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覆 9.6
作者: 蓝家三少 主角: 林慕白 容盈
179.81万字 0.4万次阅读 44.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80章 江南烟雨又一春 2016-08-26 00:01:4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7
    作品总数
  • 1089.6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80章
简介

江南小镇,奇案突发。她虽是大夫,奈何临危受命仵作之职,勘验尸体。十指纤纤,本该济世活人,如今却要让死人开口,查明元凶。 他是当朝恭亲王容盈,皇帝最宠爱的三皇子,因身有重疾,前往云中城疗养。 他说:馥儿,我找遍了天下,终于找到你了。 她笑笑:这位爷目无焦距,舌苔过赤,想来身有隐疾。然,认错人了。 后有六岁的小世子拽着她衣袖不放,一双水汪汪的眼神,这样巴巴的望着她:小白,你是我娘吗? 林慕白蹙眉,这孩子横看竖看,怎么那么眼熟呢? 皇朝更替,生死成劫。道一句成王败寇,终归覆了九州,也负了她。 你走过的千山万水,便是我等你的理由。林慕白!

第1章 既是女大夫,也是女仵作

据《洗冤集录》载:凡男子作过太多,精气耗尽,脱死于妇人身上者,真则阳不衰,伪则萎。此谓曰:作过死。

“作过死。”林慕白说这话的时候,扭头看一眼哭闹不休的妇人。

新婚当夜,儿子暴毙,这妇人的一股子怨怒都发泄在新媳妇身上。奈何事已成定局,非毒杀身亡,而是作过死。

衙门快速结了案,世间琐事无数,能管得了多少。

江南梅雨季节,阴雨连绵。

撑一把油纸伞,细语泠泠而下。伞面上几朵泼墨莲花迎风绽放,青柄翠竹,碧绿如玉。伞托上悬着一只柳藤编制的环扣,缀一只紫铜铃铛。

风一吹,响音清脆。

“师父?”小徒弟暗香追上林慕白,也撑着一把莲花伞,只是没有底下的柳藤环扣和紫铜铃铛,“小媳妇怕是不好做人了,如此一来十里八乡都知道她这厢命硬福薄,克夫之数。”

林慕白顿住脚步,油纸伞遮去半张容脸,只见薄唇微启,“多嘴。”音色清朗干净,却也言简意赅。

“师父,前面躺着一个人。”暗香蹙眉。

路边有个衣衫褴褛的男子倒伏在地,面色青紫,看似快不行了。

林慕白蹲身扣住男子的腕脉,而后按了按他的腹部,“暗香,去取点人中白来与他喂下。”

暗香应了一声急忙跑开,不多时便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小碗,碗里盛着黄汤,快速的掰开那人的唇瓣,强行灌了下去。刚灌下去,那人“哇”的一声,将腹内的杂物吐了个干净。

“好了,死不了,咱们走。”不做任何顿留,林慕白转身就走。

听得这话,暗香也紧跟着离开,边走边回头,看那男子挣扎了许久总算站了起来,站在雨里盯着她们的背影看。

“师父,臭。”暗香嘟哝着瞧自己的手。

“童子尿是个好东西,人家都能喝得,你还嫌臭?”林慕白音中带笑。

“师父,方才那人什么病?”暗香复问。

林慕白顿住脚步,“脉象虚浮,腹胀如鼓而僵硬如铁,实乃内疾在身,为临危之相。”

暗香摇头,“师父,不懂。”

轻叹一声,林慕白修长如玉的手握紧了伞柄,不紧不慢道,“他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吐出来便没事。”

方才那人吐的秽物中,不乏树皮、草根以及观音土之类。

暗香恍然大悟,“沅河决堤,难民无数,想必也是逃难过来的。”抬头,已至林氏医馆。

收伞,进门。

屋内走出一名少年,躬身唤了一声,“师父!”

泼墨莲伞轻轻放下,水珠子沿着伞面源源滴落。紫铜铃铛就此息了声响,四周归于平静,只得屋檐处潺潺雨声,依旧连绵不断。

转身回望细雨,一袭柳色青衫盈盈伫立。

眉若远黛却懒画,眸若星辰敛微光,一根柳叶状木簪,随意挽起青丝少许,剩余墨发轻垂及腰。

风过衣袂,卓然而清绝,若堤边柳,似雨中莲。风骨难掩,一身淡泊。

指尖轻柔的将腰间一枚玉扣取出,玉扣通体漆黑,如墨晕染,光泽莹润而水头极好。想了想,又小心翼翼的放回腰间。

“师父,衙门那头贴出告示,说是恭亲王前往云中城疗养,途径清河县,因为下雨暂作停船休憩,让百姓少在街上晃悠,免得在恭亲王跟前出了差错。”少年毕恭毕敬的奉上放着柚子叶的水盆。

林慕白洗了手,接过暗香递上的干帕子拭了手,也不做声。这少年也是她的徒弟——宋渔,与暗香是前后脚入的门。

“听说这恭亲王最受皇上皇后的宠爱,来咱这小县,县太爷怕是要乐坏了。”暗香说起那县太爷,倒有几分不屑,“估计又能捞一笔。”

宋渔笑着关上医馆的门,“谁不知道县太爷最喜欢的就是银子,这样好的机会不巴结才怪。”

哪知他刚说完,便听得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而后是捕头王略带慌张的声音,“林大夫,码头那边出事了。”

暗香开了门,毫不客气的数落一顿,“你们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师父刚回来,屁股都没坐热又让出去。早前答应你们,是因为仵作空缺而案情紧急,让师父暂时接手。可如今你们看着,县太爷压根不想另找仵作,打量着白白糟践人呢?好端端的医馆,都折腾得谁都不敢再来。都说林氏医馆出了个女仵作,谁敢去验尸的大夫手里看病?外头还下着雨,要去你们自己去,别来使唤人。”

捕头王面露难色,暗香这话确实没错,当初仵作离职返乡,说好了是让林慕白暂替,可这都大半年了,县太爷也没想着另找仵作。

暗香挡在门口,捕头王只能往里探了探身子,赔笑道,“林大夫,恭亲王刚下船就发现了一具腐尸,把侧王妃都吓着了。如今县太爷正跪在雨里请罪,您看这事——”捕头王咬牙,“若上头怪罪下来,别说县太爷,就连清河县都得跟着遭罪。林大夫,您就行个方便,这一次就当是我捕头王求您——”

清脆的紫铜铃响起,林慕白一身清雅,手握泼墨莲伞,淡淡道一句,“暗香,备苍术、皂角、生姜,我们走。”

柳色青衫,重入雨幕,渐行渐远。

暗香一跺脚,愤愤不平的接过宋渔递上的一包东西,撑着伞便追去。