些许,忙说:“工钱上,先生原先月俸十两白银,这个月我出十五两,也算是为你弟弟下月去学堂,略备薄礼。”

“只是……”他迟疑片刻,“传闻靖王殿下心细果敢,而先生女子身份又是个大秘密,要是暴露了,本官和你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话说到这,金舒一脸了然,她拱手行礼:“金舒知道了,会避着靖王殿下的。”

但刘承安还是失算,就在他谈话间,大魏靖王李锦的马车,已经停在了定州衙门的门口。

撩开车帘,容貌俊雅的李锦,一身淡黄的衣衫,倾身一跃,跳下车,注视着眼前“定州府衙”的匾额。

他身后,一身缁衣的周正,手握在刀柄上,稍稍上前两步,小声道:“定州知府刘承安,为人太刚正,十多年没有得到过提拔了。”

“但却是个好官,办案严谨,这几年屡破奇案,在民间有‘刘青天’的美称。”

李锦虽然没有应声,但周正说的这些,他也都听进去了。

边往府衙里走,边低声询:“桃花谷的尸体你看清了?”

“看清了。”

李锦点头:“那是不是刘青天,一会儿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迈过门槛的一瞬,他正对上送金舒出府衙的刘承安。

李锦停下脚步微微眯眼,似笑非笑的站在了那里。

倒是刘承安,走在金舒身旁,看清了他腰上的佩玉,吓得一哆嗦,差点摔倒。

这是冤家路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