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下留妻 9.4
作者: 福多多 主角: 叶倾城 秦韶
106.76万字 0.5万次阅读 105.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192 最后章 2016-07-06 21:53:3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78.2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94章
简介

叶倾城倒霉地穿成了奴隶。 因为容貌一绝,人贩子准备把她养肥了卖个好价钱。 喵的!好不容易穿越了,这开局怎么不太对劲啊! 还好,逃跑路上,王妃娘亲找过来了! 回了王府发现,家里有个妹妹惦记着自己的王爷未婚夫? 叶倾城决定让他们都打包滚远点,她要自己挑夫婿! … 锦衣卫千户秦韶最近有点头疼,因为他惹上了洛城郡主叶倾城。 上辈子叶倾城活得憋屈,这辈子要过得随心所欲,追人就要放肆追~ 于是秦韶黑了一张脸:这个女人,前世坑了他还不够,这辈子也要霍霍他?

01 倒霉的穿越

被子弹射中的感觉是什么?

叶倾城已经记得不是太清楚了。

但是那种被最信赖的人所背叛的感觉,叶倾城永远记得。

那种感觉并不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而是一股彻头彻尾的寒,深入骨髓,凝结血液。

当身躯朝前倒下,她回眸看到的是他眼中的淡漠和手中黝黑的枪口。

“为什么?”

“因为你只是一个棋子。”他的声音在叶倾城的耳边响起,不再温柔,而是带着叶倾城不懂的淡漠和疏离。“用完便弃。”

“如果我只是一颗你用完就扔的棋子,那也是会给你带来生命之中最深切痛苦的棋子。”叶倾城的唇角浮现出一丝绝美的笑容。

一如他初见一般。

在他放大的瞳仁之中,一点寒星从眼前那绝美的少女手中飞出,直奔他的胸膛。

“叶倾城!你!......”他不置信的缓缓低头看着自己胸口飞溅出的血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已经中枪倒地的叶倾城还能射出如此有杀伤力的一刀,快的几乎超过了世上最精良枪械之中射出的子弹,精准无比的射入自己的胸口。

看着身躯轰然倒地的他,叶倾城的眼眸之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色,唇角亦淡淡的勾起了瑰丽的笑容,惊心动魄。

“如果不是我信任你,你永远不会有机会站在我的背后开枪。”在他生命的最后瞬间,他听到的是叶倾城用轻缓的语调说出的话语。

如果有来生,我永远不会让任何人站在我的背后。

~~~~~~~~~~~~~

痛,弥漫在全身,说不出具体在什么地方,只是全身上下所有的骨节和皮肉上都有着那种说不出的酸胀与痛楚,这种痛不是最锐利的,却是最磨人的。

叶倾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刺目的阳光照射在光秃秃的大地上,反射出来的热力让她的眼前升起了一团雾气。

这是她第二次醒来,第一次清醒是在一个漆黑的夜里,她睁开了眼,便看到了漫天的繁星还有身上的枷锁。

她应该是已经死的了,却莫名的穿越在了一个她连听都没听说过的朝代,大梁。

这副身躯很是不顶用,应该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极度的虚弱。如果不是这么虚弱的话,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成功的逃脱了那贩卖奴隶的商队了。

事实上,她确实成功过,只是又被抓了回来。

身上的伤痛便是那次逃脱留下的恶果。

“这个小东西居然还没死!”一个声音传来,接着便是一个黑影袭来,遮蔽住了叶倾城头顶的烈日。

叶倾城努力的睁开眼睛去看,却只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还真是奇怪!被打了个半死,还被捆在这里晒了两日,居然还活着!”另外一个声音传来。

“既然还没死,就带回去吧。”

叶倾城感觉到自己被人从捆绑的木桩上放了下来,毫不怜惜的被扔在了一个平板车上,一路颠簸的被送到了一个黑屋子里。

一盆凉水,哗的一下从她的头顶淋下,她马上伸出了舌头,贪婪的去舔舐着从她的发丝和皮肤上留下的清凉液体。

“还敢不敢跑了?”一只马鞭的柄顶在了她的下颌上,强迫她抬起了自己的脸。

叶倾城假装害怕的一缩头,做出了一幅惊弓之鸟的模样,她摇着自己的头,展现出了自己的顺从与屈服。

那男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就是一个瘦小的女孩,吃了一次大亏,自然不敢再跑第二次。

清凉的水,冲开了叶倾城脸上的污秽泥渍,露出了一张虽然瘦小,却已经是风华初绽的脸庞。

那男人咦了一声,凑了过来,抬手分开了叶倾城脸上粘帖着的湿发,仔细的端详了一番。

“哎呦,想不到居然是个美人胚子!以前居然看走眼了!”他的眼前一亮。

那个小女孩的脸色虽然惨白,脸颊也因为饥饿而深深的下馅,可是她的五官确实细致无比,如果她能再稍微长点肉,这张脸绝对是他贩卖了这么多奴隶里面最美的一张。不对,应该是他见过的所有美人,都没有她的五官生的这么精致,完美的几乎找不出任何缺点。

这个小女娃是被人扔到他的营地门前的,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被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昏迷着的了,还是他大发善心让人喂了点米汤算是让她缓了一口气来。对于这种“从天而降”的小东西,他那时候也没在意看。

“来人,将她带下去,好生的看管,给她好吃好喝的。不过若是人跑了,我就拿你们全部充作奴隶!”那男人喊了一嗓子,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几乎可以看到大把的黄金从自己的眼前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