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这世界,阳光明媚,万物生长

书名:
倾世帝凰
作者:
白落幽
本章字数:
2155
更新时间:
2021-11-22 18:54:47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逆天魔妃太嚣张

她,最顶级的统治者,恐怖如斯,医毒双绝!却不想自己死后竟穿到一个废材身上。 一步一喘,三步一咳,实打实的林黛玉身体。 可人人唾弃的草包竟被堂堂龙族王青睐? “王后自幼体弱,你们不许欺负她。” 众人腹诽,尊上瞎了吗? 将百级妖兽给打死的难道是狗吗? 独自一人将无人敢惹的魔尊打得屁滚尿流的是猪吗?! 自此,她,遇神杀神,遇佛挡佛,心态强大的她,却偏偏走不出他的掌心。 东方宸缓缓勾唇,拥她入怀,“小月儿,该玩够了吧?”
已完结,累计97万字 | 最近更新:第463章 大结局

第1章 我看谁敢动

书名:
逆天魔妃太嚣张
作者:
玉时
本章字数:
2014

“咳咳……”

姀(he)流月捂着自己的胸口不断地咳嗽,好似整个胸腔里的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了一般。

脑袋嗡嗡作响,眼前更是一阵阵发黑。

她什么时候这么娇弱了?

软绵无力的手,似乎连动一下都极其费力。

她缓慢睁开双眼,周遭的一切都是陌生的,雕梁画栋的走廊,古色古香的楼阁。

虽然这些都是破败的,但也能够看得出来价值不菲,眼前的一切无一不是陌生的。

“你们快来帮流月姐姐洗衣服,这天寒地冻的可别把她给冻坏了。”

姀流清抿着得意的笑容,话里似乎是在心疼,可那语气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姀流月的思绪回拢,捂着沉闷的胸口抬眸看去。

所有与自己无关的记忆充斥而来,汹涌无比。

“噗……”

这身体根本无法承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洒落在地,地上的仙藻瞬间染成了艳红。

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姀流月受万人敬仰的天下霸主,身体康健,却不想死后竟然穿到这么一个病弱的废材身上。

姀流月当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烦躁!!

“快去啊!”

身后的丫鬟们动手不紧不慢的,姀流清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不耐烦地怒吼。

那些丫鬟嬷嬷们赶紧快速上前,将姀流月刚刚洗好的衣服狠狠地摔在地上,更甚至用脚碾了碾。

姀流月将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这个女人是这具身体同母异父的妹妹,姀流清。

在她刚刚接收的记忆里,原主是花城城主嫡女,因为是没有玄根的废材,所以从小被姀流清欺负,打骂。

姀流月淡淡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衣裳,也明白了原主为什么死了。

天寒地冻的在这池边洗衣服,原主身体本就娇弱,病得一口气没喘上来,就没了。

她在心底叹息,这身体究竟是有多弱啊!

姀流月这平静的反应瞬间激起了姀流清心头的怒气。

“姐姐身上的衣服也脏得很,一起洗了吧!”

姀流清眼底涌起了一股恶意,不过就是个病秧子而已,不像条狗一样地跪在自己面前求饶,还如此的傲气!

“大小姐,可别怪奴婢们呀~”

得到姀流清的命令,满怀恶意的丫鬟嬷嬷们扑上前去脱姀流月身上的衣服。

这么寒冷的葭月,这身体本就娇弱,若是继续这样被冻着,她这才穿来恐怕又要一命呜呼了。

虽然身体病弱一点,但也不是不能救。

医毒双绝的姀流月,道上多少人谈及变色的人物,难道还不能医治她自己?

在那些人触及她的衣裳之时,姀流月刚想要动手,就见眼前突然扑过来了一人。

“二小姐,求求你放过我们家小姐吧!”

如梦跪在姀流清的面前一边请求着一边磕头,不过两三下额头就沁出了血迹,可见有多用力。

然而姀流清却一脚直接踹在了如梦的胸口。

“好狗不挡道,给本小姐扔出去。”

说着,用眼神示意护卫将如梦扔到池塘里,眼眸里的毒辣根本不似十六七的少女。

这一下去就算不死,估计也要脱掉半条命。

“我看谁敢动她!!”

一声冷厉,直插而来,几个字却带着久居高位的强势与压迫。

这样的压迫力让人心惊。

只是她这脸色如同死人一般,病入膏肓的模样……

姀流清勾出讽刺一笑。“姐姐莫要在这里装腔作势了,就动了,你又能拿我如何?!”

自己都要死不活的样子了,还妄想救下这丫鬟?

简直是痴人说梦。

“给本小姐拖走!”

她带着嚣张得意的笑看着姀流月,丝毫没有将姀流月放在眼里。

然而下一刻,见姀流月抬起瘦如材骨的双手,手指放置胸前,结了一个繁杂的结印,这是姀流清根本就看不懂的。

“呵,姐姐这还是要学神仙做法吗?”

然而她嘲讽的话刚落,原本无风的院子里瞬间吹起了烈风。

风起卷起了姀流月及腰的长发,将她消瘦的身影衬得却又多了几分仙气,似是随时都要乘风而去。

在场除了如梦跟姀流月主仆二人,其他所有人的衣衫瞬间断裂,在断裂之处鲜血喷涌而出。

“啊……好痛!!”

呼痛的声音此起彼伏,如同人间炼狱。

姀流清看着自己身上喷涌的鲜血,如同断骨一般的剧烈疼痛,更是疯狂地尖叫着。

方才的趾高气扬已然不在,只有盛满恐惧的双眼。

“饶,饶命啊,姐姐,我再也不敢了,啊……”

想要求饶,然而姀流月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周身运转灵气的动作不断地加大,随之而来的喊叫声也越发的大声。

姀流清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大声地求饶。

如梦上前将姀流月的胳膊抓着。“小姐,不可。”如果姀流清死在这里,到时候城主那边根本就无法交代。

谁都知道花城城主姀夭娆心里只有自己的天才宝贝庶女,而毫无玄根的废材嫡女则是多看一眼都会觉得晦气。

姀流月虽然不怕事,但也知道就现在自己的身体,硬碰硬不是什么好事。

侧眸瞧着如梦眼底的担忧与请求,姀流月瞬间收了周身的灵气,所有的威压在这一刻被撤,动荡的戾风瞬间消失。

而姀流清躺在地上已经没有先前那娇俏的模样,全身是伤,是血,剩下的尽是狼狈。

“滚!!”

冷厉的声音之中满是肃杀,勉强能够站起来的那几个护卫连忙过来将姀流清拖着就朝门外跑了去。

那不要命跑的模样就像是身后有厉鬼追一般。

原本‘热闹非凡’的院子,在他们离去之后,剩下的就只有冷寂,仙藻一片片地落下,盖住了地上鲜红的血迹,剩下一片苍凉的白。

“小姐,你刚刚好厉害啊!”然而如梦的话刚刚说完。

“噗……”

“咳咳……”

姀流月瞬间跌跪在地,方才的冷厉不见,苍白的面色证明着她此刻虚弱到了极点。

“小姐!!”

姀流月:“……”

方才还威风凛凛的姀流月,一瞬间就被打回了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