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妃重生记 9.5
作者: 雨画生烟 主角: 苏夕颜 慕容玦
103.85万字 0.2万次阅读 123.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番外:新的开始【慕容玄月】 2021-01-22 10:27: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3.6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72章
简介

青鸾王爷,传言是世间最俊美最尊贵的男人。 她用尽手段嫁他为妻,一番苦心深情,换来的是他与自己庶妹的双宿双栖。 庶妹倾城,手段狠毒,一步步将她名声弄臭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入府一年,她因恶毒的名声而被青鸾王爷无情休弃。一腔柔情空付,她不甘心,在逐出王府的前夜,浴火而亡。 不求来生相守,只求今生他一眼的驻足。烈火之中苦苦挣扎,最后一眼看见的却是今生挚爱的人搂着她的庶妹缠绵离去。 重生一世,为了复仇。她选择嫁给无用的六王爷。 斗庶妹,毁天下。上一世你们欠我的,这一世该涨利息了! 繁华落尽,是谁执她之手登上那至高之位?母仪天下,她想要的不过是一段儿女情长。

第一章:含恨而终

这一夜,夜凉如水。

楼台之上,花影重叠,月色迷离,熟悉的两个人影交缠在一起。

苏夕颜一动不动的站在楼阁投下的阴影里,含恨的双眸死死盯着那对交缠在一起的身影,直到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浓郁的血腥味在舌尖弥散开来。

她知道这是嫉妒,愤恨的味道。生不得,死也不能安心闭上眼睛。

楼台上迷离的花影丛中不时传来悦耳的笑语声,声音在漫漫的夜晚里传出很远,笑声如此娇媚欢快,仿佛她在经历最快乐的事情,仿佛只有发出笑声的人才一直活在无忧无虑的世界里。

一声柔柔的笑声含着讥讽在苏夕颜的身后响起,“你怎么还站在这里?王爷不是已经将你休了吗?”说话的美人仔细看着苏夕颜脸上的表情,如果这张与楼台上那人五分相似的脸上出现愤怒或是伤心的表情,她月姬都会觉得解气无比。

“哦,我忘了,当日是你跪在王爷的脚前苦苦哀求,哭了整宿,王爷才准你收拾好东西才从王府里滚出去。现在你还是最不受宠的正妃。”

恶言恶语声中,月姬走到了苏夕颜的身边,脚步轻晃,一袭清透薄纱下面的翘臀来回轻摆,风骚无限。她就靠着杨柳细腰,勾人的媚骨,在美人济济王府中活了下去,甚至能从苏雨嫣那里抢来王爷的几夜留宿。

苏夕颜没有开口,甚至没有睁眼看过身边的月姬一眼。往日里她处处争强,无时无刻都想压过自己的妹妹一头,不放过任何一次责罚立威的机会。现在的她失去了傲骨,失去了争宠的心思,像一只丧家犬徘徊在王府里。

月姬觉得没趣,顺着她的目光向楼阁上面看去,看清那对交缠的身影后,纤长的五指猛然捏紧。但当她看到身边呆若木鸡的苏夕颜时,所有的嫉妒都转为了快意。不,仅仅是这样还不够!她要将自己这么多年在王府里受的气,都从眼前人身上加倍讨回来。

尖锐刻薄的嗤笑声继续响起:“想不到你机关算尽,也没能比得过自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名动国都的亲妹妹。当初你求得一封诏书,逼着王爷娶你为正妃的时候一定没有想过自己今日的下场吧!不属于你的,永远都不会属于你!”

月姬看着讷讷不言的苏夕颜,觉得自己来王府这些年只有今日最为畅快解气。恶毒的话语接连而至,越发的不堪入耳。

“你这个苏家小姐真是可怜,明明是嫡女,却还比不上自己庶出的妹妹。饶是步步为营,处处算计,到头来还是被夫家扫地出门。被王爷以恶毒善妒的名义休弃的女子,名门望族谁还敢再娶你,而你的娘家一定不会再收留你这样的‘毒妇’。若我是你,我一定早些求死,祈求下辈子重新来过。”

不管月姬怎样出言羞辱,与她敌对多年的正妃苏夕颜都没有开口反驳。精于算计,心狠手辣的苏夕颜像是变了一个人。从头至尾她都出神望着楼台上的一对人影,嘴角紧抿,眼神冰冷。

月姬见她一言不发,甜甜地笑了起来,柳眉舒展,一派妖娆的风情。

“听说王爷娶你进门之后,却从来没有在你那里留宿过。是了,你从来不知道王爷从始至终喜欢的只有你妹妹一人,当初是你自己不要脸非要求得圣旨嫁入王府中。她的才情,她的温柔,都是你永远无法媲美的。若不是因为你苏家嫡女的身份,王爷怎么会纵容你在王府中如此横行!”

这一番话,如同淬了毒的尖刀,狠狠地插进了苏夕颜的心里!

一直沉默寡言的苏夕颜猛然转身,她冰冷的目光中,藏着毁灭天地的阴沉。娇媚的月姬在看清她的目光之后,情不自禁地哆嗦了起来,慌忙往后退了几步。

苏夕颜步步紧逼,向着娇媚的美人走了过去。

月姬大惊,花容失色。她连连往后退去,急急尖叫道:“苏夕颜,你要做什么?你疯了不成?”

苏夕颜看着惊慌害怕的月姬,嘴角上扬勾勒出冰冷的笑意,不知不觉,她已经将月姬逼到了樟树下。月姬紧紧贴着身后的树杆,娇小的身子抖成了一团。

月姬想要出声尖叫,可她望着眼前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女子,尖叫声生生被堵在了嗓子眼里。

寒光闪过,一支金色的发簪从她娇艳的脸蛋边擦过,重重钉入她倚靠的樟树之中,深狠刺入,簪子上只剩下摇晃的璀璨流苏。

“啊——”一声惊恐万分的尖叫划破夜的寂静。

月姬望着眼前的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她从没有想过一个人的恨意会这样的深,如同一口看不到底的深井,将人吞入,完全淹没。只有无尽的黑暗与冰冷,没有任何一点曙光和希望。苏夕颜就是这样的一口深井,从她身上再也看不到一点生机。月姬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招惹苏夕颜。这个女人虽然活着,可是她的灵魂已经死了,能苦苦支撑到现在不过是凭着一口咽不下的怨气。

苏夕颜望着她,冷月之下,她的冷眸乌黑,似一只绝境中的孤狼。她盯着月姬,冷冷开了口“刚刚我出手,本来是想要杀了你的。不过我想清楚了,你月姬娇媚楚楚,擅长狐媚之术。平日里能获得王爷宠爱,将你留下,还能让我的亲妹妹有一根心头刺。”

她说到这里,飞快地将簪子从樟树上拔了下来,收进了自己的云袖里。刚刚掩饰完,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王府里的侍卫听到了尖叫都以为发生了大事,“何人在这?可有刺客来袭?”

月姬转头,瞪了他们一眼,“无事都退下!”

侍卫借着火把的光亮看清了树下的两个娇弱的身影,正是被废的正妃和月姬。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散了。被废黜的正妃和月姬之间积怨已深,不,正妃苏氏和王府中的任何美人都不和睦。只要有正妃在的地方,都会有叫骂声和啼哭声,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说来,礼仪兼备,贤淑温和的只有侧妃——苏雨嫣。这些下人也常常会想,都是苏家的女儿怎么会有这样大的不同?嫁给王爷做正妃的又怎么会是凶狠恶毒的苏家大小姐,而不是温柔可人的苏家二小姐?

待侍卫们都退下后,苏夕颜一甩流云般的广袖,踏步离去。月姬看着她缓缓走远,一阵寒意从背脊后面生起,不知为何看着苏夕颜挺得笔直的背影,她只觉得悲凉。

月姬轻叹了一声,看到风光不在的苏夕颜,她依旧无法真正舒心地笑出来。王府中还有无数的美人,斗败了苏夕颜,还有颇得人心的苏雨嫣。不论她怎样做都无法长久获得王爷的宠爱。

当她刚刚走回自己的院落时,就闻到了弥散在夜幕中的刺鼻气味,突然听到东边传来急促的脚步。月姬心头一凉,猛然回首,看见的是映照了半边夜色的火光,滚滚浓烟夹杂其中。

“走水了——”

在尖叫奔跑声中,月姬像是记起了什么,转身向东边的厢房跑去。那里正是正妃苏夕颜所住的地方。

月姬急急走出院落的时候,看到正殿方向,王爷和侍寝的苏雨嫣也向东边厢房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